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兹纳(Maznah Mohamad),苏里亚妮(Suriani Suratman):马来族的婚姻教育

人文亚洲

对马来族群而言,婚姻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社会契约,是双方履行对子女和近亲的义务和责任。

在2016年5月一场为期两天的婚姻家庭研讨会上,题为“我的爱情不是写在纸上的”马来语讨论小组,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回教情侣参加。通常颇为含蓄的回教徒,这次并不忌讳在大众面前表达爱意。讨论小组涉及“如何保鲜爱情”“在婚姻中加强承诺”,甚至“美化爱的表达方式”等话题。活动在轻松愉快的游戏中进行,包括让情侣用身体夹住一个灌满空气的气球,为了防止气球爆炸或滑走,情侣的移动节奏必须同步,而且既不能靠太近又不能离太远。这个游戏的目的是让参与者了解平衡的重要性——气球正代表了婚姻的脆弱性。

马来家庭有他们自己的婚姻家庭失败的经历,因此这些婚姻预备课程,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提供改善的机会。过去马来族群的离婚率偏高,但现在有所下降。但为什么过去的离婚率那么高,现在却下降了呢?要保持婚姻稳定长久,是否需要学习能够让婚姻保鲜的技巧呢?

在1950年代,极少数本地马来人会终身不婚。大多数马来妇女在16岁至19岁结婚,而男性则在19岁至23岁。当时的择偶条件,是靠媒人基于两家相似的语言、住处和收入而定。当时研究新加坡马来族群婚姻的文化人类学家朱迪·杰莫尔(Judith Djamour)发现,婚姻并非因为其宗教性而非得厮守终身。对马来族群而言,婚姻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社会契约,是双方履行对子女和近亲的义务和责任。杰莫尔称新加坡马来人重视“亲密个人关系”的和谐。即便是很细小的不满,诸如情感和性方面的不满足,都会导致冲突。离婚似乎成为解决问题的捷径。

在1950年代之前,马来人的离婚率很高,当时马来半岛上的马来人离婚率是全世界最高的。在新加坡,大约一半的马来婚姻以离婚收场。杰莫尔的研究表明,离婚的原因包括无嗣、性格不和,以及对一些问题的争执,诸如双方对婚后住处有不同主张等。尽管马来人希望婚姻天长地久,但他们也对婚姻有可能解体有一定的准备。高离婚率也可能与让离婚容易生效,以及短期内可以再婚的回教个人法(Muslim Personal Law)有关。而且,离婚并不一定加重个人负担,因为家族亲属早已准备好,为随时可能发生的离婚所造成的经济和子女照料方面的问题提供支持。再者,离婚后的家长即便不与子女同住,也通常可轻易继续介入子女的生活。

现今新加坡马来人的家庭生活、婚姻和离婚模式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知名人口学家加文·琼斯(Gavin Jones)在研究东南亚回教徒的婚姻和离婚趋势时,注意到了1950年代后离婚率的大幅下滑,从当时每1000人中有15宗离婚,下降到1960年代的不足五宗。截至2000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不足两宗。在马来族的离婚当中,结婚不足五年就离婚的比率也有显著的下降,从1985年的45%,降至2013年的25%。

这些年来,马来新娘的初婚年龄也提高了。在1965年,绝大多数的马来新娘年龄小于20岁;1985年,女性初婚年龄提高到20岁至24岁;2013年则是25岁至29岁。同时,30岁至34岁时初婚的马来女性人数也增加了。

另一个有意思的发现是由回教妇女提诉的离婚,是回教离婚法庭诉讼中数量最多的。不论男女,婚姻出轨是起诉原因之首。我们推测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回教关于一夫多妻制的规定。这条规定可能导致回教男性容易与其他潜在配偶建立亲密关系。家庭暴力和财产纠纷是第二和第三个离婚原因。

或许是针对其独特的离婚趋势做出回应,新加坡回教理事会在2004年8月成立了家庭发展部,着眼于建立“坚固和紧密的家庭”。自2011年起,马来教育机构,如回教社会发展理事会,也着手强调“亲密”和“坚固”家庭的重要性。

新加坡在如何鼓励马来家庭培育坚固婚姻的努力,可以追溯至1980年代早期。当时的回教婚事法庭(Syariah Court)已经为初婚的回教新婚夫妻,提供婚前辅导课程。截至2004年,该辅导部门收到2万7000封辅导推介信,也许是因为辅导发挥了作用,44%接受辅导的夫妇取消了离婚念头。

目前,名为“终生婚姻”(Cinta Abadi)的回教婚姻预备课程,由社会和家庭发展部所主办,课程包括沟通技巧、金融和压力管理等主题。然而其中一些课程过分夸大了夫妻家庭角色的不平等,把丈夫视为经济支柱,妻子却是照料者的角色。当今双职的马来家庭已趋向普遍,夫妻双方对家庭的经济和情感支持同等重要,这些课程内容因此有必要修改。

凝聚家庭理事会每年都会进行婚姻态度评估调查,在接连两次的年度调查中,绝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夫妻双方参与婚姻课程,对帮助他们更好地面对婚姻是很重要的。同时,绝大多数也认为,夫妇应该通过参加婚姻课程,来学习如何提高婚姻生活的质量。这些课程显示,要维持坚固的婚姻,不是单靠爱情和相互吸引就能“顺其自然”建立起家庭,而是一份需要细心滋养的事业。它也许和学习如何精明投资一样——因为如果一场婚礼需要花费大量的财力物力,离婚或许会耗费更多。

(Maznah Mohamad是新加坡国立大学马来研究系副教授;Suriani Suratman是新加坡国立大学马来研究系博士。杨易翻译。)

(本系列是国大家庭人口研究中心提供的研究简要,由不同专家学者执笔,每月第一个星期天刊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