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小国之交

漫步

过去几天,小岛国迎来两位特殊朋友,一位是来自文莱的王储比拉赫,一位是来自缅甸的国务顾问兼外交部长翁山淑枝。

文莱和缅甸都是新加坡特殊的朋友,但新文、新缅是不同的两段情。

新文两个人口小国,国情有很大差异,在许多方面却保持着很深的渊源,从防务、金融、民事服务、教育、文化到文莱苏丹与新加坡领导人的跨世代个人交情,两国情谊与日俱増。

今年是新文建立防务关系40年,自1976年起,新加坡武装部队与文莱皇家武装部队之间的交流不断。文莱为新加坡提供军事训练场地,新加坡为文莱培训军官,双边联合演习常态化,标志着两国的防务关系日久弥新。几个月前,两国还签署了一项国防科技合作备忘录,防务合作水平又有所提升。

2017年新文将庆祝签订货币等值互换协定50周年,而货币等值互换的安排,在国际上是罕见例子,显示出两国间的高度互信。货币等值互换与密切的防务联系,被视为是支持两国共享成功的关键支柱。

新缅关系则是另一段完全不同的故事。今年是两国建交50周年,翁山淑枝日前在对话会上透露,新加坡立国之初,李光耀总理曾说,要在20年内超越缅甸,因为当时的缅甸是东南亚中最进步的国家。但是,今天是轮到缅甸要在20年内超越新加坡。

翁山淑枝这番话引起一些人的不以为然,有人认为,缅甸落后新加坡几十年,要在20年内超越我们,哪有可能?其实,翁山淑枝那样说,更多的是对新加坡的赞赏,其次是自我期许。

缅甸今后如果能够在政治和经济上把许多事情做对了,团结人民,在稳定中求发展,则以其资源之丰富,幅员之广大,它即使不能在20年内超越我们,也可以很快缩小跟我们的距离。

缅甸的命运就像二次大战后世上大多数新兴独立国家,很有潜质也前途光明,但是不出几年便走上失败道路。它跟新加坡一样,继承英国殖民主义者留下的文官和法律制度以及英文教育,但掌权的军人,把全部精力用在对民主化和少数民族的镇压,导致后来西方的严厉经济制裁。

缅甸的军人政府在国际上受到孤立,他们索性关起门来,就在缅甸最艰苦的时刻,新加坡并不跟西方一般见识,而跟缅甸继续经贸来往,甚至一度引起西方媒体的无端猜测,经常制造所谓的新加坡偷卖武器给缅甸军人政府的疑云,试图破坏新加坡跟缅甸的正当交往。

新加坡坚决认为严厉的国际制裁下,受处罚的是缅甸人民。缅甸军人政府从2010年开始政治改革,以致翁山淑枝的民主派通过选举上台分享政权。西方认为这是他们长期给缅甸军人施压的结果,但亚细安则认为是把缅甸纳入亚细安大家庭之后,以耐心和信心促成缅甸的开放。

翁山淑枝要以20年追赶过去失去的50年,的确不容易,而她这个担子还须有接班人来挑上,她毕竟年事已高。

缅甸百业待兴,两国可以合作的领域很多。今天在新加坡的缅甸人计有20万人之众,他们多为客工和女佣,对新加坡作出不小的贡献。我们应该祝福缅甸的改革成功。

新文与新缅关系建立在互相尊重和敬重的基础上,是国与国的交往典范;此外,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与中国、与美国、与日本,甚至与以色列的双边关系,都足可作为外交教科书的教材。这些不同的双边关系,都有不同的长期策略因素,基本考量是互惠互利。

在形成中的新加坡第四代政治领导班子,眼前面对的一个考验是,他们能否继承新加坡立国以来的政治DNA(基因),在国际上与世界上的大国及区域邻国交往时,继续发挥不亢不卑的外交本色,在应对偶发的外交危机时做到有理有节。

在时代转型,大国势力消长变化之际,新加坡的外交已面对更为复杂的形势。因此,身为一员小国,既要坚守原则,更要审时度势。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