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真:对安倍访问珍珠港的不同看法

审时度势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去年圣诞节之后抵达夏威夷,与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一起,在偷袭珍珠港事件中沉没的亚利桑那号战舰遗骸上所建立的亚利桑那纪念馆,共同发表了为了日美两国“和解”的讲话。这一视频被海内外媒体大肆报道,但这里面却有着各种各样的看法。在此想先介绍一下肯定的见解。

第一,正值战后70年之际具有展示安倍政府围绕历史,所实施的一系列“和解”措施的集大成这个因素。安倍以在美国国会举行演说为首,2015年在世界各地举行了关于历史问题的演说。这些正是出于未来志在“和解”这一观点,而贯彻了面对历史问题的一个姿态。2015年8月发表了安倍谈话,虽然被批评说得不直截,但也包含对去的谢罪,比迄今所发表的谈话都更明确了战前历史的进程,显示了未来志向的历史观。应该可以说本次珍珠港之行就是一个集大成。

第二,此次的慰灵仪式就是显示了日美之间和解这个大路标。当然也可以看作日美之间已经得到了和解,但却从未举行过象征性的仪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此次慰灵仪式在日本偷袭珍珠港75周年这个日子,总算举行了这一象征性的仪式,从而具有使日美双方涉及偷袭珍珠港的有关人员心存的“芥蒂”或“隔阂”得以释然,或者转变为“饶恕(forgiveness)”心情的这种效果。在安倍的“致以永远的哀悼之诚信”这一措词中,或许就包含了这层含义。

第三,即便从日美关系来看,也可以说已象征性地显示了日美同盟处于更加牢固的关系。现在,日美同盟存在着很多大问题。在几星期后特朗普即将出掌政府的这个阶段举行这种仪式,或许有意要向日美两国国民传递日美同盟的重要性,今后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的这一信号。另外,或许也有对不断扩大进军海洋的中国的一种牵制吧。

在有上述肯定的看法的同时,对于此次慰灵仪式,也可以看作是由日美两国政府的某种用意而导演出的一场“外交秀”。

首先,对于日本来说,这不仅仅向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传递信号,还有一个方面就是试图要给全世界留下日本一直是一个面向“和解”的国家这一印象。日本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受到中韩两国的强烈批评,就是要通过传达在日美关系上已实现了和解,有意来应对中韩指责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倒退。另外,国内政治方面,在对俄罗斯外交上未取得满意的成果,而且,在“安倍经济学”存在着不安因素当中,也需要提升安倍政府支持率的材料。在这种意义上,访问珍珠港的仪式可以取得一定的效果。

奥巴马也有要完成迄今各届总统未能完成的“遗产”。那就是与古巴的邦交正常化、访问越南,然后广岛,紧接着是珍珠港。在这样的背景下,就像要掩盖留存于美国现代史的疮痕那样,奥巴马完成了这一“遗产”。也就是说在卸任总统前一个月,奥巴马留下了他最后的“业绩”。当然,对于无论是哪个国家都重视对话的奥巴马政府来说,与曾经交战国的“和解”,或许既是值得欢迎的一个课题,又是对未来特朗普政府的一种牵制吧。

对美国与他国的双重标准

除了像上述肯定的言论和现实性要求外,也存在否定的言论。其代表性的批评正如一同参加访问珍珠港仪式的国防部长稻田,在回国后立刻参拜了靖国神社那样,就是针对这一日美和解可以作为免罪符的那种倾向。“日美之间已和解”这种情况,对于中国和韩国,或者围绕日本国内保守阵营对历史问题的言行,具有鼓舞士气的一面,这或许就是之所以遭到指责的要点吧。

稻田参拜了靖国神社是事实。其他几位部长级的人物也进行了参拜。对此,中国和韩国予以强烈反对,就连美国也批评这简直是对日美和解氛围泼冷水。这或许导致世人会怀疑日本的部长们还没有真正理解“和解”。或者也许可以说在围绕日本对历史认识问题和对其应对上,采取了双重标准,就是像一边推进与美国的和解,一边让部长们参拜靖国神社来刺激中韩等各国那样,造成似乎在区别对待美国和中韩两国这样的印象。

首先,对于这些部长在这一时机的参拜,就连日本国内也有强烈批评的意见。其次,日美间面向和解已持续了70多年的对话和合作,不仅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合作关系,而且还有围绕历史问题的有识之士会议;在经济方面,美国的支援、或者两国国民之间的交流也非常频繁、活跃。虽然在冲绳县存在美军基地的问题,但总的可以说已建立了长期对话和合作关系。所以,正是在这一延长线上才有了此次访问珍珠港的仪式。

相对于此,日本和中国于1972年、日本和韩国于1965年分别实现了邦交正常化,或者建立了国家间关系。可以说自此已经开始了和解的历程,但是与美国相比,这一和解的历程还相当短。今后,在对于中国、韩国、以及与日本的战争中或被占领统治而导致众多受害者等其他国家之间,日本同样必须走上这条和解之路,而且,这样的努力直至今日从未停息过。譬如,只要看一下1998年韩国总统金大中、以及2007年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日本国会的演说内容,就可以感觉到日韩、日中之间的和解历程,也正在不断进展之中。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在日美与日韩、日中等之间,不是“区别对待”,而是在各个不同的双边关系中所指向的和解,显示各不相同的展开历程而已。

在这种意义上,也完全可以理解来自中国、韩国的批评和指责,譬如也应该在展开大屠杀的南京,或作为日中战争开端的卢沟桥下跪献花,或者在慰安妇问题上更应该拿出诚意;而且,也完全感悟到日本应该接受这样的批评和指责。日韩、日中之间的和解历程依然处于进展途中,还处于要求日本对“谢罪(道歉)”的程度或“诚意”的阶段。这首先是日本方面责任。但是,和解同时也需要受害方的“宽容”和“饶恕”。如何从双方设定的课题阶段中冲破这一“谢罪”和“宽容”,踏上像此次日美那样的和解之路,首先需要已经历了与美国实现和解之路的日本,今后继续与各个受害国、地区之间推进和解之路。

(作者是东京大学教授)

热词 :

安倍 珍珠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