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富人的社会责任

新加坡家庭财富总值,在去年达到了1.1万亿美元的高位,即使经济放缓,今年平均新加坡成人财富仍有27万7000美元,居全球第七,实是可喜的成就。但是我们不应忘记全球自由贸易,在高速前进了30年后,正遇到前所未有的顶头风。

我在月初《保守主义的胜利与全球化的溃败》一文中指出,这是因为全球化在带来繁荣的同时,也造就了另一个恶果,即加深了不少国家内部的利益分化。所以我们面临着加速全球化并进一步打破贸易壁垒,与各国保守主义的回潮挑战。这种态度,在新加坡也同样能感受到。外来移民对本土居民职位的冲击,房价高涨与交通压力的上升,都可以说是这种全球人员与资本流通的副产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