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咏梅:金正恩时代朝核困境如何解局

尚咏梅

2011年12月,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日突然病逝,时年未满30岁的三子金正恩被拥戴为朝鲜新一代领导人。金正恩时代的朝鲜是继续执行“先军政治”、坚持核开发,还是改革开放、融入国际社会,转眼金正恩政权即将迎来第六个年头。

金正恩执政后朝鲜核、导弹研发不断取得新的突破。2012年4月,修改后的宪法中首次写入朝鲜为“有核国家”。2013年2月,强行第三次核试验;3月,朝鲜提出“经济建设和核武装建设并进路线”,表明了绝不会放弃核武器的意志。

2016年1月,朝鲜宣布进行了氢弹核试验,称“成功引爆氢弹”。 9月9日,朝中社宣布朝鲜成功进行了旨在“研判新研发核弹头威力”的第五次核试验。有关专家分析很有可能是一种可以用于实战(火箭搭载)类型的核弹,可能已经具备了“弹箭结合”技术,具有了核武器实战能力。

在核研发小型化、精密化的同时,朝鲜也紧锣密鼓地提高导弹能力。2016年2月,“光明星号”远程火箭搭载“光明星4号”卫星发射升空,据韩国媒体报道,第一至第三级助推器正常分离,火箭进入目标轨道。

朝鲜洲际弹道导弹(ICBM)开发能力也获得较大进展,6月,朝鲜采用高角试射地对地中远程弹道火箭(IRBM)舞水端(火星10),弹道火箭脱离自行发射架沿预定轨道上升至最大顶点高度1413.6公里后,落入前方400公里的预定目标水域,预计未来一至两年内,朝鲜或将进行新型ICBM试射。

另外,朝鲜潜艇发射弹道导弹(SLBM)能力也在增进。8月,金正恩执政后的第四枚潜射导弹在咸镜南道新浦近海向半岛东部海域发射,潜射导弹飞行约500公里,落入日本防空识别区。如果朝鲜能够突破燃料储备技术,朝鲜SLBM的最大射程将达到2500公里,韩媒体预测一年内朝鲜就能够具备实战部署SLBM的能力。

朝鲜的国家战略

金正恩不仅从金正日手中继承了能够提高遏制战争、确保防御效果的核、导弹等“革命遗产”,而且,今时朝鲜的经济环境好过金正日时期。2012年金正恩在《劳动新闻》“新年共同社论”中向朝鲜老百姓承诺“不会让老百姓再勒紧裤腰带,一定要让人民过上富贵荣华的好日子”,此后每年劳动新闻的《新年共同社论》中都将经济建设、改善民生放在首要位置。

2012年初,朝鲜实施以“国家给予企业、合作农场自主经营权”为核心的“朝鲜式经济管理改善措施(6.28方针)”。2013年3月,朝鲜确立了“经济建设和核武器建设并进路线”,5月制订了推动对外开放的“经济开发区法”,11月指定13个经济开发区。2014年5月,根据6.28措施的实施情况,将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推出“5.30措施”。

合作农场实行“莆田制(分组管理制)”以及工厂企业自主经营权的扩大,提高了生产者的劳动积极性,改变了过去那种僵化的生产模式。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朝鲜老百姓已经基本解决吃饭问题,金正恩执政后连续四年实现粮食增产,尽管今年朝鲜因自然灾害导致减产,但朝鲜老百姓完全有能力依靠市场等途径解决生计问题。

2016年5月,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指出朝鲜将继续坚持“经济建设与核武装并进路线”。会上制订了未来五年国家经济发展战略,与历届党大会上确定具体发展目标的国家经济发展规划完全不同,该战略只是确立了今后的发展方向,这与朝鲜面临愈发严厉的经济制裁不无关系。

金正恩执政后实施的下放经营自主权、指定经济特区等经济改善措施,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生产者的生产积极性,但并没有达到预期的那样成功吸引外资。

