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义:NS50

义点义见

在中学、高中和服役初期,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得过且过;从进入第20炮兵营开始,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尽力做到最好。

前几天跟服役时的老同僚聚会,屈指一数,役满退伍已经有26年,而我国推行国民服役制度,今年正好满50年。

20多年的流汗流血流泪,如今回忆起来,竟像是昨日种种,跃然眼前。

我的生活圈子里有相当多新移民,大部分义无反顾,让仍是永久居民的儿子入伍服役,为这个国家和社会的安全和稳定尽一分力。有一个朋友是例外,她儿子才七八岁,而且已经入籍了,她说肯定不要他服役,浪费时间,18岁之前再办一次移民,把他弄走。

服役是否浪费时间?大概不同人会有不同看法和体会。对我而言,如果没有那两年半的国民服役,我的人生会很不一样。

我年少时家境不好,父母为了讨生活疲于奔命。所幸小学离家近,母亲在家打零工,我们兄妹三人一放学她就接我们回家,看管起来。天天勤奋做作业,温习功课,小六会考考得不错,上了华中的特别源流班。

但是,一上中学情况就变了。华中离我家远,而且是全日制,母亲鞭长莫及,我像脱缰的野马,海阔天空,结果中三那年留级了。名校学生留级,打击相当大,稍微有点收敛,但还是贪玩。到了中四,会考之前几周抱佛脚,考上了华初。

上了华初之后,仍不改嬉戏恶习,经常逃课,不做作业。一直到‘A’水准考试之前又抱佛脚,结果考了相当平庸的成绩,但侥幸让国大录取了。

就在此时,与绝大多数适龄青年一样,我应召入伍服役。

我当时对服役生活是既向往又有点畏惧的。向往是因为自己在学校课外活动,也算是小小学生领袖,认为服役时肯定也能有所作为。

结果,短短三个月基本军训开始没多久,我就打消“有所作为”的理想。当时主要问题是体能不好;但是,与其加强训练,我却得过且过。果然,到了结业时,没有分派到军官学校,而是分到了士官学校。到了士官学校之后,我一如既往,得过且过。结业之后,派到第20炮兵营当了电话班长。

第20炮兵营确确实实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捩点。

首先,我第一次有了自己真正的部下,要为他们的军事表现、体能表现、纪律、福利负责,甚至在他们遇到家庭和女朋友问题时得进行开导。最重要的是,我得以身作则。我生平第一次获得体能测验金奖,就是因为面对一个下属的挑战,所以在2.4公里跑步时拼了命不让他越过我,竟然跑了9分21秒,取得金奖。从那时起,凡是我要求下属做到的,我一定也得要做得到,而且做得比他们好。

当然,在好些年后,我慢慢了解了,好领导并不是自己事事都要比下属强,而是要能用好比自己强的下属,让他们发挥作用。那是后话。

电话班长的职责是确保连部到营部、营部到团部的有线电话通畅,长官才能下达作战的保密命令;不能使用无线电台,否则会有被监听的危险。每一次的部署,电话班都得争分夺秒,在榴弹炮架好之前保证把电话线布好;有时布好之后,莫名其妙被战车或其他军车辗断,只能重新再布,压力很大。

有一次,是常年营级备战考试的最后一场测验。当时我们进行了七八天演习,十分疲惫,偏偏最后一场测验各连队相距很远,大家接力布线,但一时还没布好,马上就要开炮了,电话却没通上,营部无法下达射击诸元(编按:火炮发射的技术参数)和命令。这时,通讯排长看着我说:“考官说了,五分钟内不搞定的话,这次射击任务就算失败。”我马上提了设备,带了几乎累趴下的两个兵,一起冲了出去。最后,出乎意料地在五分钟内搞定了。

两年半的兵役,培养了我的责任心、荣誉感和百折不挠的毅力。我后来无论念大学,做研究,还是从事管理,这些品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在高中时期几乎不做作业,役满退伍进了大学之后,我没有一份作业是迟交的;毕业之后到了社会上,我也没有一次任务是找借口没完成的。在中学、高中和服役初期,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得过且过;从进入第20炮兵营开始,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尽力做到最好。

最重要的,是兵役给了我百折不挠的毅力。每当我工作或生活中遇到十分棘手的大事,前景一片漆黑,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见转机之时,我总会提醒自己,当年自己2.4公里跑14分钟,后来是怎么进步到9分21秒的?黑夜下着大雨,泥水浸到腰部,自己浑身湿疹,又累又痛又冷,是如何把战壕挖出来的?深夜里好不容易布好几公里的电话线,眼见已经完成任务,却被一整连呼啸而过的坦克车碾成碎片,前功尽弃,推倒重来,而且时间紧迫。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借口,摆在眼前的只有任务。自己又是怎样扛住这种心理压力的?

如果当年20岁的自己可以扛得住这些,现在多了近30年的人生阅历,难道就会被眼前的困难击倒?向残酷的现实投降?还是尽力扛吧,扛到真正扛不动为止。

谨此向国民服役50周年致敬。

(作者是隆道研究院总裁,本文仅代表个人看法 chinyee_koh@yahoo.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