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德婷:蒙以养正

编辑室内外

加强价值观与品德教育,应该是中小学基础教育里的重中之重。

每年一二月是各选区基层组织举办教育储蓄奖颁发仪式的“季节”,粗略估计,每个选区每年有800至1000名学生获得奖励,表扬他们在上一个学年的表现。

1993年订立的教育储蓄计划,从为每一个公民学生设立教育储蓄户头,由政府每年拨款到户头里,好让学生能用来支付个别学校额外提供的课程或活动,到推出各类奖项,表扬学生在学业和学业以外的优秀表现,可说是国家为栽培未来主人翁而独创的。目前,教育储蓄奖项有教育储蓄奖学金、优异助学金、学业进步奖、杰出领导与服务奖、品德奖,以及技能奖六个类别。另有为自主学校和开办综合课程(IP)学校的学生提供的奖学金。

六个教育储蓄奖项,最不容易衡量高下的,应该是品德奖。此奖颁给“通过行为举动展现模范品格与杰出人品的学生”,每校每年最多2%学生能获校方推荐得奖。

不晓得这些年来,是否全国每所学校每年都有学生得到这个奖。无论如何,这个奖项的存在,具体说明了德育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占有一席重要位置。

新加坡的教育素质在国际上获得肯定,那指的是对学生智育上的培养。

我们常指的五育——德、智、体、群、美,德育排在智育之上,是五育之首,但事实是否如此?

教育部长(学校)黄志明上月初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也强调,在继续保持严谨的学术标准的同时,须加强价值观教育以及培养学生的生活技能,好让他们能建立各自的“指南针”,指引他们应对变幻莫测的未来世界。

他也说:“雇主想看到的是个人多一些勇于创新与尝试的冲劲,即使失败也有重新再来的坚毅精神……”。

无独有偶,另一名主管教育部的部长(高级教育及技能)王乙康在不久前举行的未来经济国际圆桌会议上,回答与会者的提问时,也触及类似课题。他说:“我们将来必须培养一批曾经历失败的公共服务领袖。他们勇于冒险,也作出新尝试,并最终取得成功。有了这样的经验,他们应该可为下一代做更好的领袖。”

黄志明把勇于尝试、肯拼敢闯的精神,称为entrepreneurial dare。“Dare”是个中性词,我们希望培养出有胆识、敢创新,视失败为成功之母的学生;与此同时,也必须确保他们接受了正确的价值观与品德教育。

胆子大是好事,脑子转得快能占先机。这些优点若用在正途,不只对个人,对国家社稷都能做出有意义的贡献。不过,万一不择手段,无恶不作,成大胆狂徒,小则断送个人前途,大则会祸国殃民。

因此,加强价值观与品德教育,应该是中小学基础教育里的重中之重。无论世界怎么变幻莫测,我们都必须恪守作为人的一些底线,应该要具备诸如忠孝仁爱礼义廉耻诚信谦勇等品德。

在塑造孩子品德和灌输正确价值观方面,言传身教是重要途径,家长固然责无旁贷,学校扮演的角色显然比以前更吃重。现在的孩子在校与教师同学相处的时间,多数比与父母碰个面交谈的时间还长,教育部准备让学生从小有更多机会,通过活动探索和培养生活技能,在不断尝试中培养韧性,以及敢闯肯拼的精神,便需要借助教师的指引与鼓励。此外,在这些“非正式”学习空间里,也能让学生“不知不觉”地实践做人的道理,毕竟这不是单靠公民课便能有效传授的。

难忘母校校歌里的一句“五育平均齐发展,堂堂地做个完人”。短短14个字,表达了办校宗旨及学校对学生的期望。这首出自早期著名华文报人傅无闷、创作年份无可考的校歌,经历代校友传唱了多年,一点也不过时。无论是现今或往后,冀望新加坡的教育如歌词所述,朝五育齐发展,并向完人的目标前进,让新加坡人的素养,也在国际上获得肯定。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tarnt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