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必须加大网络打假力度

步入2017年,挂在人们口头的流行词是“后真相” (post-truth )。都说我们已进入后真相时代。《牛津英语词典》把这个词选为2016年的年度词汇。所谓“后真相”,意指情感及个人信念,较客观事实更能影响舆论的情况。

这么说来,这也是一个理性思辨失色的时代了。很多人似乎更愿意接受那些符合自己想法和意愿的东西,就像从吸食鸦片中得到快感一样,难怪假新闻假消息大行其道。被制造出来的消息和“舆论”,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诉诸人们的各种情绪,如反体制情绪,并因而扩大之,煽动之,添油加酱,火上浇油。

这种现象现在随处可见,主要是因为有了网络和社交媒体。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就不可能出现像特朗普式的操控推特的政治人物。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发达以及无远弗届,也催生了大批掌握电脑技术,并想到藉此牟利的人。三几个人合作开设一个能吸引网民眼球的网站,就可能成为一门吸金(来自网络的广告收益)的生意。

美国去年的总统选举过程,以及之前的英国脱欧公投,也突显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可以左右选举结果的事实。它们已迅速成了政党、政客和舆论制造工厂的政治武器。如果美国的指控确凿,即俄罗斯的黑客入侵民主党网站,窃取资料,并在社交媒体上散播诸多的偏向特朗普的信息与言论,帮助老特当选,可以说网络也已成为足以影响国际关系的一大新因素。

至少,我们已看到,奥巴马总统大动肝火,以此为由,对俄罗斯采取报复行动,包括驱逐三十几名俄罗斯外交官。在总统竞选期间,其实我们也看到特朗普公开邀请俄国黑客“揭露”希拉莉的私人电邮,以暴露她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是美国前所未闻的政治闹剧。

上个月底,一则假新闻也导致两大核武强国巴基斯坦和以色列在社交媒体上对峙。巴基斯坦国防部长因误信假新闻,甚至对以色列发出核武威胁。这则假新闻标题很耸动:“如果巴基斯坦以任何借口派驻地面部队进攻叙利亚,我方(以色列)将用核武器摧毁这个国家。”巴基斯坦国防部长不疑有他,立即回应,提醒以色列“巴基斯坦也是核武国家”,若遭攻击将予以反击。这无疑是“后真相”时代最真实的国际政治笑话。

在德国,由于大量接收来自叙利亚等地的难民,引起国内反移民情绪高涨,假消息工厂也制造了这么一则消息:一名俄国少女在德国遭到多名穆斯林移民轮奸,但是德国政府却掩盖这起事件,因为它不愿意承认德国的移民政策给欧洲带来了大批危险的罪犯。这无疑是则可以使某些反移民情绪高涨、头脑发昏者血脉贲张的消息,也充满政治火药,试图一石多鸟,既想打击德国,也要破坏德国与欧洲及俄国的关系。

如果这就是“后真相”时代的怪现状的话,照此情况发展下去,真不知伊于胡底。但以散播假消息为手段,其实并非新鲜事。有人就举出纳粹时代的可怕宣传战为例说明,古已有之,只是于今尤烈而已。而今天的情况如此糟糕,罪魁祸首当然是网络和社交媒体的出现。一则假消息可能一出笼就传到半个地球,等到你反应过来时,已形成野火燎原之势。

如上所述,可知散播假消息的人是多种多样的,也各有各的目的和动机,既有政府的宣传机关、党媒、政治掮客,也有网络牟利者,甚至吃饱没事干,唯恐天下不乱者,或是不满现状和既成体制者。那些闲得发慌的人,很可能就是诸多名人假死讯和假语录的发布者。一下子是泰国前首相达信心脏病死了,一下子是著名武打影星成龙心脏病死了,一下子则是英女王也死了。一下子是朱镕基说了什么,一下子又是习大大说了什么。这种人其实新加坡也有。比如一个学生就在建国总理李光耀弥留之际,制造了噩耗新闻,还有媒体因此上当。

现在很流行手机朋友圈,一则假消息,一传十十传百,顷刻间就可以闹得满城风雨。美国总统选举,以及之前的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让我们看到了“后真相”现象的可怕。有两方面是值得我们警惕的。第一,是国内的,第二则是国际的。

国内方面,虽然我们没有英国、美国或是台湾那样的两大政党对峙的政局,但是,我们毕竟也是一个多党制议会民主国家,必须预想下届大选来临时所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竞选期间是许多平时蛰伏或冬眠者趁机活跃的时候,也经常是民众因某种课题而情绪激昂的时候,更是政党、政客或其支持者各尽所能以争取选票的时候。

我们总希望人们会秉持理性,自我克制,但其他发达民主国家的情况告诉我们,事实不是这样,或许只有极少数国家如瑞士的选民基本上能做到这一点。“后真相”现象既然能够在英国和美国这两大老牌民主国度里闹得鸡犬不宁,舆论失焦,民心分散,理性失常,自然也可能在新加坡为患。因此,如何防止在选举期间出现类似乱象,应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国际方面,新加坡同样也必须面对“后真相”的新生态。这从九辆装甲运兵车突然在香港被海关扣押所引起的波澜可见一斑。事件曝光后,手机朋友圈便出现了不少来自港台等地的视频,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民意。

“后真相”已成了普世现象,任何国家都无法置身度外。在网络时代要求人们自我克制犹如与虎谋皮,推动网络打假的工作或许才是我们应该着力之处。目前,这方面的力量(如查证事实的网站)还是非常薄弱的。我们应该鼓励更多的民间力量,协同各政府部门合力打假。

自动自发打假,一旦发现有假消息出现,马上出手。现在,网上的资源非常丰富,所有政府部门都有自己的网页,消息灵通透明,要查证事实并不困难。这要求所有政府部门尽可能透明运作,提供及时的信息和数据。

在“后真相”时代,我们不能一直被动地被假消息假舆论牵着鼻子走,而必须反过来,采取主动,打假。在网络假消息充斥的年代,向传统主流媒体回归未尝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至少在新加坡,主流媒体仍然是传递真相与事实的重镇。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前国会议员

热词 :

后真相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