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蕾:为梦想放手一搏

五湖四海

家对面的原始森林正在一片推土机的声嚣中逐渐的消失,平常寂物无声、葱葱郁郁的四周,如今不时有了猴子、山猪出外觅食的影踪,让我回想起当年在非洲草原同当地土著的对话。

在草原上生活的原住民,每天最关注的是草木的生长状态,因为草木影响着斑马和羚羊,继而影响狮子和老虎的食物来源,乃至当地人的生命安全。

动物世界中的食物链和生态系统,和现实的商业社会如出一辙。新加坡过往的企业生态链,基本上是以吸引跨国机构投资,带动本地的加工业和辅助业转型;或者是随着跨国公司在区域的投资,将业务扩展到区域。

现在,政府的愿景是将新加坡打造成未来的智慧都市、起步公司枢纽和创新中心,并已经或即将拨出大量资金,给予创新企业和行业财政支持。

钱当然是至关重要的,但如果我们的政策能够倾向于打造全新的生态环境,或许比单单给予行业奖励和津贴更为重要。资金是有限的,培植一片土壤才能成就一片森林。

如果有一天,政策、法规和程序能够做得到,只要你有好的点子,能够真正带动经济,能够提供新的就业机会,其他就交给当局处理,我们就离真正的创新中心不远了。

这些程序包括不同阶段的融资平台、专利的申请、在不同阶段协助起步公司优化其服务产品,在市场上验证他们的商业模式和确保市场化等等。

但这必将是个冷暖自知的痛苦过程,更重要的是,能够在明白冷暖后仍然不离不弃。天使投资/起步投资/风险投资,这些在投资界高风险的行为,即使环境大好也未必能够成功,更何况经济放缓正在加剧全球风投的结构调整;只有最坚强、最有生存力的创新企业才能挺得过去。

从政府的层面看,大笔大笔的真金白银,来源于国家多年的储备、营收和纳税人的税款,相关的政策执行机构必须能够确保这些资金不轻易付诸东流,在风险和回报中寻找最佳平衡。

一个好的生态系统必须是开放的,让资金、技术、信息和人才能够随心所欲碰撞和流动。大数据时代,合作比竞争重要,交流比交易重要,灵活的伙伴关系远远胜于同行之间价格上的竞争。如果连市场和消费者都失去了,节省成本,不过是亡羊补牢的空话。

大江东去浪淘尽,这样的大势必定要淘汰掉一批企业和行业,很残忍却无法改变。在中介商已经逐渐消失的时代,生意经如果仍然停留在赚个进出差价上,终将被技术的浪潮所淹没,无论是商业巨头还是无名小卒。

恐龙在侏罗纪时代曾经雄霸一方,但侏罗纪结束了,再庞大的肉身,也无法穿越地质季节的转换。懂得放手其实是懂得得到,最关键的不是看着过去如何死亡,而是有没有准备好迎接新的世界.

一个莺歌燕舞的蓬勃发展时段,反而难以打造一个敢想、敢做、敢尝试并接受失败的社会氛围。是的,行情的确是不好,这是坏消息但也是好消息,因为无人可以幸免。但心态却可以调整——你可以在漫漫长夜里顾影自怜、怨天尤人地感叹“谁拿走了我的奶酪”,也可以黑夜中煮酒论剑、重新装备,等待太阳升起后重新出发。同样是伸手不见五指,但心态却让黑暗有所不同,最终导致了结局的不同。

为梦想,放手一搏,即使许多的梦想和尝试可能都在前进的途中失败了,但每一个被实现的梦想,后面肯定需要有一颗积极的心。这不仅将能够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命运,也将直接地改变我们生活的这块土地,让新加坡在未来的五十年呈现另一番的精彩。

(作者是私人银行从业员,本文仅代表个人立场

tanlei@singnet.com.sg)

热词 :

梦想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