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世界正精彩

漫步

新加坡—吉隆坡高速铁路这个庞大跨境项目在三年半前提出来时,给新马两地人民带来无比兴奋和连篇遐想。日前两国领导人终于正式签署了兴建高铁的双边协定,两国的高铁系统将由一座横跨柔佛海峡的大桥衔接。在2026年12月31日前,新隆高铁或隆新高铁就正式运作,90分钟的路程,拉近的是新、隆两地的地理和心理距离。

新马是一衣带水的亲密邻国,若不是因为历史的包袱,早就应该有高铁联系,有了跨境高铁之后,两国的潜力才能获得更充分的释放,双边人民的交流更密切频繁,加上两地社会的文化与生活习惯相近,跨境高铁将给两国人民一种再次合并的感觉。

新隆高铁是《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的重点发展工程之一,它也将为新加坡今后十年的经济提供另一股动力。

这个历史性庞大项目的签署,标志着两国多方面的共识,没有共识和诚意,这样的合作难以实现。过去三年半的磋商和磨合想必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幸好两国关系过去几年来没有什么大风大浪,两国以友谊为重,没有什么事不可商量的,如两国就新加坡市区内的一块黄金土地的共同发展项目的发展费该不该付的问题寻求国际仲裁,仲裁出来后,新加坡二话没说,坦然接受“无须支付”的不利结果。

此外,两国也就连接兀兰与柔佛新山的新柔地铁系统达成共识,估计明年底前签署双边协定。

柔佛州进行中的大规模填土,以及在中国被宣传为“新加坡旁”的几个霸级房地产项目一旦完成,我们站在“新山以南”的兀兰或是三巴旺海边向北望时,眼前将是另一番繁荣景象,恍如一个全新的城市突然冒起,那会是一种非常异样的感觉。

马来西亚原本就是得天独厚,资源丰富,要石油有石油,要棕油有棕油,木材、水果、渔产样样有,3100万人口在世界上也算是中型国家。新马分家半世纪以来,马国经济发展却一直落于新加坡之后,且距离不断扩大,自有其内在的政治和宗教因素。

但马国具有巨大的潜力有待发挥,在通过新隆高铁和新柔地铁跟新加坡重新联系得更紧之后,其未来发展的后劲更强。马来半岛东西铁路实现联通,中国投资的马六甲深水港投入运作之后,也大大提高它的竞争力。

新加坡今天则是面对严峻挑战:人口老龄化,人口不可能再靠外来移民大幅增长,土地借填土扩大的面积也越来越有限。对新加坡不利的另一点是,国人的自我保护心态抬头,民粹主义渐趋强烈,政府理想中的600多万人口规划目标一提出来,便被批评声浪压了下去,今后政府要如何把人口规划目标重新拿到台面上来讨论,是未来新一代领导人不能回避的课题。

马来西亚也有其严重的政治、种族和宗教问题,以及极端回教和恐怖主义的威胁,这些也都可能抵消它的发展优势和国际竞争力,但是,马来西亚毕竟是比新加坡大得多的国家,也比较有承受力,如首都吉隆坡街头的万人示威不会对其安定造成影响。

当中国几年前提出“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时,新加坡随即给予明确的支持。另一方面,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还未正式上任便已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判了死刑,新加坡要再努力争取也显得力不从心。

最近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部分舆论界频频为新加坡唱起悲歌,而部分国人也开始把政治清明,社会稳定当做理所当然,而忘了这些正是新加坡之所以成功的因素。只要这些成功的基本因素继续存在,新加坡可以找到发展势头。

中国的崛起,使得整个区域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起了实质的变化,每个国家都在盘算自己的一盘棋。

欧洲出现的强烈民粹主义,美国也将兴起“特朗普的革命之风”,区域国家也因为中、美势力的消长调整姿态,此外,我们也别忘了普京这个“全球最有权势”的家伙(美国杂志《福布斯》12月14日公布2016年全球最具权势人物排行榜,普京四连冠)在一旁虎视眈眈着。

世界正精彩,小国如新加坡还有得玩,保持醒目就是!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