肯尼斯·罗格夫:降低下限的大危险

如今,都在关注未来12个月美联储会将利率提高到多高的程度。这是危险的短视:真正的关注点应该是它会在下一次深度衰退中将利率降低到多低的程度。在未来一年中,美联储可能最多只能让基准利率提高到2%,如果发生衰退,降低利率的空间将非常小。

8月底,美联储主席耶伦试图在讲话中安抚市场,表示大规模政府买债和利率政策前瞻指引的组合所起到的刺激作用,相当于将隔夜利率降低到负6%(如果负利率可行的话)。她也许是对的,但大部分经济学家怀疑美联储的非常规政策工具根本没有那么有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