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维尔星:东南亚面对圣战威胁

萨拉菲派圣战分子(salafi-jihadists)对东南亚构成的安全威胁依然严重。区域里有好些附属于跨国界恐怖主义组织,如卡伊达和伊斯兰国组织的集团,它们的共同愿景是在世界建立一个哈里发国或政治秩序。

在东南亚,尤其是印度尼西亚,一些附属卡伊达的组织如回教祈祷团(Jemaah Islamiah)和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的领导人,也离开卡伊达,加入伊国组织。伊国组织目前的基地虽然在菲律宾南部,但印尼才是它真正的区域中心。

认为伊国组织已经取代卡伊达,成为东南亚的长久威胁的看法是种误解。伊国组织是对区域和全球安全的严重威胁,其领袖自称为全球穆斯林社群的统治者“哈里发”(Caliph)。伊国组织也有巨大的资源,并继续控制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片土地(虽然规模已经缩小)。另外,伊国组织也不是唯一的威胁。

就像南亚一样,东南亚也面对来自卡伊达和伊国组织的双重威胁,这对区域的安全可能有多种含义。

首先,局势是多变的,主要的威胁是来自哪一个圣战组织并不明确。这些组织相当松散,圣战分子在它们之间可以自由流动。因此,比起个别组织如卡伊达和伊国组织,整个圣战分子网络构成的威胁更大。网络的关键领导人包括亲卡伊达的阿布峇卡(Abu Bakar Bashir)、阿曼(Aman Abdurrahman)、及宣布效忠伊国组织的伊斯尼隆(Isnilon Hapilon)。

然而,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面对军事压力的伊国组织,实力有可能因此被削弱,在中东以外的实力和影响力也可能因此减弱。

这样的情况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已经相当明显,亲卡伊达的塔利班得以攻占更多领土,并对政府军和亲伊国组织团体发动攻击。伊国组织实力被削弱,可能为不同组织为实现共同目标而团结起来铺平道路。

在意识形态上,卡伊达和伊国组织有许多共同点,也有共同的敌人。因此,它们结合起来成为一个规模更大的圣战组织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此前,领导人的个性冲突和对战略的分歧,让它们不能取得合作。但这样的情况却可能改变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联手,展开根除在中东和其他地方的卡伊达和伊国组织的行动。为了生存,卡伊达和伊国组织可能不得不合作。

这样的合作将进一步威胁全球的安全,包括东南亚。我们可以预见,世界将面对更多的恐怖主义袭击。以东南亚来说,在去年11月和12月间,抗议雅加达特区首长钟万学发表亵渎伊斯兰言论的示威中,亲卡伊达和伊国组织的印尼极端组织,事实上便成功地联手迫使政府提控钟万学。

印尼上一次发生同卡伊达相关的爆炸案是2009年,但这并不表示区域附属它的组织正处于休眠状态。2015年3月,回祈团团员里徳万(Ridwan Jibril)在为亲卡伊达的“胜利阵线”(Jabhat Al Nusra)效力时死于叙利亚,显示区域亲卡伊达的圣战分子还是非常活跃的。

因为政府的反恐行动或效忠对象的改变,印尼的回祈团、印尼战士理事会(Majelis Mujahidin Indonesia)、康帕克回教战士(KOMPAK)、伊斯兰法捍卫者(Jamaah Ansharusy Syariah);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圣战组织(KMM)和菲律宾南部的阿布沙耶夫等的实力已经被大大削弱。

尽管如此,区域还有许多亲卡伊达的极端组织,尤其是印尼。印尼亲卡伊达的主要极端组织领袖包括阿布鲁斯丹(Abu Rusydan)、阿布托鲁特(Abu Tholut)、扎尔卡西(Zarkasih)、阿布基利尔(Abu Jibril)、阿都拉欣(Abdul Rahim Bashir)、莫查末(Mochammad Achwan)、阿布杜加纳(Abu Dujana)、乌玛尔(Umar Patek)及伊尔凡(Irfan Awwas)。回祈团前领导阿布鲁斯丹更公开宣称,他目前所属组织正在为圣战做好准备。

自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于2014年宣布成立伊国组织以来,区域的许多组织便宣布向他和伊国组织效忠。

有明显的证据显示,东南亚存在支持伊国组织的团体。首先,东南亚战士在“马来群岛单位”(Katibah Nusantara)的名义下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作战。其次,菲律宾南部有一些主要来自印尼的圣战士。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阿布沙耶夫前头目伊斯尼隆被委任为以棉兰老岛为基地的菲律宾省(wilayah)的领导人。

今天,区域有许多亲伊国组织的团体。比如,印尼的东印尼神圣战士(Mujahidin Indonesia Timur)和神权游击队(Jamaah Ansharut Daulah)。在马来西亚,被扣留的伊国组织支持者超过260人。

在自我激化现象越来越普遍的情况下,同卡伊达和伊国组织挂钩的极端组织势力日增的可能性是很高的。比如,印尼两大伊斯兰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和穆罕默德迪亚(Muhammadiyah)的影响力日渐式微,将让极端组织有机会扩大号召力。去年12月雅加达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便是明证。它显示了印尼社会日益激化,亲卡伊达及伊国组织团体的势力也越来越大。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

国家安全卓越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原载研究院电子刊物《RSIS评论》 叶琦保节译

在意识形态上,卡伊达和伊国组织有许多共同点,也有共同的敌人。因此,它们结合起来成为一个规模更大的圣战组织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