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特朗普给我们出的几个思考题

练习曲

世界该冷静思考几个核心问题:第一,增长的包容度比速度更重要;第二,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第三:新闻机构、媒体和科技公司之间的关系如何厘清?

特朗普当选后,我们在新闻室里互相调侃说,美国总统的新闻以后大概要去娱乐版了。当时,大家都笑了。

他上任一周内,一天一道行政命令,很快就让人笑不出来。就任一星期,他就下令规定全球难民和西亚北非的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暂时禁止入境120天。搞到美国各个国际关卡大混乱,国际间指责的舆论不断。特朗普竞选期间“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在他上任短短几天内,真的让人、让世界感受到美国的“大”,但是这个大不是“伟大”,而是制造的麻烦很大。

从另一个角度看,特朗普的当选到就任,也给这个世界很深刻的教训,让世界在一波波全球化和互联网浪潮冲击后,冷静下来思考几个核心问题。

第一,增长的包容度比速度更重要。全球化带来的巨大机会和财富分配不均,引起严重社会分裂和强烈的反全球化热潮把特朗普送进白宫,让全世界负责任的政府不得不更注意自己国家的发展策略是否具包容性,以免被民粹主义推翻。

然而,政治并非完全理性,对政治人物来说,政权维护往往比理性重要,对一些脚跟不稳的政府,带头诉诸民粹换取短期利益,是稳住政权的手段,这种情况在我们周围并不罕见。因此,公平正义的概念不能只在本国或自己身处的小社会,在资讯传播无远弗届的今日,不论国家大小、贫富,共荣和共享的全球性公平正义,才能确保追求和维护稳定与和平的普世价值得以维持。

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

政客歪曲真相的例子很多,但是特朗普信口雌黄、指鹿为马的频率之高,当今没有人能出其右。我们很难想象美国人怎么会选出一个这样的人当他们的总统。深一层想,这个社会如果已不能保障一个普通的人可以通过努力改善生活,人们对这个社会和公共机构的信心也大幅削弱,这次人们不是选择党派,而是选择了反体制。

当人们选择逢体制必反时,什么是真相,对大家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体制和个人本来就存在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在正常情况下,体制必须是真实信息的提供者,尽最大的可能提供真相。然而,碰到人们逢体制必反时,对体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为真。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人们有言论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论的自由,但我坚信不同的选择最后的共同点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实。

竞选期间罔顾事实的言论都是为了拉选票,我也不在此浪费笔墨,从就任当天开始,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在就职典礼过后的记者会上说,特朗普就职仪式是“史上观众最多的就职典礼”,引起一片骂声,白宫顾问康威随后在电视节目上为斯派塞辩护,说他只是提供“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之后特朗普团队几乎天天发出惊人的“另类事实”,让人瞠目结舌。

就在写这篇文章时,康威又再爆出“另类事实”。她在接受MSNBC电视访问为特朗普的难民禁令辩护说,这项禁令和前任奥巴马总统采取的措施类似。她说:“我打赌这对大众来说是个新闻。在两名激进的伊拉克人入境并主谋了鲍灵格林(Bowling Green)的大屠杀后,奥巴马总统禁止伊拉克难民入境长达六个月。这事情没有被报道。”

之后CNN指出,首先,奥巴马并没有推出禁止伊拉克难民入境的项目。其次,并不存在所谓的鲍灵格林大屠杀。我之前预测美国总统新闻以后会刊登娱乐版的事情还没有发生,但是白宫顾问康威以后上电视接受访问,恐怕都要放在“清谈节目”(Talk Show)时段。

报道事实,揭露真相,一直被新闻界奉为圭臬。当各种网络媒体上的假新闻、假消息不断出现后,“审查事实”(facts checking)成为一种重要的新闻题材,而这让我们思考第三个问题:新闻机构、媒体和科技公司之间的关系如何厘清?

这些年来,新闻界受到颠覆性科技冲击,“新闻”与“媒体”的概念不断松散地互换使用,当科技进一步进入媒体业时,“科技公司”“媒体”“新闻”更是混在一起。现在很多人不是从新闻网站获取信息,而是从社交媒体比如面簿(Facebook)。起初,社交媒体个人墙上看到的信息是朋友圈中传的消息,后来商业模式扩大,只要支付一笔推送费或者广告费,社交平台可以通过科技把各种信息当成朋友圈消息一样传给用户,其中包括假新闻或不实信息。社交媒体变成不实消息的散播平台,在闷声赚大钱的时候,这些公司不能拍拍手说:“不关我的事!”

不过,这里面确实存在难以厘清的身份和责任问题。这些平台公司标榜自己不是新闻机构或媒体公司,他们是科技公司,科技公司的社会责任和媒体大相径庭。举个例子,如果有人设下电话骗局,打电话教你用手机转账骗走很多的钱,没有人会责怪电信公司。但是如果你从报纸上看到一个错的消息,损失了钱,即使那个错误消息是一则广告,报纸难逃其咎,因此新闻机构连广告也有严格的审核机制。

利用新闻信息广泛吸引用户到他们平台上的科技公司,不能只是把自己当成21世纪的报摊,他们在散播信息、鼓动观点相似的人彼此分享新闻方面,应该探索一种更负责任的方式。面簿创办人扎克伯格之前坚称面簿是纯科技公司,最近他承认面簿也是媒体公司,只是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媒体公司。我们希望像面簿这样的科技公司以庞大资源和影响力,与新闻界合作,鼓励高素质报道,给“事实”和“真相”应有的价值。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早报副总编辑 hany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