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智者千虑

漫步

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日前在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RSIS)的新书推介会上致辞时,提及政府部门当中出现“集体盲思”(groupthink)的可能性,这是任何一个大机构面对的最大挑战。他指出,尤其当本区域地缘政治环境复杂多变,旧有秩序已改变甚至瓦解时,国家要持续生存,就必须准确辨识出下来会为区域带来重大影响的人、事、物与新趋势。

所谓的“集体盲思”,是指背景类似的人一同参与决策过程,常会因为想法一致而忽略看法上的盲点,因此作出具有偏差的决策,但却不能自知。“集体盲思”的困境可能在政治上和商业上带来致命的伤害。有鉴于此,现代商业机构和民间团体也通过“集思营”(retreat)和“脑力激荡”(brainstorming,中国也译为“脑力风暴”)的讨论会,激发不同的想法,从不同的角度去审视老问题和新趋势,以收集思广益之效。这也是一种预防跌入“集体盲思”陷阱的好办法。其成败在于机构团体是否认真对待,而不是沦为形式上的做作而已,而且下属是否愿意在上司面前提出不同,甚至颠覆性的意见。

政治的领导班子,必须有高度智慧和异于常人的战略眼光,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政府再怎么厉害也常有“移樽就教”的时候。民间的想法和专家的意见,给政府的决策提供不同的视角。政府智库之类的机构,不论是官方或是民间、体制内或体制外,对现代政府的运作越来越重要。美国的智库林立,数以千计,其中不少与大学挂钩,金字招牌不下50个,如Brookings Institution、Heritage Foundation都家喻户晓。这些大大小小,不同领域的智库,不只对美国决策者有影响力,在国际上也享有声誉。

新加坡是个小国,政府只能集中资源发展几个智库。因此,它们皆有各自的重要角色。如成立仅20年的RSIS,前身是国防与战略研究院(Institute of Defence and Strategic Studies,简称IDSS),于1996年在国防部的倡议下成立。已故前总统纳丹出任研究院首任院长时,当时还在新加坡武装部队服务的陈振声曾受委协助他。所以,借此20周年之际,由陈振声作为新书发布的贵宾,有其特别意义。他在讲话中谈及RSIS的特殊性,表示RSIS能与政府保持密切关系,但同时又不像政府单位那样,受日常运作所局限,可展开独立思考。这是他对RSIS一句“温柔的提醒”。

在陈振声之前发言的RSIS国家安全卓越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呼吁政府给予研究院更多资源。陈振声的答复则是:“ RSIS今天要思考的更重要问题是:它未来应如何定义它的成功?如果不正视这个问题,研究院面对的最大挑战不是资源不足;相反的,它可能会因为获得太多资源而开始分心,偏离初衷。”他对RSIS已不说客套话了。

自成立以来,RSIS已建立其品牌。在反恐怖主义的课题上,RSIS的专家学者古纳拉特纳(Rohan Gunaratna)曾经给政府提供宝贵的信息和局势分析。如在2002年,他提醒政府注意恐怖分子正在把攻击目标,转移到餐馆酒吧等场所,几天后印度尼西亚峇厘岛便发生了夜总会遭恐怖袭击,200多人死的惨祸。

“集体盲思”之说,则是陈振声间接地表达了他对RSIS“有意见”“有想法”,似乎意味着RSIS在某些课题上做得不够好,或可婉转地说应该做得更好。坊间和网上也“敏感”地对此作出解读,从陈振声说话的上下文(context)来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最近新加坡与中国的外交风波。新加坡的对华政策是否因陷入“集体盲思”陷阱,而未能发现政策中的盲点?

如今区域局势波谲云诡,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也因特朗普即将坐上美国总统宝座,而为整个世界局势增添变数;中国大陆与台湾的两岸形势也在酝酿变化中。新加坡要如何适应变化而作出长期的战略调整,都在考验领导人的智慧。这也凸显作为政府智库的机构诸如RSIS、东南亚研究院、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东亚研究所等对今后新加坡发展的重要性。陈振声形容智库是“煤矿中的金丝雀”。煤矿中的金丝雀因为会在瓦斯浓度过高时而啼叫,及时提醒矿工逃命,可见政府已寄予智库更高的期望。

过去在外交课题上,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在1990年退位之后,出任“内阁资政”,以其丰富的经验和阅历、精准的判断力和战略眼光,继续为政府提供宝贵的脑力资源。新加坡进入“后李光耀时代”,在外交上将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考验,新中外交风波也许只是一个开始;在大国势力消长中,能够灵活应变、摆正方向,才能维持新加坡在国际上受人尊重的地位。

智库们,任重而道远矣!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热词 :

集体盲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