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当默克尔也吐槽时

漫步

小学会考前天放榜,升学率创下历来新高(98.4%),值得教育界人士互相祝贺。过去几年来的现象是,这个放榜时候,我们总会看到总理和部长,通过他们的个人面簿,发表祝贺和勉励,并不忘提醒家长不要给孩子太大压力,让孩子自由发挥潜能等等加油的话。

我国政治领袖和其他政坛人士都非常重视社交网络的沟通作用,对政治领袖而言,社交平台,如面簿、推特是通过发表简短贴文和照片而“贴近”人民的有效管道,“下乡”(深入选区)之外,上网的接触面更广。

社交媒体本来就是谁都可以利用的平台,政治人物懂得发挥社交网络“接地气”,塑造亲民形象的好处,但网上所提供的自由空间,也让仇恨言论、极端思想有机可乘。极端回教思想激发的“自我激进化”便是发生在网络上,这不只是新加坡的问题,也是西方国家面对的挑战。现在网络上“激进化”现象,已从宗教转向政治和社会领域。

德国总理默克尔两天前在德国议会上警告,民粹主义与政治极端主义正在西方民主国家抬头,“社交媒体上假新闻的力量,会推动民粹主义的兴起”。她说,有人利用假网站、僵尸网络,在互联网上操纵民意。现在的政治辩论在网上进行,人们意见的形成已不如25年前一样,她还建议“有需要时应该对这种现象进行管制。”

默克尔可不是最近第一位针对网上社交媒体吐槽的政治家。上星期四在柏林访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对面簿和其他网上社交媒体散播假新闻的猖獗现象,不客气地数落一番,甚至越说越气,忘了他原本要回答的问题是什么。当时站在他身旁的正是默克尔,两人在这个问题上想必是同仇敌忾。

默克尔所说的网络现象具有其普遍性,不只是西方,而且也非始于今日。

如今年菲律宾总统选举期间,人气高的杜特尔特的代理人在网上发了一张年轻女性尸体的照片,说是被毒贩强奸杀害,后来被人爆出照片来自巴西。但杜特尔特的竞选阵营不当一回事,这张“铁证”照片照用不误。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在2014年竞选期间,曾被社交媒体说成是华裔基督教徒,他不得不公开他的结婚证书,并说他刚去麦加朝圣回来。

在新加坡也不只一次发生有人利用社交媒体,发表在公众场合拍到的不雅照片,然后在毫无根据之下,就硬说是新移民所为。后来被证实是恶意造谣,也不见始作俑者澄清道歉。更严重的网上挑拨种族仇恨的案件,警方也处理过,也有人因此而受法律制裁。但是,提供平台的网络却不必负起任何责任。

现在西方一些政治领袖开始把矛头指向面簿,传统媒体上也发出要求面簿等网络平台维护真相的声音。这些网络平台是“不为也,还是不能也”?

当网络平台对假新闻、假信息还束手无策的时候,比利时政府已开始行动,训练一批年轻的“网络巡逻员”,以打击欧洲日愈加剧的网络暴力。他们的工作是“驳斥网络欺凌和骚扰的言论”,这项计划是在欧洲委员会所支持的反歧视与反激进化项目下的一部分。

从数据来看,2015年比利时共有365起仇恨言论的举报案例,当中网络仇恨言论占92%,有126起个案发生在面簿和推特上。眼见年轻人的“激进化”,比利时政府显然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网上垃圾信息的重灾区非面簿莫属。据说,现在世界人口中有四分之一在面簿上挂着一个账号。其年轻老总扎克伯格集各国政治人物的爱恨于一身,对于网上的虚假信息山寨新闻,他不可能视若无睹,尤其是面簿一直没有放弃中国14亿人口市场。

小扎过去几年不断跑北京搞人脉,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建立联系,到北京大学用华语发表演讲,跟中国年轻知识分子直接沟通,他若能进军中国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但中国有一套管制网络的政策,小扎要扎进去不容易。

为了进军中国,面簿正在发展一种审查新闻的软件“工具”。面簿为配合其他国家的国情,实施内容的限制已有先例,如巴基斯坦、俄罗斯和土耳其。

在十年前,任何企图限制网络内容的举动,在西方眼里都是违背言论自由,有关政府甚至要被冠上破坏民主精神的罪名。

但是,今天饱受网上假新闻、僵尸网站之害的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也不敢再动辄举起言论自由的大旗,批评小扎为了商业利益而妥协原则。面簿当初创立招牌的宗旨是“使世界变得更开放更联通”(To make the world more open and connected),听起来堂而皇之。它的成功也在于突破国家的疆界,其影响力超越不少国家的政治领导层。今天各个民主国家的选举,可以说“成也面簿,败也面簿”。德国总理发出要对面簿“管一管”的呼声,可见面簿、推特等网络资讯平台,对各国政治的影响力已到了物极必反的地步。

网络上假新闻假消息有其市场,僵尸网站跳出一个僵尸先生也会有人鼓掌。现在连假托李白杜甫名字的所谓预言式的“藏头诗”,也都有不少人当真。谁还能说,教育水平高的人民,就能够分辨是非真假?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热词 :

默克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