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晓琪:种族政治积重难返

众声道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于2009年上台后,提出“一个马来西亚”的政治理念,主张全马人民不分种族及宗教背景,都应受到公平及公正的对待。

但纳吉成为首相及巫统主席后,巫统内部多次出现“鹰派”与“鸽派”对抗的形势,更一度传出当时的“鹰派”领袖、前副首相及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企图逼宫的传闻。

尽管慕尤丁和纳吉翻脸后遭开除党籍,但巫统内的保守及强硬派势力却不减反增,巫统领袖的种族主义论调也没有因此减少。

在野的民主行动党也曾提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和“一个马来西亚”如出一辙,纳吉首次发表其理念时,还被民行党指责他抄袭。

然而,以华人为主的民行党始终摆脱不了种族政党的形象,还被政敌贴上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标签,由此可见“种族牌”在马来西亚政治中始终是一张王牌。

最近,被视为开明穆斯林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宣布加入民行党,表明要向马来社会解释该党不是沙文主义、反马来人及反伊斯兰的政党。

再益曾先后加入巫统及人民公正党,还自己成立过惠民党,如今又加入民行党,被人嘲讽是“政治青蛙”。不过,民行党仍张开双手欢迎他,理由很简单:民行党太需要一个马来领袖来证明它是不分种族的政党,也需要一个马来人协助民行党开拓更多马来票源,尤其是城市及半城乡地区的马来票源。

再益早不加入,晚不加入,偏偏在马来西亚随时会举行大选时加入民行党,显然是希望和民行党达到互惠互利、互相利用的关系。民行党作为马来西亚老牌反对党之一,有一定规模的民众支持力量,而以开明、进步形象闻名的再益,在离开公正党后,若还想继续在政坛有所作为,民行党是他唯一的选择。

对民行党而言,再益的加入绝对有加分作用,如果能因此争取更多马来人支持,自然是好事一桩,但若不能,民行党也依然可借助再益中庸、清廉、敢怒敢言的形象,凸显该党是个包容各族的政党,从而巩固其基本盘,即非马来人尤其华人的支持。

民行党作为一个主张“去种族化”的政党,却仍免不了要利用马来领袖来讨好马来选民,足见种族政治在马来西亚已是根深蒂固。

另一个例子是前首相马哈迪最近频频对在柔佛买房的中国商家开炮的事。马哈迪指责国阵将柔佛依斯干达特区土地卖给中国人,这表面上看来是对外资“入侵”感到不满和担忧,但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借着批评中国人来“打华人的脸”,从而讨好保守派马来人。

对一些保守及种族主义的马来人而言,马来西亚华人都是“寄居”在马的中国人,两者并没有区别。

马哈迪作为土著团结党总主席,必须首要关注马来人及土著权益;但作为包括民行党在内的希望联盟的盟友,他不能针对华人,因此在依斯干达特区大量买楼的中国人就成了指桑骂槐的对象。

马来西亚人口以马来穆斯林居多,说白了,这群人才是决定谁执政中央的关键,而马来社群的思维一直脱离不了种族和宗教,因此,要在大选中胜出,就只能走种族路线。这是马来西亚独立以来一直奉行的政治文化,也是政治现实,更是一种无奈。人们想要通过一两届的大选,或一时的政治激情摆脱种族政治,谈何容易。

(作者是本报记者 liewfc@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种族政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