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伦敦+华盛顿=巴黎?

漫步

话说某国。

官场上裙带风盛行,做官的同捞同煲,谁也不用揭谁的底牌,彼此互相“挠背”(back-scratching),大家一起爽。

上自总统,下至国会议员,把妻子、儿女安插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挂个闲职,领一份高薪,完全是合法的。

当媒体突然“大惊小怪”,爆出政治精英以权谋利,公私不分时,出来辩护的是其他政坛同僚,他们还怪媒体多事,这本来就是官场由来已久的传统,“有啥不妥?”

这个国家不在贪污猖獗的非洲或是南美洲,或是亚洲;它曾经在18世纪欧洲启蒙时期,出现过在著名的《社会契约论》中论述人民主权的卢梭,他的理论成为西方民主思想的源泉;出现过在英国学者洛克的理论基础上提出“三权分立”的孟德斯鸠。

300年前的法国思想家开启了世人的智慧,他们的理论至今仍在影响着世界的政治发展。但是,今天的法国,在已经开跑的总统选战中所暴露出政坛和官场的徇私苟且、丑闻不断的情况之严重让人惊讶。这是一个讲民主讲自由,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应有的表现吗?法国人忘了祖宗遗训吗?

右派的共和党总统人选、前总理菲永(Francois Fillon)原本最受看好,却在关键时刻被报章踢爆,他的妻子佩内洛普和子女涉嫌吃政府“干粮”长达十余年,所涉金额高达90万欧元(约136万新元)。

多年来在法国,一人当官,鸡犬就该升天,但今时不同往日,法国政界对以权谋私的不以为然态度,使原本胸中积压了不小怨恨的法国民众火上加油,反政治精英的情绪高涨。菲永要打退堂鼓了,他的政党却找不到替代人选,原因是,党内都是“一丘之貉”。

在已经根深蒂固的法国政治文化下,免费机票和火车票、头等舱待遇、个人司机等特权被当作是政坛精英应得的享受,政治权力把持在他们手里,没有人愿意去改变大家都有好处的游戏规则。因此,这让极端右派的国民阵线有机可乘,其候选人党魁马琳·勒庞得到工人阶级的普遍支持,声势浩大。法国最新民调显示,来临的法国总统选举将是前经济部长马克龙和勒庞的对决。

勒庞女士公布的144项竞选政纲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退出欧元区、举行脱欧公投,对进口货和在法国工作的外国人征税,降低退休年龄,既削减所得税,又增加福利。

勒庞的竞选政纲看起来像是从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政纲中找到不少灵感。她对特朗普的中选大为兴奋,她的政纲也是标榜“法国人优先”,很有排外色彩,如部分福利(例如免费教育)仅提供给法国公民,聘请1万5000名警察,遏制移民入境,以及退出北约联合指挥。

勒庞说:“这份计划的目的是要重新赋予法国自由,同时让民众发声”。这听来简直是特朗普“让美国再伟大”愿景的翻版。

勒庞和其领导的国民阵线也不是完全干净,也有丑闻缠身,但菲永的支持率受挫,以及民粹主义在西方国家崛起给国民阵线带来40年一遇的大好机会。

令人惊奇的是,在2016年的全球清廉指数排名中,法国虽远低于其最大邻国德国(第10位),但仍位居第23,这是否意味着,法国官场以权谋私,中饱私囊的“传统”也受到国际商界的默认?

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最近多次表达了对欧洲民粹主义和极端右派兴起的忧虑,但忧虑之余,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其中造成局势变化的因素。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法国政治精英的腐化,政治文化的败坏,为人心思变埋下了种子。

“透明国际”组织自1995年推出清廉指数后,新加坡一直保持亚洲最廉洁经济体的地位,从1995到2016年的21年里,新加坡始终名列十名之内,政治清廉确保了新加坡多年的政治稳定。

英国人通过“脱欧”公投宣泄对移民和难民政策的不满,特朗普也是以种种“美国人第一”的承诺,煽动美国社会民粹情绪而上台。从伦敦到华盛顿的政治变局,有异曲同工之处。现在,法国的极端右派说要学英国搞“脱欧”公投,要学特朗普,搞“法国人第一”。有了英国和美国的先例,今年5月,法国选民把极右政府推上台,已不是不可能。

伦敦加华盛顿等于巴黎,这个前景有点可怕,但欧洲可能在民粹主义之下相继“沦陷”才是更可怕的情景!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