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格利茨:特朗普可为美国经济做些什么?

热点话题

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令人震惊地取得胜利。这清楚地表明了一点:太多美国人——特别是男性白人——觉得远远落后。这不只是一种感觉;许多美国人真的被抛在后头。数据与他们的愤怒一样清晰地证明了这一点。正如我反复指出,一个不能让人口中大多数人“受惠”的经济制度,是失败的经济制度。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可以对此做些什么?

在过去三分之一世纪中,美国经济制度的规则被改写,变成有利于顶层少数人,有害于整体经济,特别是底层80%的人。特朗普获胜的讽刺之处,是他现在所领导的共和党,正是极端全球化的推手,也大力反对能减轻极端全球化所带来影响的政策框架。但历史很重要:如今中国和印度已经融入了全球经济。此外,技术突飞猛进,以至于全球制造业工作岗位数量不断下降。

这意味着特朗普没有办法让大量高薪制造业岗位回归美国。他可以通过先进制造业,让制造业回来,但这不会制造多少新岗位。他也可以让工作岗位回来,但都将是低薪岗位,而不是20世纪50年代的高薪岗位。

如果特朗普真心要解决不平等问题,他必须再次改写规则,让它们有利于整个社会,而不只是像他这样的人。

首要任务是提振投资,以便恢复强劲的长期增长。具体而言,特朗普应该着重于基础设施和研究上的开支。对一个经济成功建立在技术创新的国家来说,目前基础研究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还不如半个世纪前,这简直令人震惊。

改善基础设施能增进同样滞后的私人投资回报。确保中小企业——包括女性所领导的中小企业——能获得更多融资,也能刺激私人投资。征收碳税有三大好处:企业因为二氧化碳排放成本增加而进行改造,并因此取得更高增长;环境变得更加清洁;税收可以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缩小美国经济差异的直接措施。但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因此不可能会实行碳税(这可能导致其他国家,开始对生产方式违反全球气候变化条例的美国产品征税)。

美国还需要全面改善收入分配,其情况是发达经济体中最糟糕之一。特朗普承诺提高最低工资,但他不太可能实施其他重大改革,比如增强工人的集体议价权利和谈判实力、限制首席执行官薪酬和金融化等。

监管改革必须超越限制金融部门作恶的范畴,确保金融业真正服务于社会。

奥巴马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于4月发布了一份简报,指诸多行业出现了市场集中度增加的趋势。这意味着竞争减少、价格升高——这必然像直接减低工资一样地减低真实收入。美国需要阻止市场力量的集中,包括在所谓的“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中最新出现的集中。

美国的累退税制也必须改革。这一税制只有利于富人更富,进一步扩大不平等。一个显而易见的目标,应该是取消对资本收益和股息的特殊待遇。另一个是确保公司缴税——一个可行的方法,或许是降低在美国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企业的公司税率;没有这么做的公司,则必须缴交更高的公司税。但是,身为这一制度的主要受益者之一,特朗普推行有利于普通美国百姓改革这个承诺是不可信的。共和党的税收改革往往是有利于富人。

特朗普很有可能也无法促进机会平等。如果美国要避免沦为新封建国家,让优势与劣势在代际之间传递,确保全民学前教育和加大公立学校投资至关重要。但特朗普对这一问题几乎没有提及。

恢复共享繁荣需要扩大平价住房和医疗、确保退休基本尊严、让所有美国人(不论家庭贫富),都上得起与其能力和兴趣相符的高等教育课程的政策。我可以想象身,为房地产大亨的特朗普支持大规模住房计划(大部分好处将流向像他这样的开发商),但他承诺废除平价医疗法(奥巴马医改),将让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失去医疗保险。(大选后不久,他表示会在这个问题上保持谨慎)。

不满的美国人——他们的不满源自数十年来被忽略——的问题,不可能马上或用传统工具解决。一套有效的战略,必须考虑更加非常规的解决方案,而共和党企业利益集团,是不太可能会同意的。比如,可以允许个人通过增加社会保险账户投入,相应地提高退休金来增加退休保障。而全面的家庭假和病假政策,有助于美国实现压力较小的工作生活平衡。

同样的,按时缴税者买房应该获得首付20%,与他们偿还贷款能力相称的住房融资选项,而利率应该只略高于政府借贷的利率。偿债可以通过所得税渠道。

自里根总统挖空中产阶级,让增长的收益向顶层集中以来,许多事情发生了变化,但美国的政策和制度却没有跟上。从女性在劳动力中的角色,到互联网的崛起和文化变得更多样性,21世纪的美国,已经从根本上不同于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

如果特朗普真的想帮助落后的人群,他必须超越过去的意识形态斗争。我刚刚提出的日程不仅仅事关经济,也事关建立一个有活力、开放、公正的社会,以实现美国人最珍惜的价值观。但尽管这在某方面与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一致,在其他方面却是对立的。

我通过模糊的水晶球预测规则将改写,但却不会纠正里根革命的巨大错误——让如此多的人落在后头的贪婪之旅。相反的,新规则将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让更多人的美国梦幻灭。

作者Joseph E Stiglitz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斯福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最新著作是《欧元:共同货币是如何威胁欧洲的未来》。

英文原题:What America's Economy

Needs from Trump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6。

热词 :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