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义:二访东瀛

义点义见

日本一方面能死守规则,另一方面又不牺牲创新和开发,或许从排队和cosplay中可以得到启发。

上周休年假一周,回到了阔别四分之一世纪的日本。

25年前,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上完第一年的课程,也是大学管乐团的大管手。那年,我们参加静冈县主办的国际音乐节,也是我第一次到日本,因此印象十分深刻。

时隔多年,记忆犹新。我印象最深的有四点。一、有一天我把照相机遗留在演出厅观众席上,离开半小时之后才发现,日本的联络老师开车带我回去找,结果照相机原地不动,路不拾遗,完璧归赵。二、日本学生宿舍很整齐,一丝不苟,一尘不染;几年后我上管理课程,才知道这是日本的5S文化——整理、整顿、清扫、清洁、素养。三、日本物价相当高,穷学生消费不起。四、日本人英语相当差,不懂日语的外国人不容易与他们沟通。

25年后再次到访,又有一些新的体会。

首先,我当地的朋友介绍,日本人很重视环保和清洁。首先,垃圾严格分类,纸类、塑料类、玻璃类、厨余等等,都分类收集,有利环保处理。由于垃圾执行分类,于是大街上基本不设垃圾桶。我亲眼目睹,尽管不设垃圾桶,但是街上极少见到垃圾。比大街还干净的是日本的公共厕所,都刷得雪亮,没有污渍,更没有异味。日本公厕还有一点值得赞许的是,除了女厕设有“母幼室”之外,有些男厕也设了“父幼室”,给带着小女孩出门的大男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但是,对于“日本人重视环保”这一说,我倒是持保留态度。日本文化极其重视精致和舒适,买个小东西送精美小礼品袋让你包装,吃饭时桌上碗碗碟碟锅锅盅盅不下十多二十件,而且不少还带着一次性垫纸和塑料装饰,冬天时马桶圈全天候保温,酒店客房和大巴供暖温度设得相当高,相当耗能耗材,谈不上环保。在我看来,日本人在“需”的方面并不环保,该怎么用就怎么用;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能通过在“供”的方面尽可能采取环保手段,如废纸回收,来减少资源的消耗。

其次,日本人很守规则。我在东京迪士尼乐园经历的两件事印象尤其深刻。第一件事是带着四岁女儿排队玩游戏,有时女儿跟我说话,我走了神,没有跟上已经向前走的队伍;但是,后面的人不会“装傻”先站到我身边然后“漫不经心”地越过我,而是静静在我后面等着我向前走;他们似乎已经认定,“我就是排在这对父女的后面”。这样的排队经历自然没有精神压力——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有的排位,既不去插别人的队,也无须紧张兮兮担心别人来插你的队。

排队的目的是建立一种先后秩序,在大部分情况下有利提高效率,保证公平。但是,有一天我遇到一种特殊情况,恰恰体现了过度机械性的排队由于强调规则反而降低了效率。一天早晨,我在酒店用自助早餐。人们照样绕着自助餐台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有位女士站在炒蛋和薯块前面,拿不定主意,我排在她后两位。我不打算取炒蛋和薯块,有点想越过她直接去取摆在后面的香肠。

但是,站在我前面的另一位女士很耐心地等着,我不好意思越位,只好也静静地等。后来,第一位终于取了炒蛋,满意地走开,第二位果然也不需要炒蛋和薯块,直接去取香肠,白白浪费了先前等候的时间。其实,在这种情况下,适当越位应该是最符合全体利益的,而且也不妨碍第一位女士的优先权利,但是,根深蒂固的排队观念注定我们必须乖乖地排队,宁可牺牲变通可能带来的效率,也不可破坏规则。这完全是民族性格和民族文化所做出的选择,无所谓优劣,更无所谓对错。

第二件事是排队进3D电影院。当时很巧的我们排在最前面,我想,这次可以好好挑个居中的好座位了。电影院大门打开之后,工作人员领着我们往里走,要求观众按先后秩序从一排排座位的左端开始,依次而坐。我错愕之余,发现自己从原本以为的“可以选最好的居中座位”变成了“必须坐到最靠左的不好的座位”。但是,没有任何人表示抗议,更没有任何人“变通”地自作主张居中坐下,而是全都服从指示,依次而坐。此事给我不小的震撼。我想,如果在其他国家,大概有人要争论,坚持自己先到先选的权利。

日本人这种强调遵守规则,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的精神,让我对这个民族刮目相看。在我临走的那天,碰巧遇到另一件事。

那天早晨,酒店旁的展览馆刚好在举办“角色扮演”(cosplay)活动。几百个奇装异服的日本人聚集在此,男女老少,形态各异,竞相突出自己。我忽然想,如果排队和死守规则体现的是日本人对集体的尊重,那么,cosplay在日本的风靡是否可以理解为突出个体的一种社会需要?

日本一方面能死守规则,另一方面又不牺牲创新和开发,或许从排队和cosplay中可以得到启发。

(作者是隆道研究院总裁,本文仅代表个人看法

chinyee_koh@yahoo.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