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惊心动魄的中国反腐运动

据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日前在官网发布的信息,2016年,中国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253万8000件次,处置问题线索73万4000件,谈话函询14万1000件次,立案41万3000件,处分41万5000人(其中党纪处分34万7000人)。处分省部级干部76人,厅局级干部2700余人,县处级干部1万8000人,乡科级干部6万1000人,一般干部7万6000人,农村、企业等其他人员25万6000人。

另据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披露,自2014年9月最高人民检察院部署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至今,全国检察机关已经劝返、遣返、引渡、缉捕潜逃境外的职务犯罪嫌疑人158人,涉案金额17亿3000万元人民币(约3亿5900万新元)。其中2016年1月至11月,共从18个国家和地区引渡、遣返职务犯罪嫌疑人41人,追回涉案金额人民币5亿1600万元。

数以万计的贪官,数以亿元计的赃款,单单这些数字就可以让我们看得目瞪口呆。虽说中国是个有13多亿人口的庞然大国,这样的数字也是惊人的。由此,我们多少也可以感觉,当今中国政府这场打击腐败的运动,其规模和力度之大,是外人所难以想象的。

在新加坡,自人民行动党于1959年开始执政并厉行反贪以来,被揭发的涉及官场人物最为轰动的个案,应算是1986年的郑章远案。此案涉及80万元贿款,和中国贪官动辄算亿元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其实,和中国反贪腐的运动相比,新加坡的反贪行动也显得非常微小,我们的面积和人口还比不上中国的一个县市。

在土地那么广袤、官员那么众多的中国,要有效地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反贪反腐工作,其难度与复杂程度可说比新加坡要大上不只百倍。也许正因如此,虽然从江泽民时代就已经有贪腐可能亡党亡国的警告,但要到2012年底中共十八大之后,打击贪腐的雷厉行动才真正开始。这体现了新任领导人习近平的魄力。

中国反腐运动已进行了四年,不管是打苍蝇或是打老虎,都可说成绩卓著。但不要忘了,中国之大,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有人说,尽管打击贪腐力度如此之大,所显露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此外,官场反腐,也就是公共部门的反腐,只是反腐的一面,同样重要的另一面是私人企业界。一般来说,反腐相对成功的国家,都能做到两手抓,做到官商两清。由此看来,中国反腐的道路还很漫长及充满挑战。

反腐的另一成功要素,是标本兼治。这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在法治先行的国家,治标当然是指对贪腐行为的惩治,治本基本上则涉及体制的透明运作,使贪腐行为无机可乘。在中国,治本所强调的似乎是“正心修身、涵养文化,守住为政之本”。正心修身固然重要,但是,这不可能对治人性的弱点。这应该也是改革开放后贪腐一发不可收拾的主要原因。

改革开放后,世界各国的商家涌往中国做生意,开始时是研究、研究(烟酒、烟酒),继而是“看前看后”(看钱看厚),最终是总结为“关系、关系”。关系这种东西,说穿了也就是走后门,而出现走后门则是因为权力寻租。这充分暴露人性的弱点。革命时代已经过去,市场开放,很快就有人暴发,先是什么万元户,最终则必然出现亿万大亨。

政商勾结也逐渐变成常态,每个月领几百元人民币的高官们,眼见一般暴发户挥金如土,心里自然不是滋味。旧时代的中国,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发达又发财,如今做官的反倒给商人看不起了。

中国和新加坡的反贪行动同样是由上而下的行动,但两者毕竟有本质的不同。首先是政治体制有别,所以做法也就不可能完全一样。此外,在新加坡,政府严厉打击贪腐,但也知道给公务员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工资,每年还有什么第13个月花红、表现奖励等。这就使到官员们少了一个贪污受贿的“借口”。

而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么做也能凝聚舆论压力。老百姓会认为,官员廉洁是应该的,既然拿了那么高的薪水,就该老老实实做事,好好表现,必须拿出成绩和效率,不称职就鞠躬下台。一旦发现任何贪渎行为,则毫不留情,马上要接受贪污调查局或商业事务局的调查,证据确凿就依法控告和处置。

社会主义国家,强调为人民服务,要求官员廉洁自守,清寒自守,未免过于违背人性。官员眼看市场经济腾飞,自己却是两袖清风,分不到经济成果,自不免有不平之感。因而官越大的人,人们会相信其隐形的配套越大。这是不透明的坏处。久而久之,权力寻租就会演变成利益交织的贪腐集团,帮派层出,相互包庇,明里一套,暗中另一套。

因此,中国的反腐运动,尤其是在扳倒诸如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等政军大老虎之后,难免引起外界,尤其是西方媒体的揣测,并提出了选择性反腐的质疑。去年10月,《联合早报》曾就此质疑提问,中纪委副书记吴玉良明确否认中国反腐败运动存在政治斗争的成分。

他说,中国的反腐运动是“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反腐败是要拔“烂树”以保护“森林”,“当然要从最烂的那棵拔起,如果说这也是选择的话,我认为也是一种工作方法”。他认为,提出“选择性反腐论”的人,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他说:“遮住持这种论调者眼睛的那片树叶,就是多党竞争制度下你整掉我、我整掉你的思维定式。”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反腐肃贪的做法,外人确实无须妄加揣度,重要的是看成效和其可持续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整肃贪腐的决心和迄今为止的成效不容置疑。值得观察的是,这场反腐败运动的可持续性。换言之,是整个反腐制度的不断完善化和透明化进程,最终是否能形成可持续的机制,既不会人亡政息,也不会死灰复燃。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前国会议员

中国反腐运动已进行了四年,不管是打苍蝇或是打老虎,都可说成绩卓著。但不要忘了,中国之大,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有人说,尽管打击贪腐力度如此之大,所显露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此外,官场反腐,也就是公共部门的反腐,只是反腐的一面,同样重要的另一面是私人企业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