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桥亮:特朗普外交和同盟国的忧郁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令任何人感到惊讶。但从结果来看,2016年不论在公投决定脱离欧盟的英国,还是在韩国或是在欧洲等发达国家,对既存政治分配框架的失信感逐渐加强,致使对整个政治的不信任局面。

特朗普当选原因绝对不是因其外交政策。但是,大选结果确定后,特朗普不仅对奥巴马政府留下的政治遗产,即和古巴关系的改善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轻而易举地反悔,也一反美国坚持的惯例,接了台湾总统蔡英文打来的贺电。虽然在政府交替之际,往往新政府采取一系列“有别于前政府的政策”,这也情有可原,但是特朗普,尤其在外交方面上,似乎在走一条和迄今为止的美国完全不同的路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