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华贵:赤裸的艺术

记者手记

一年一度的M1新加坡艺穗节,在下月掀开帷幕之前,过去几星期所上演的戏外戏已占据众人焦点。

原因是有两个节目《解衣室》(Undressing Room)和《裸露女性》(Naked Ladies),被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判定为逾越艺术娱乐分级准则R18评级,不得以原来的形式呈献。

《解》由本地舞蹈家潘伟明呈献,以一对一的形式让观众与他进入一个私人空间,挑战观众和他一起裸露全身和互相触摸。《裸》则是加拿大女学术艺术者菲茨詹姆斯(Thea Fitz-James)的表演讲座,通过在观众面前脱去衣物,讲述裸体女性的艺术历史。

尽管资媒局愿意考虑让他们呈献修改过的演出,表演者也同意根据准则作修改,但主办方必要剧场认为这将对内容有显著改变,影响演出的艺术初衷。为了不妥协作品的艺术完整性,主办方决定撤除这两场演出。

整个事件似乎源于上个月,一群反对裸体演出的人在网上匿名刊登了一篇文章,以“M1艺穗节——伪装成艺术的色情”为题,点出四部作品并将它们归类为色情。尽管多数演出之前已被列为R18级,也是须购票入场、并非在公共场所举行的免费演出,匿名作者依然质疑政府为何允许这类“下流”演出在我国进行,且批评艺术者在公共平台推广伪装成艺术的色情。文中写道:“这些所谓的艺术团体一直在挑战行为规范,利用艺穗节提倡同性恋和变性主义。”

这段话听起来相当矛盾。当了早报几年的剧评人,累积下来的经验是一部好的艺术作品应该能发人深思,挑战社会某种规范或既定印象,颠覆一些集体想象或常规,让人在走出剧场后,能透过另一个视野更好地看待、接受这世界。好的艺术作品能把观众带离他们熟悉的舒适圈,踏入挑战惯常思维的空间,面对平日较少接触或不愿面对的,以产生思维上的震撼与冲击。

作为本地历史最悠久的英语剧团之一,必要剧场向来不畏于挑战社会规范。1993年,剧团首次将论坛剧场(forum theatre)带入新加坡,但当时它与行为艺术在本地属于边缘艺术形态,其不受剧本约束的自由表演方式备受体制质疑。然而10年后的今天,论坛剧场已成为本地艺术界,甚至是教育界和政府机构常运用的创意沟通管道,与学生、公众进行对话,探讨各种社会现象及协助凝聚社会。

再来,此次演出并非免费公开形式,主办方已列明演出评级,公众须购票才能入场。因演出内容而感到被冒犯的人,大可不必买票支持,但无须阻止其他人这么做,更无须因此而杯葛赞助商M1。

反对者似乎为“裸体”与“色情”画上等号。实际上,裸体艺术是西方艺术的一项主要传统,尤其是美术领域的人体艺术极为普遍,到巴黎罗浮宫走一趟,看到多个古希腊裸体雕像,就算对艺术再无知可也略知一二。

或许区别就在于上述演出的裸露与行为艺术结合,令一些人想入非非,扭曲了艺术家的本意。在了解演出具体内容之前,或许不该以片面的理解来判断整部作品。若不认同艺术家的表现方式,大可直接与艺术团体沟通讨论,无须把个人想法强加在他人身上。

(作者是本报记者 thwakwe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