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谁比谁乱?

小生之言

这是年末出国旅游的好时机,却听见朋友说,世界不太平,好像哪里都很乱:首尔示威、吉隆坡示威、台北示威、土耳其示威。我便纳闷:示威当然表示有所诉求,但不见得就得与乱扯上关系。

这些恐惧的印象从何而来?电视新闻?各种媒体?或多或少有关吧。

或是一些过时的情报/印象。

韩国反朴槿惠的民众,接连六个周末走上街头,从十数万到百万,让本来嘴皮子硬的朴槿惠也不得不退一步,低头接受可能被弹劾的命运。韩国总统朴槿惠的闺蜜丑闻让其支持率跌到谷底,紧接着一个个让人咋舌的滥权事件被揭发,人们走上街头,井然有序,点起蜡烛,在11月底的寒风中表达他们的不满。示威活动和平举行和平落幕,甚至携老扶幼的,没有留下垃圾,没有破坏公物,各国媒体啧啧称奇。

当然韩国的例子绝非偶然,韩国历史上经历了许多民主运动,才有了今天的认知和规模。

韩国经历了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的军人独裁统治,间中爆发多次示威浪潮,诗人金芝河、高银都因抵抗独裁政权遭受牢狱之灾。金芝河还一度被判死刑,幸得世界各地作家抗议声援,大江健三郎在内的作家更绝食抗议,独裁政权才迫于国际压力改变判决。

后来1980年发生的“光州事件”,示威者遭无情镇压,多人死伤,成为韩国历史黑暗一页。终于1987年,韩国迎来了民主政治,卢泰愚出任首位民选总统,之后经历三金时代,才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充满活力的韩国。

台湾这几天举办公听会,探讨修改民法,让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问题,挺同婚与反同婚者也都上街造势。我在网上看到一个片段,一个挺同婚的女人耐心向一个反同婚的女人解释LGBT群体在法律中被歧视的问题,所以才有修法的诉求。当然对方也提出反对的意见,她想保护现有的体制,一边表示你可以恋爱啊,为什么还要追求修法?挺同婚的女人则回以原则性诉求,不能在起点就剥削选择权啊。

最后似乎彼此都进一步了解了对方,友善道别。

这样的场面的确让人欣慰。

就连吉隆坡两周前本来看似剑拔弩张的示威与反示威活动,都温和落幕了。红衫军本还扬言制造冲突,结果净选盟5.0集会当天,黄衣集会者还是把饮料递给了口渴的红衫军,警察也克制地维持秩序。

有人说这像嘉年华,嫌它不够激进,但又何尝不可呢?

净选盟集会前夕,主席玛丽亚陈被警方逮捕,后来还在国家安全罪行法令下被未审先关(可达28天),引起各方不满,国际人权组织也表示关注。接着,近千名声援者从吉隆坡默布草场步行到国会提呈备忘录,各地请愿者接连数日,也在警局前以烛光会的方式请愿,终于玛丽亚陈在被关押10天后获释。

净选盟五次集会,从小规模到大规模,到警方镇压,到近两次和平落幕,或许就是某种“进程”吧。

这让我想起今年5月到德国柏林的时候,刚好碰上多特蒙德对垒拜仁慕尼黑的德国足总杯决赛,双方球迷白天就聚集到柏林市中心,一直喝酒聊天逛街,直到裁判鸣哨总结赛果。赛后我经过一座教堂,旁边的空地上全是杯子和食余,才惊觉整个柏林已狼藉一片。

我突然想问问我那朋友,到底哪个情况比较乱?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