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华贵:注定失败的贸易战

记者手记

1928年,当赫伯特·胡佛在竞选美国总统时,对众人许下的承诺之一为提高农场品的进口关税,以协助经济拮据的农民。

同年11月,胡佛果然当选成为总统,并在两年后兑现了上述诺言。于是,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在胡佛的签署下成为法律,两万多种进口商品的关税被提升到百年来第二高的水平。

对历史略知一二的人都知道,1929年至1932年发生全球性的经济大衰退,大萧条从美国开始。当时虽有1028名经济学家联名签署请愿书表示反对,请求胡佛否决该项法案,胡佛本身也不支持这项法案,但在共和党党员和一些商界领袖的施压下不得已签署了法案。汽车业巨头亨利·福特也不看好,称它为“一项愚蠢的经济政策”。

果然,斯姆特—霍利关税法导致美国从欧洲的进口额锐减,从1929年总值13亿3400万美元的进口额跌至1932年的3亿9000万美元。美国对欧洲的输出额也从1929年的23亿4100万美元大幅跌至1932年的7亿8400万美元。这是因为许多国家对美国采取了报复性关税措施,使美国的进口和出口额骤降50%以上。总体来看,全球贸易总额从1929年至1934年减少了66%。

一些经济学者质疑斯姆特—霍利关税法对美国人民生计造成的影响,但无可否认的是,在这项法案通过的1930年,美国失业率为8%,隔年却倍增至16%;1932年至1933年则持续上升至25%。

时间快转到近90年后的今天,新上任不到一个月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有意提高从墨西哥进口的商品关税。

白宫新发言人肖恩·斯派塞日前表示,美国可考虑向墨西哥进口的商品征收20%的关税,用来支付在美国墨西哥边境筑墙的费用。几小时后,斯派塞澄清,这只是用来支付筑墙费用的方法之一,并非具体法案建议。

尽管如此,特朗普早在上任前已时常发表惩罚性关税言论,例如他在2011年出版的《该强硬起来了》(Time To Get Tough)一书中,将中国视为“我们的敌人”,并倡导向任何对美国输出商品的国家征收20%的关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也建议从中国和墨西哥进口的商品分别征收45%和35%的关税;在上任后举办的首场记者会上也重申,要对迁厂到海外的商家征收很重的边境税。

在高度全球化的世界里,特朗普在经济、政治、社会等多方面宣导保护主义的措辞和行为令人担忧。90年前美国所经历的大萧条已对民生造成大打击,边境税的提高显然无助于振兴经济或制造更多工作岗位,在美国过去不到100年的近代史当中,类似大萧条的情况很可能因特朗普的政策再次发生。

经济上,特朗普一些看似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实际上仅暴露其目光短浅,既不能治标也无法治本,过高的边境税就是例子之一。特朗普或许有信心向中国或其他国家宣告打一场贸易战,但若漠视历史的教训,开战前将注定失败,国家势必走向衰败。

(作者是本报记者 thwakwee@sph.com.s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