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美俄修好的空间有多大

美国即将上任的新总统特朗普,有较明显的亲俄亲普京倾向,其竞选期间就对普京好评有加,当选后已屡次向俄方抛出橄榄枝。尽管美国现政府和情报界已掌握确凿证据,表明俄方在普京主导之下,曾试图干扰和介入美国此轮总统大选,但特朗普依旧不为所动,结好俄方和普京的决心可谓坚定不移。

如果说竞选期间特朗普对普京的赞美,更多是出于惺惺相惜,即对普京大权独揽,敢做敢为,俄罗斯利益至上的风格颇为赞赏,那么其当选后计划与俄罗斯修好,据说又增加了合力在中东应对伊斯兰国,并在亚太地区牵制中国崛起的企图。 美国有媒体甚至报道说,资深政客前国务卿基辛格正在为此 “联俄制中“ 战略给特朗普出谋划策。

笔者以为,考虑到历史、现实、体制、个人、地缘政治及文化传统等多重因素,特朗普的对俄目标应该有二: 即尝试建立与普京较为密切的个人关系,并尽量推动美俄关系的正常化。这样在国际事务上,美国可以争取俄方的合作,或至少保持其中立不介入。

尤其是针对近年来快速升温的中俄关系,如以基辛格的角度来看,当年中国和苏联所谓的社会主义阵营都非铁板一块,今天两国间的所谓 “战略伙伴关系“, 就更应是不乏间隙了。这样美国并不需要刻意去离间中俄关系。而是如果中美关系冲突加剧,美国只要争取到俄罗斯保持中立,不对中国大举支持援助,美国的对俄外交也可以算是有效成功的。

特朗普选择与普京建立良好个人关系,可以算是个捷径,因为从美俄两国关系的历史和现实来说,其中积怨都甚深,不是轻易可以化解的。纵观历史,美国和俄罗斯的蜜月就是二战中短暂的三四年,二战甫结束,双方的 “冷战” 即告开始,并且有若干次达到冲突一触即发的状态。目前美国和欧盟,正因为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一事,持续对俄进行政治经济制裁。

从文化上看,美国和西方一向将俄罗斯看作 “欧亚专制帝国主义”,即对内搞亚洲式专制独裁,对外行欧洲式侵略扩张。俄罗斯则认为美国是“西方资本帝国主义”,总是试图对俄搞经济扩张、颜色革命和民主输出,以消弱俄罗斯的利益、实力和影响力。

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俄罗斯的区域 “势力范围” ,与美国的全球 “自由秩序” 思维经常出现冲突,美国试图通过北约东扩和颜色革命,来不断挤压俄罗斯的势力空间,俄罗斯也不断寻求地缘突破口及发展军备来抗衡美国。

但在宏观因素缓和的希望比较渺茫的情况下,历史也证明美俄两国在某些时候,能建立起不错的领导者私人关系,譬如罗斯福与斯大林,里根与戈尔巴乔夫,克林顿与耶尔辛之间的合作都是范例。目前特朗普试图与普京冰释美俄关系的前嫌,一大关键就是克里米亚这个苦果,美国和西方能否下咽。普京在这方面继承了沙皇和斯大林的传统,劫城掠地起来毫不含糊,指望其把吞下去的克里米亚再吐出来,可能性极低。

特朗普是商人出身,对地缘政治、全球战略、文化冲突课题应该尚缺乏修炼,所以目前他可能对克里米亚满不在乎,但也不能保证以后习惯站在地图,而非钞票面前想问题了,也开始变得对普京不依不饶。如果是那样,美俄关系的改善就又是阴影重重了。

从俄方的角度讲,估计普京和俄罗斯方面也不会轻易对特朗普下赌注,目前还在对美国新政府的观察期,看看特朗普到底是个真枭雄还是大嘴巴,尔后再采取有关对策。 从中国角度讲,美俄关系不会一夜间改善,首先要看特朗普准备与中国打多大规模的贸易战。 总体来看,中美俄三国关系的微妙平衡互动,在中短期内还会维持一段相对稳定。

作者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