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奕婷:新一年不再理所当然

停一停

我在连续接到两个死讯中迈入2016年的最后一周。

硕士班同学发来外国报章报道,我们一名同班的菲律宾同学,于圣诞节前的三天,在当地宿务与同为律师的父亲,遭一名不满他们汽车挡路的保安员枪杀,父亲当场丧生,同学则送往医院急救,性命垂危。集合全级同学的硕士班面簿群退去原本的沉寂,一时间出现了来自五湖四海、许多久违熟悉面孔的慰问与祝祷。无奈汇集众人的力量仍旧没能逼退死神,圣诞节翌日再收到信息:同学走了。才37岁的他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没来得及见到。

同一天,华文报一位已经退休的前辈病逝。他当了一辈子的报人,是许许多多后辈所熟悉的“老大”。他刚刚一年半前才退休,可惜黄金年华太短暂。

两个我所认识的人的不幸遭遇,加上最近在本地和马来西亚发生的恐怖夺命车祸,以及德国圣诞市集恐怖袭击,一系列令人沉重的消息和事件,在这回顾与展望的年岁更替之际,不仅为岁末添加一抹哀伤,也对生者发出了一个重要提醒:切勿将一切视为理所当然。这一秒的平安,不代表下一秒的安全;这一刻的活着,不代表下一刻的存在。

我们不时感慨世事无常,却并非时时有这样的意识。这是人类共有的通病,因为很多人事物都这么自然地存在着,于是我们习惯他或它会一直不变地这样下去,忽略了每一件事其实都是一起独立事件,都存在发生反常状况的可能。因此,事情发生时,我们最常听到的旁人反应不外是“他长久以来都这么做,一直都平安无事”,再不就是“我刚刚不久前才看到他,没想到转眼他竟……”

仔细想来,这或许是不符合科学逻辑的感性感叹。但这种想当然尔的本能,忽略意料之外的盲点,其实从个体到集体亦然。放眼国际,过去一年英国公投结果选择脱欧,以及政治素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所以会让国际社会如此意外,正是因为主流思维停留在理所当然不会发生的认知,以致忽略改变的迹象,也忽视当下民间情绪,结果是许多人一起措手不及。

新一年,如果说应该给自己一个什么期许,那就是要有思变、接受反常情况的心理准备,不要把任何事视为理所当然,特别是在这个从内到外都充满未知,由个人到集体都处在变动中的2017年。

今年需要关注的大事都在2016年埋下伏笔,而这种种续集都不能再用必然如此的视角去看待。新加坡经济增长放缓或是大势所趋,却不一定非得如此;勾勒经济未来方向的未来经济委员会报告即将出炉,要在低迷中寻找出路,开创新局面,将需要国人跳出原有思想框框,抱着愿意参与落实改变的心态。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上任在即,这些日子各种试探中国反应的小动作,之后是否会继续,特朗普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作风,又会对中美关系,乃至整个世界格局带来什么冲击,也叫世人必须有能跳脱既定想法的准备。

英国在今年3月底前将启动脱欧程序,下来会是什么形势?对整个欧洲将带来什么震荡?每一步都可能生变。再加上恐袭阴影持续笼罩甚至加深,谁是下一个目标、手段会怎么演变,普通百姓如你我又该如何反应,这种种隐忧都警告我们不能再把安全视为理所当然。

虽然新年伊始本应开心迎接新气象,这么沉重的想法很煞风景,但是能够领悟到开心并非理所当然,不是更让每一个笑容显得难能可贵吗?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副总编辑 angyt@sph.com.sg)

热词 :

新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