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美国的阿拉伯之春

国际漫游

2010年12月17日一大早,北非突尼斯26岁青年默罕默德·布瓦吉吉如常推着手推车,到西迪布济德市中心,准备摆卖他前一晚借款200美元(约285新元)买来的货物。

随后出现的市政官以他没执照为由,要没收他的手推车和货物。他想用10第纳尔(约6新元)打发他们,女市政官嫌少,赏了布瓦吉吉一个巴掌,辱骂他已去世的父亲。自觉受辱的布瓦吉吉求助无门,绝望地在地方政府大楼外引火自焚,18天后不敌死神。

布瓦吉吉的葬礼吸引了超过5000人参加,不满的人群并没有因为葬礼结束而散去,无业大学毕业生、工会组织和人权分子加入,发动声势浩大的反政府示威。10天后,时任总统本阿里倒台,结束23年的独裁统治。

布瓦吉吉之死引发的茉莉花革命(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让中东乃至世界措手不及。突尼斯是相对富裕的阿拉伯国家,但多年的独裁统治事实上已让突尼斯体制百病丛生,专制、腐败、滥权、缺乏透明度、高压等独裁政体通病,让大部分人面对失业、贫困、没有基本人权等问题。

茉莉花革命在现状同样糟糕的阿拉伯地区引发革命浪潮,“阿拉伯之春”短短几个月即传遍埃及、利比亚、叙利亚、巴林、也门、沙特阿拉伯等地。一些独裁者倒台,一些示威被压制下来,一些示威演变成内战。在阿拉伯世界以外的一些自由民主国家,反对派也推动他们的茉莉花革命。

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是受埃及占领开罗解放广场所启发的左翼社会运动。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大金融公司贪婪成性、少数精英攫夺大部分人的财富,反对少数掌握财富者影响美国政治和民主制度,要求美国当权派拆解金融公司大到不能倒的颠错现象,终结顶层1%精英对政治的影响。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对立面是右翼保守派的茶党运动。茶党支持者主要是不断萎缩的中产阶级,他们不满政府的加税政策和增加支出拉动经济的政策。奥巴马政府救助金融业者、金融高管在危机中依然得到高额奖励,让包括茶党支持者在内的大部分人非常不满。

这两大社会运动在过去数年不断拉扯共和民主两党,也不断刺激美国人民对社会正义、全球化进程、国家和个人利益等课题的思考。美国和阿拉伯国家所面对的问题,本质上是相同的。茉莉花革命之前,权力集中在独裁者和官僚手上,政府的作为不断累积权力与财富;美国貌似总统和国会掌握大权,实际上是背后那少数1%精英说了算,还挟持政府,以自由化为名,通过不断去除对企业的监管来积累财富和影响力。

踏入2016美国选举年,自认民主社会主义者的资深国会议员桑德斯,同主流政治领袖希拉莉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资格。桑德斯主张改变财富分配严重不均以恢复社会正义、打破财富影响政治的潜规则,获得不少年轻一代的支持。虽然希拉莉打败桑德斯,且在竞争过程中向左倾斜,但没能在11月8日吸引到对现状不满的选民。

纽约富豪特朗普是政治素人,这使得他不局限于意识形态。他一方面棒打华尔街,批判当权派,要“彻底改变藏污纳垢的华盛顿”(drain the swamp);另一方面把美国在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中,竞争力不足的问题归咎于自由贸易,倡导减税和退出多边贸易协定,要“让美国再度伟大”。

特朗普诉诸民粹,正好迎合平民百姓的口味,让沉默的大多数决定在11月8日支持他清洗华盛顿当权派。这不正是五年前滥觞的阿拉伯之春?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nghk@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