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朝翰:冷眼看特朗普如何发动对华经济战

审时度势

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国排名第二。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美国居第二。长期以来,两国的贸易关系一直是全世界最重要和影响力最大的。现在,这关系正面对来自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威胁。

即将上任的特朗普不只给中国,也给其他国家带来了许多不确定性,它们对他的一举一动非常关注。特朗普已显示了他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倾向,他的“重商主义”经济政策也可能给全球经济造成伤害。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特别把矛头指向北京,称中国可能是其贸易制裁的目标。他在两方面大力攻击中国。首先,他指责中国是“汇率操纵者”,声称将在入主白宫100天内,命令财政部长把中国如此定位。其次,他指通过出口倾销,“中国在偷走美国人的工作机会”,所以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关税。

这是两项严重的威胁。让北京和其他国家感到担心的,不是特朗普会不会言出必行,而是他会如何付诸行动,是否会走极端。

一旦入主白宫,特朗普会如何打他的“中国牌”,把竞选时期的夸夸其谈化为行动,和在多大程度上兑现竞选诺言,还是一个未知数。

中国经济因面对快速与艰难的结构性调整,而增长放缓。对中国来说,这些外在不确定因素来得真不是时候。更何况今年对中国别具政治意义。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每五年召开一次)将于11月召开。北京极需要的是良好与稳定的经济增长。

特朗普的“中国经济牌”

多年前,当中国经济因为出口强劲而取得双位数增长时,操控人民币汇率的指控或许会更有说服力。今天,这样的说法已过时。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是由国内消费驱动,因为工资和成本上升削弱了竞争优势,出口贸易事实上已变为负增长。

因此,尽管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继续扩大,但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仍随之下滑。从基本宏观经济学来看,美国贸易赤字的罪魁祸首是美国过度消费和储蓄不足,正如中国的贸易盈余是其国内高储蓄率造成。

2014年以前,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逾20%。但今天,单在去年便贬值7%的人民币,却被严重高估了。面对资金大量外逃,中国政府必须加强资本管制,才能维持人民币的稳定。特朗普对中国的货币政策,很可能带来相反的不良后果。

相比之下,特朗普在贸易上打击中国的威胁,对美国人更具说服力,对华也可能更具杀伤力。反华和鹰派的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最近被任命为新成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主席。很明显的,特朗普是要来真的。

特朗普将如何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还不得而知。他可能为了实行他的“贸易补救”措施,而对一些中国进口商品施以制裁或部分贸易限制,但这很可能违反世界贸易组织条例。如果他实施对大多数中国商品征收45%严苛关税的全面制裁,将引发一场贸易战。

2015年,中美双边贸易额是5600亿美元(约7990亿新元)。去年,美国是中国最大出口市场,占中国出口总额的19%;但中国只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占其出口总额的10%。

在这样的情况下,贸易差距自然出现。美国2015年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3660亿美元(中国的数据则指只有2600亿美元)。

中国对美国的长期贸易顺差,是双方不时出现贸易摩擦的根源。但这个顺差的真正额度却被夸大了。美国出口到中国的主要是农产品(谷类)、初级产品(矿产品)和一些先进制成品如飞机和汽车,它们都有高度的国内增值。

相反的,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主要是电子产品和电动机械(电信产品和办公室配备)、各种各样的沃尔玛(Walmart)式劳动力密集产品(家具和鞋类),国内增值低。

第一,美国不能轻易取代来自中国的较高增值进口。第二,如果对中国劳动力密集进口实施制裁,大概只会为来自其他新兴市场的进口打开大门,但不可能以美国国内来源取代。美国经济已过于先进,为劳动力密集的外来产品制造进口替代成本太高。因此,这样的政策对为美国制造就业将毫无帮助。

这是因为大部分的中国出口制成品,来自许许多多以中国为基地的区域和全球制造网络,“中国制造”的制成品是由来自其他国家的许多零部件组成的。“中国制造”的iPhone是最好的例子,中国工人的加工只占总成本的一小部分,来自日本、韩国、台湾和美国的其他零部件生产商所获得的,占总增值的更大部分。

特朗普的最终目标是“保住美国的工作机会”。根据传统经济学,把中国的整体贸易顺差和美国的总失业率挂钩是非常牵强的。中国在对美国的商品贸易上是享有巨大顺差,但美国在对中国的服务贸易上也经常有巨大盈余,只是美国政治人物对这往往视而不见而已。

美国政治人物也忽视中国进口商品的正面外部效应,比如让美国人可以在不必面对通胀和环境污染的情况下,享受中国价格低廉的产品。今天中国大城市上空的雾霾显示,中国并没有把这些环境污染成本,算进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里。

经济游戏可以是双赢或双输的。两个国家间可以促进更多贸易的自由贸易协定是双赢的,而任何形式的贸易战大概只会是造成双输的举措。中美这两个世界经济巨头展开真正的贸易战是难以想象的。

美国的经济比中国更强大和先进,也掌握更多的主导权。特朗普可能因此认为,美国在对付中国时,有更多的“牌”可以打。在一对一的冲突上,情况可能如此。然而,对一个商业活动高度互联互通的全球化世界来说,一场全面或非全面的贸易战,将引发可能让全球经济瘫痪的重大连锁反应,其中许多非预期中的结果,也可能反过来伤害美国的国内经济。

中国和邻国已经建立了广泛的贸易联系,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也大多同区域的供应链连接。美国对中国进口实施任何制裁,将对它们带来更严重的“附带伤害”。因此,亚洲国家绝不希望看到中美之间的贸易战。

中国最严峻外在经济威胁

中国的经济增长基础目前已变得更加广泛,不再那么依赖出口,对外部波动也更有应变能力。尽管如此,中国目前面临的经济不确定性,却是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

即便没有爆发同美国的贸易战,一个可能更具敌意的美国,已足以让北京忧心忡忡,尤其是在中国经济面对诸多国内问题之际。

日益严重的不确定性,已形成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氛围,将影响中国国内投资和消费。有关贸易战或部分制裁行动的任何风吹草动,将冲击中国金融市场,导致更多资金外逃,对人民币造成更大压力。

中国把稳定人民币汇率视为优先考量,因为这对其金融市场和货币政策的稳定至关重要。人民币汇率高度不稳定,也将打击中国的出口、国际商业战略、海外投资和旅游业,同时损害在“一带一路”计划下建立的种种经济外交项目。特朗普还没发射一枪一弹,中国却已经开始在计算伤亡。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和学术顾问

叶琦保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