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韬晦:全球文化的运转与希望

方向盘

2016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在混乱中登场。大家都在观望:美国之路怎样走?中国的路怎样走?世界之路怎样走?

2016年最震动人心的事,无过于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赢得大选。出政治精英、传媒、民意调查意料之外,一直赖以作决策指南针的社会科学方法破产。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所谓智库的领导人根本不知道民间疾苦,只迷醉在自己的往日蓝图里。

世界在变,人心在变,生产技术也在变。由此影响到商业模式、社会结构、人口流动与政府的管治;问题层出不穷,旧有的一套是不管用了。

美国主导世界,超过半个世纪,一直扮演“正义”角色,到处设立基地,控制海航要冲,对异己者发动代理人战争,颠覆不同政见者的政权,为的其实是自己利益。美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经济手段作后盾;更拚命对外输出被认为是普世价值的自由与民主,扰乱别人视线,制造美国文化先进的假象。

不过,所有这些如今已力竭。特朗普为什么强调美国优先?驻军海外要当地受保护国家分担军费?鼓励大企业把生产基地搬回美国?向中国产品扬言征收45%重税?故意向传媒扮演天真,质疑为什么接受“一个中国”政策?表面看,他是商人本色,只讲利益,不替美国作亏本生意;出尔反尔,看准机会,便睹他一把。真正的原因,其实是美国国内问题严峻:种族问题、治安问题、移民问题、贫富悬殊问题、生活质量下降问题、立国精神丧失问题……矛盾重重,外强中干。

为什么要返回本土?为什么强调民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美国自身一大堆问题未能解决,政府背负天文数字的债务,很难转身,只有靠印钞票解决,并用美元霸权来绑架世界,世界各国敢怒不敢言。

公平吗?不公平。美国在两次大战建立起来的“正义”形象,已变成流氓和恶棍,难怪中东、欧洲、非洲、南美,到处都有反美声音,伊斯兰国更欲与汝皆亡。仇恨一旦结下,那就是千年之债。

如果不检讨自己,反而诿过他人,这个国家能让人心服吗?自己用尽一切邪恶手段却扮演世界警察,有资格吗?如今自己问题都解决不了,还对别人指指点点,不是很可笑吗?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说美国优先是对的,先搞好自己,不要让人看到腐烂的一面、横蛮的一面。历史就是这样向前行,美国荣光已经落幕,唯有能正视自己、改变自己、显示新的气象,才能给出楷模。政客的废话说多了只有令人厌恶。

特朗普能带领美国走出低谷吗?老实说,非常困难。

这不是经济问题、政治问题,而是文化问题。当一个文化已经腐烂,如何起死回生?百年苦痛,由来有自。英国在先,美国在后,总不能打肿脸充胖子?拳头伸不出去,就要收回来,很简单。到处推销民主,不如先提升自身民主的质素。当今世界都看到美国大选原来是如此无聊、儿戏、粗俗、漫骂、邪恶,你还想参与吗?即使依民主制度,也是一场劣质的演出。

依中国传统,王者“往也”,为天下人所向往。孟子说:“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这不是迂腐,其实是春秋无义战的总结。礼乐已坏,民心已死,这才可怕。拨乱反正,是孔子的智能;居仁由义,是孟子的主张。不过人不到绝境,不会回头。历史是如此,文化亦是如此。孔子至孟子,凡二百年;孟子至董仲舒,亦二百余年。其间墨翟、杨朱、老子、荀卿、韩非,都想提供治国蓝图;秦始皇虽统一天下,但其亡也忽,所以必须改辕易辙。历史教训非常清楚。汉武帝立五经博士,改制更化,重开教化之门,使孔子之学成为中国思想主流,是痛定思痛之结果,绝非随意决定。历史走了一个循环,又回到它原来出发的地方。这不是复古,而是返本以开新。

文化的变动,就是历史的变动;而历史的变动,亦往往催生新文化的出现。中国两千年的经学,终于没落。西方文化决堤而入,更以其先进生产力,对中国予取予携。晚清虽有康有为、梁启超讲新经学,效孔子改制,不过是回光反照。反省不够彻底,是不可能有新生的。

《易经》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历史就是这样反复前进。不止中国,世界文化也是回旋而上。西方近五百年的人本主义、理性主义、科学主义、自然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自由民主……冲击全球。如今,资本主义全球化,利用自由、民主、法律为工具,进行全球掠夺,又鼓吹消费主义以开拓市场,竭泽而渔,现在终于自食其果。为什么?因为财富都流进了大财团、大企业那里。

社会结构如此,谁还相信新制度是公平?在垄断之下,平等和自由都是空话。更严重的是你看不到前景,你只享有消极自由,却无力改变命运。

这就是特朗普现象产生的背景。迷信西方文化的人该醒醒了。

旋乾转坤,希望也许在中国。中国三十年前开放,跟在西方后面,要与西方接轨,经济是受益了,但文化在某方面是受害的,幸亏受害未深,还保持一定程度的觉醒。中国拥有强大的中央政府,那是历史的智能,不会受西方民主的渗蚀。政府有极强的动员能力和执行能力,当然其中也有牺牲和黑幕,但最重要的是能够改正错误,能够及时调节,能够认识自己,不受诱惑,回到历史的常道。

习近平说:我们要建立文化自信。说得很好,但自信不是你要有就有的,尤其是中国已经失落自己的文化数百年,只余下一些典籍。不要说能读的人非常少,即使能读也不易得其精粹。

不过,我相信,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正如当年经历秦火,儒学与国学的潜德幽光,是应该到了再为人认识和发挥功用的时候了。中国和美国的局势,此盛彼衰,那正是文化的较量。千载一时,一时千载,为领袖者岂可失之!

作者是香港法住文化书院院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