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大的优势

练习曲

翻译,是下一场数位变革的重点,而过去几年科技界在酝酿,等待这场变革的到来。未来的世界如何?

会不会因为海量运算的云科技、众筹项目的发达,对体量大、参与者多的群体更有利,造成另一种偏颇?

上星期参观一家中国公司,专门提供语言服务,包括各种语言的互译、通译、字幕,有快速省钱的机器翻译,也有品质要求较高的专业人工翻译。

另外,还有一种众筹式的翻译。比如公司在网上找一些文章,网民们除了阅读还可当翻译,每个把翻译这件事当游戏一样,注册一个账号,看一段翻译一段,看的人觉得译得“信、达、雅”,可以打分,一段时间后,公司就发一些奖项,打赏这些翻译者。

我问创办人,怎么盈利?他说,网友们把书译好后,如果有市场,公司会编辑成译本,然后出版售卖。

有没有支付酬劳?他说:“翻译的人都是因为自己喜欢,当好玩做的。我们不给酬劳反而好,如果付酬劳,有些人价高,一些价低,很难处理。反正大家是靠热情和兴趣干的,阅读的时候也顺便翻译,大家开心。”

靠别人的热情和兴趣来赚钱,这种经营模式只有在数码经济时代才会诞生,他们运用科技招揽人,利用人们的闲置资源做一件人家感兴趣的事,从中牟利。另外,他们也运用了云技术去收集和整理翻译过程中累积的语料,减少下来工作的重复性,提高工作效率。

通过众筹,这家公司有80万个翻译员,可以翻译超过130个国家的语言,而他们公司最多的员工不是翻译员,而是市场行销和科技人,所以他们认为自己不是翻译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就像Airbnb、Uber一样,用别人的闲置时间和空间盈利。

能够打破语言障碍的这关,确实是数码时代最核心的能力之一,有了跨语言能力,才能接触最多的用户,掌握最多的数据,做更精准的分析。

经济常常是推动变革的加速器,在互联网打破疆域,让大家可以跨境做生意时,“买卖遍全球”已成了跨境电商的共识。ebay在2013年开拓俄罗斯市场的时候,就尝试用机器翻译让俄罗斯用户输入俄文搜索关键词。阿里巴巴为了走向世界,也研制出英文、俄文、法文和葡萄牙文的翻译系统。

另一方面,为协助单语的农民和小作坊老板,把自己的产品放到世界各地的电商网站上售卖。有一个远在南美洲的B2B电商发现,一些中国客户在他们那里注册做交易,能够上他们的网站,就是通过网上的翻译服务,将不同的语言转换成中文,然后用自己熟悉的母语和别人做生意。

翻译,是下一场数位变革的重点,而过去几年科技界在酝酿,等待这场变革的到来。美国政府在2009年就把自动翻译列为十大最具影响力的未来技术之一,不过在当时我们谈论机器翻译时,大家的意见都是负面的,总是让我们想起“匈牙利鬼节”“牛顿圈”这样的坏例子。

这两年,随着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发展,翻译系统收集了大量的语料和语境,我刚刚试了一些机器翻译的App,“hungry ghost festival”已经可以准确地翻译成“中元节”了,只是Newton Circle这种人名、地名类的词组,存在一些地方性的限制,难以完美。

处理这些问题的方法,就是让不同行业、不同领域建立各自的翻译系统,同时促进广泛的运用。起初要包容系统的不完美,用大量用户的聚合力量去磨合、修订,让它不断更新优化,最终可成就一个较理想的翻译系统。

这家做网络语言服务的公司创办人对我说:“你们新加坡多数人懂得双语,可以做翻译的人更多,众筹式翻译的App在你们那里应该也会流行。”

我没那么乐观,我们的双语可能勉强可以用来做日常沟通,如果需要做文字翻译,中英双语任何一种的能力足以做翻译,而且愿意做义务翻译的人就很少很少了。中国可以,因为它的体量很大,超过13亿人口,只要有很少百分比的闲置资源,就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

想到这里,不免让人感到有些不安,未来在翻译世界中需要牵涉到分析和解读的部分,会不会因为某个背景、文化和思想倾向的用户较多,整个系统也越来越不中立。科技和商业的翻译,还可以“搬字过纸”般把每个字的意思说出来,涉及思想、外交、文学等范畴的对话和文本,要怎么准确地用另外一种语言表达?就算云计算能力多大,语料、语境的储存多广,在文字中间蕴藏的情绪和文化差异,很难想象可以完全交给机器。

前两天看到陶杰的一篇访问,记者问他Bob Dylan(鲍勃·迪伦)可以获颁诺贝尔文学奖,金庸是否也可以。陶杰并不看好,他说:“金庸的小说问题是难以翻译,翻译得到情节人物,但翻译不到里边中国儒道佛三结合的那个武侠世界。”他认为翻译的问题,加上诺贝尔文学奖的西方文化价值观,应该不能接受金庸小说中描述的以男性为中心的中国古代现实情况,这些是西方权力的傲慢。

这是目前的情况,未来的世界如何?会不会因为海量运算的云科技、众筹项目的发达,对体量大、参与者多的群体更有利,造成另一种偏颇?

避免偏颇最有效的方法,只能是更开放而不是更封闭,开放才能促进更深层次的认识,用人的智慧去弥补科技的刚性,发挥人类智慧以柔克刚的力量。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早报副总编辑

hany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