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宗海:中美之间另一波的台海波澜

特朗普在去年12月11日播出的福斯新闻专访中说,和蔡英文通话这件事,“我不要中国指挥我”。听起来,他像是在维护他的尊严与美国的国格。但是下面一段话,却立即反映出他商人的性格,特朗普说:如果中国没有在贸易或其他问题上让步,他不知道美国为什么还要遵循“一个中国”政策。

这是不是在暗示:如果中国大陆在贸易或其他问题上会对他或美国作了让步,美国就会要遵循“一个中国”政策?事实上,他与蔡英文的通话、对“一个中国”的挑战,整个战略思考不就是:想运用台北这个筹码,在汇率、贸易出超等议题上向中国施压。

要不然,他又何需说出:“除非我们和中国就包括贸易在内的事情达成协议,不然我不知道我们为何必须被一个中国政策束缚。”

说它是项“买卖”,也可以看一下这段说明:过去从未有一名美国总统或总统当选人像特朗普这样,把美国的一中政策如此直接拿出来,做为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这显示特朗普不怕激怒中国,有意迫使中方接受新协议,但不清楚他是否准备废除一中政策。

实际上,特朗普是否完全在挑战北京,外界的观察尚需有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消化。像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就认为,特朗普对中国的立场充满矛盾,先是与蔡英文总统通电话,仿若是赏北京一拳,而接着又提名布兰斯塔德出任驻中国大使,则无疑是向北京示好拥抱,“但现在我们又看到另一记重拳”。夏伟形容,特朗普的行为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挑衅”。

果然不出所料,特朗普1月14日接受《华尔街日报》一个小时的专访,再度对延续美国历任政府的“一个中国”政策保留弹性,他并表示,在看到北京当局改善货币及贸易作法前,他不会承诺恪遵长期以来的一中政策。但特朗普也作了补充说明,“一切都可以磋商,包括‘一个中国’。”

再稍后,是特朗普在2月8日致函习近平时,已表示期待中美双方合作发展“建设性关系”,白宫发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对此表示,特朗普了解美中关系对美国很重要。新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面对国会议员的提问时则表态,将继续维持“一中政策”,并表示“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承认中方的对台立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可以明显看出美国新政府对华政策至此已快成形,中美关系可望沿着原有的轨道继续推进。

但是蒂勒森在8日同时书面回应时也指出,三项公报、台湾关系法与六项保证为美国对中国与对台湾的政策提供基础,美国应继续维持一中政策,并支持和平与双方都同意的台海结果。

另外一个更有暗示性的例子是,特朗普上任后虽然对大陆态度强硬,并打破十多年的惯例,未在农历年发文告向华人拜年,但特朗普女儿伊凡卡却在美国时间2月1日(农历初五)到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贺年。

台湾有媒体反映,伊凡卡出席中共大使馆春节活动,可说是经过精算的安排,透过出席一个非正式的外交场合,既符合她的身分,也透露出一个讯息,就是北京与美国第一家庭建立一定的关系与管道。这样的关系对于特朗普这位非典型的总统而言,比制度性的管道更重要,更有助于双方增进了解,避免因误判引发不可测的后果。

不过,针对特朗普宣称,正在与北京商讨“一个中国原则”,中国大陆外交部在1月14日深夜发表严正声明,强调一中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是不可谈判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看起来,特朗普这套“谈判思维”,特别涉及中国最敏感的主权与领土问题上,恐怕会有所触礁。最后是否特朗普必须让步,以便中美关系仍能正常运作,台湾是“棋子”或是“筹码”的戏码,最后终将上演。

看来,美国朗特普政府对中国之政策已渐成形,“一中政策”应该不会再是他今后叫卖式的筹码。但是里根时代的六项保证,被认为是美国对中国大陆与对台湾的政策提供基础,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变数。至少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之后,不再提及的这项美国对台政策,此番重提,固是向共和党内部保守派人士的妥协,恐怕也会掀起中美之间另一波的台海波澜。

作者是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