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面对地缘政治变局的外交

一股民粹主义大潮正在席卷全球,英国和美国已相继沦陷,政府改朝换代,非建制领导人接连出现。接下来,人们密切关注法国和德国是否也将步英美后尘。若然,则我们习以为常的全球格局的改变就可能加速。此外,中国经济势力的崛起,也正在逐步改变世界,尤其是亚洲的地缘政治。

对我们来说,大家都可以感受到,亚洲的形势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地区势力均衡正在重组,大国影响力正在推移。美国选定总统特朗普的亚洲战略,势必有别于奥巴马,但具体还不可知,因此也形成短期的不确定性。特朗普的大棋局虽尚未成型,但种种迹象显示,美国、中国、俄罗斯和日本等大国关系必然会有所改变。

特朗普不止一次公开表示与俄罗斯领导人普京惺惺相惜。这是否意味着他想要和普京达致某种妥协?此外,他是否会重拳出击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又是否真会和伊朗翻脸,找机会在中东出手?

对中国,特朗普有诸多非难,已经引起北京的不安。他不按牌理出牌和蔡英文通电话,也使中国外长王毅怒不可遏。他上任后会在经济与贸易课题上如何与中国较劲,是否会真的履行其竞选承诺,大幅提高中国商品进口关税,宣布中国是货币操纵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又会采取怎样的套路?这一切都有待观察。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特朗普式民粹主义必然或多或少会在其外交政策上体现。

上述因素,决定本地区地缘政治格局不可能再维持现状。这不仅是因为特朗普大别与奥巴马,更因为习近平和今天的中国国力,大别于邓小平以降的各个时期。而近期中国的许多动作,很明显说明它已经放弃了数十年“韬光养晦”、刻意收敛锐气的外交路线。今天,呈现在世人眼前的,是个锐气张扬的中国。它正在向外投射其经济与军事实力,并开始在海外(如吉布提)建设军港及军事“补给站”。

总的发展方向,是美国独霸天下的局面将由中美争衡取而代之,至少在亚太地区是如此。中国已经在培养它的战略盟友,金援外交力度空前强大。而现在正是美国门罗主义抬头的时刻,为可乘之机。

但如果特朗普属意的国防部长人选,退役海军陆战队上将詹姆斯·马蒂斯成功出任,同时又撕毁和伊朗签定的核协定,情况可能又会不一样。66岁的马蒂斯是名强硬派人物,曾担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负责统帅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外号“疯狗”的马蒂斯一旦重出江湖,也可能增加南中国海的变数。

伴随大国关系和地缘政治的可能改变,新加坡必然得全面深入思考和校准其外交策略,对一切可能的地缘政治变局,将给我们的外交带来怎样的冲击,必须做好各种因应准备,毕竟大国关系和势力对比的消长不是我们所能左右和改变的。恪守独立自主和灵活应变同属必要。我们需要老练的外交家。说得更准确点,我们需要有“知华派”。或许是教育使然,我们目前似乎只有“知美派”,这样的不平衡必须纠正。

先说美国,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会趋向缓和还是进行更剧烈的博弈,殊难逆料。但只要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趋好,我们必须预计亚洲的形势也会跟着发生变化。经济上,特朗普果真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甚至实行保护主义,限制移民入境等等,美国在本地区的作用将会削弱,中国则会乘虚而入,主导另一轮自由贸易谈判进程。新加坡必须因时而动,发挥自己的优势,抓紧新的时机。

其次是中国。今天的中国已不是过去三十年我们所熟悉的中国。去年11月7日,大陆和台湾两岸领导人习近平与马英九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酒店“世纪握手”,称兄道弟,一团和气,新加坡也与有荣焉。然而,不旋踵间,兄弟阋墙,中国对新加坡的态度也像川剧变脸。以鼓动民族主义情绪著称的《环球时报》借故出面挞伐训斥新加坡,霸气淋漓地指我国当领头羊,挑唆其他国家,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和中国作对。

近日发生九辆新加坡武装部队装甲运兵车在香港被扣押的事件,该报再次打先锋,叫嚣应将兵车熔毁,杀气腾腾,火上浇油的做法更令人为之侧目。党媒喊话外交,在冷战以至四人帮时期固属家常便饭,但改革开放后,中国外交已趋向务实理性,此次党媒做出如此咄咄逼人的姿态,除了民族主义,其实也释放出强烈的民粹主义气味,明显背离理性和务实。

面对中国这种“新型”外交,冷静、理性与协商式的传统外交,尤其是两个友邦之间长期以来建立的互信互重,面对空前的考验。然而,新加坡绝不能跟着大陆官媒党媒起舞,我们仍应遵循有理有节、冷静沉着和不卑不亢的原则和态度处理这类外交龃龉。这一来,不管大陆官媒还是党媒怎样挑衅或是盛气凌人,我们都可自在应对,而它们越是表现强势,就越会叫别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是否对中国的一带一路策略有好处,自当别论。

中国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刻选择向新加坡这位老朋友(中国领导人喜欢称新加坡是老朋友)下手,这可以有种种解读。但以战车事件而论,这可说是小题大作,借题发挥,本来就不应该发生。

我国借用台湾场地练兵,立场坦荡,早已是世所周知,更算不上是什么军事秘密。近几年来,赴台的练兵人数与高峰时期相比也已锐减七成,中国知之甚详。即使是负责运输的船务公司手续或文件上有所疏漏,站在老朋友的立场,也不必如此大动肝火。有人说,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但选择新加坡作为舞剑对象,却很可能向国际社会释放完全负面的能量。

中美之外,新加坡外交的另一大挑战在亚细安。目前,某种程度上说,亚细安已出现分化。新加坡向来在亚细安大家庭中扮演活跃角色,面对新形势,如何促进成员国的团结,推动一体化进程,将是我国外交的重点议程。

综上所述,面对中美两个大国势力的消长,以及美国政府的改朝换代,亚洲将面对与之俱来的地缘政治变局。这个变局可大可小,就看这两个大国之间将会继续进行怎样的博弈 。但正所谓大象打架,小草遭殃,大象造爱,小草同样也会遭殃。被夹在两大之间的小国,应付变局的最佳之道,仍然是抱团取暖,凝聚力量,保持活力,坚持独立自主,而不是在外交上做东歪西倒的墙头草。我们都知道,没有原则、东歪西倒的朋友是不可靠的。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