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展望特朗普的施政空间

时事透视

特朗普当选新届美国总统,目前正马不停蹄地组阁接班。关于特朗普准备做什么,以及能做什么,已有不少分析预测,试图沿着他竞选期间的言论和思路走,得出的结论有的靠谱,有的则明显游离。

笔者以为主要还是看人,即从特朗普的自身为人,他所崇尚的人,以及他准备使用的人着眼观察,可能得出更为客观准确的判断。

首先,特朗普是商人富豪出身,既不像希特勒当年那样,是从底层窜升起的枭雄,也不是资深政治家或职业政客。商人的好处是一般主张与人为善,做事有矩可循,因为和气有序才能生财;但缺点是有时会唯利是图,斤斤计较,有经济头脑但缺乏政治魄力和眼光。

有人会说,特朗普刚刚赢得总统大选,看来政治眼光相当精准独到。但关于这一点还有争论,特朗普此轮竞选,开始可能只是跟着自己的朴素感觉走,但恰好与不少蓝领选民的吁求发生契合;况且这些来自中下层的政治吁求,不能排除短视肤浅的成份。

特朗普的主打行业是房地产,自1980年代初子承父业后,他主要是采用在大都市中拆旧翻新,而后出租出售的模式赚得暴利。而这种“大刀阔斧“的模式,拆旧往往比翻新遭遇到更多的纠纷,抗议甚至冲突。特朗普就是在这种争议环境中打拼发迹的,也造就了他处变不惊,不轻言放弃的强势个性。

在政治领域,这种个性可能成为双刃剑,关键要看其所矢意追求的政治目标为何。譬如特朗普公开表示,筑墙盖楼这样的事是自己的老本行,操作起来得心应手。但是他在美国墨西哥边境修墙的主张是否合理可行,则是另一性质的问题了。

据美国多家媒体报道,特朗普的政治偶像是前总统尼逊,这是个颇有意思的现象。当年尼逊上台时,美国处在介入越南战争后期,社会情绪失意动荡,加上当时的石油经济危机,蓝领阶层的生活质量也遭遇挑战。尼逊执政后在国内致力于恢复“法律和秩序”,逆转了前任民主党政府的高税收高福利政策指向,转而推行保守的,私营主导的自由经济发展。

在国际上尼逊采取了战略收缩,开始主动从越南战争脱身,转而更加依赖区域盟国和新型外交。在这种大背景下,也有了为许多中国人所熟知的“中美秘密外交突破”。1972年尼逊总统历史性地访问中国,与毛泽东周恩来一道,合力打开了冰封多年的中美关系大门。

今天特朗普以尼逊为楷模,令人不难对其内政外交施政走向一窥端倪。当然,时过境迁,今天的大形势大格局,已不可与尼逊时代同日而语。譬如美国当年接触中国,是为了牵制平衡苏联在亚太地区的扩张。但今天美国已把中国当成遏制对象,特朗普就可能继续推行前任政府的“亚太再平衡”策略。

再观察一下特朗普的用人,譬如保守派大老班农任战略顾问,鹰派将军弗林任安全顾问,南方资深政客塞申斯任司法部长。班农是本土主义者,坚决主张对抗全球化,认为“全球化已把美国劳工阶层淘空,却在亚洲催生了一个中产阶层”。他强烈支持特朗普重建翻新美国陈旧的基础设施的主张,以此刺激美国的就业和增长;弗林则坚定要扫除“穆斯林政治和恐怖威胁”,给予伊斯兰国毁灭性打击;而塞申斯对种族多元化,妇女节育堕胎,同性恋婚姻和非法移民安置等的反对态度强硬。

班农要避免像唐吉柯德大战风车那样,试图与全球化的历史潮流做对;弗林要小心反恐扩大化,重陷美国于“文化冲突”的旋涡;塞申斯既要严格执法,又不可沉溺于旧日单元思维。总之,特朗普大选赢得惊险,未来前途一样惊险,执政犯错的空间不大,如一招不慎,可能满盘皆输。

作者是在美国的

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