七大会上提出自力更生第一主义,似乎表明,在国际社会高压下,朝鲜已经做好了应对经济状况进一步变坏的准备。新“并进路线”在经济发展层面“放权于民”之后,已经转变成为在短期内完成核武器化之后、迂回发展经济的“先核后经”路线。

制裁中的朝鲜

国际社会针对朝核问题实施过三种解决方式。一是,1994年10月,朝美在日内瓦签署《框架协议》。根据协议,朝鲜同意冻结核计划,美负责为朝鲜建造一座2000兆瓦或两座1000兆瓦轻水反应堆。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由此得以缓和。然而朝美在履行《框架协议》问题上争论日渐激烈,2002年11月,朝鲜宣布解除对核计划的冻结,《框架协议》随即变为一纸空文。

二是,2003年4月,在中国的斡旋下,中美朝三方在北京举行三方会谈。8月,旨在以对话、和平方式解决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正式开启。2005年9月,第四轮六方会谈通过9.19共同声明,各方就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达成共识,取得重要的阶段性成果。但此后,针对如何履行9.19声明各方僵持不下,继2007年第六轮六方会谈后至今尚未复会。

三是,经济制裁。经济制裁是为了达到某个外交目的而中断与被制裁国家的贸易和金融关系,或有意借此威胁被制裁国家屈服的政治手段。通常以限制进出口、金融、资本往来达到制裁目的。截至目前,联合国通过的对朝鲜制裁决议包括825号(1993年),1540号(2004年)、1695号(2006年)、1718号(2006年)、1874号(2009年)、2087号(2013年1月)、2094号(2013年9月)。

其中,安理会1718号、1874号和2094号决议分别是在朝鲜进行第一次地下核试验(2006年10月9日)、第二次地下核试验(2009年5月25日)和第三次地下核试验(2013年2月12日)之后,联合国对朝鲜实施的由国际社会多国参与的对朝鲜制裁。

朝鲜第四次核试验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开始对朝鲜实施更为严厉的制裁。美国宣布禁止与朝鲜发生贸易的第三国金融机关与美国开展金融活动;瑞士冻结了朝鲜有关财产,查封朝鲜在瑞士的银行账户;欧盟禁止朝鲜飞机和船舶在欧盟境内停留或停泊;新加坡等国也禁止朝鲜船舶停靠,不再给朝鲜劳工续签签证。

这样,服务贸易、技术贸易等朝鲜可以选择的迂回贸易条件也逐渐恶化,外汇收入减少。占朝鲜对外贸易90%的中朝贸易从6月开始转为负增长。

朝鲜的国家经济和民生经济是分开的,联合国的制裁措施也不涉及民生层面。截至2016年9月,朝鲜市场物价同比2015年略有上涨,大米价格和汇率基本持平,在多年的经济困境中,老百姓已经学会不靠国家自己解决吃饭问题的方法。

但长期来看,不仅朝鲜官方经济,特别是朝鲜外汇收入会减少,而且,随着对外贸易的恶化,朝鲜市场经济必将收到影响,老百姓的生活也会随之恶化,制裁对朝鲜经济带来的的影响就会逐渐显现出来。

在国际社会越来越严厉的制裁中,朝鲜同样以逐级上升的对抗措施反击,朝鲜半岛局势日趋紧张。经济制裁短期内会使朝鲜政府的外汇收入遭到重创,但一个政权不会因经济的好坏更迭。

鉴于朝鲜政治体制的特殊性,短期内金正恩政权不会因国际制裁而被国内某种势力推翻,经济制裁只会转嫁到老百姓身上。因此,现阶段通过经济合作促进朝鲜融入国际社会,获得在国际社会的存在感才是彻底解决朝核问题的有效途径。

作者是吉林省社会科学院

朝鲜·韩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在国际社会越来越严厉的制裁中,朝鲜同样以逐级上升的对抗措施反击,朝鲜半岛局势日趋紧张。经济制裁短期内会使朝鲜政府的外汇收入遭到重创,但一个政权不会因经济的好坏更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金正恩 朝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