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颖轩:一夜星光 一季灯火

众声道

歌神张学友一连三天在新加坡开唱,我没抢票“朝圣”,在与好友聊天时搭不上话。顿时间,我与好友的“张学友”共同记忆里出现了一个永远都补不上的缺口。

“没关系,我省下了至少300元。”我这样安慰自己。

300元大概相等于我个人一个月的伙食费,或是两个月的车马费,又或是我四房式组屋三个月的水电费。

友人花300元买了可以保存一辈子的回忆;我用300元兑换一个月的温饱。

歌神在新加坡的三场演唱会,公开卖票一天就售罄。虽说这样的“盛况”只限于神级歌手或大咖偶像,但近来岛国大大小小的演唱会与音乐会一场接一场地举办,好像反映出本地有相当不错的华语流行乐市场。

上网大略查看去年下半年在本地举行演唱会的歌手,有梁静茹、五月天、陈洁仪、周杰伦、动力火车、林志炫、蔡健雅,还有王杰与辛晓琪、萧煌奇与黄小琥的组合等。老牌歌手最便宜的票约60元,大咖级别最贵票价在300元左右。

表面上看来或许是华语演唱会逆市火红的美景,但其实这也可能是“口红效应”在催化发酵。人们借一场场门票还负担得起的演唱会,一句句类似“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的歌词,暂忘因经济不景所带来的“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安抚为应付生活而疲惫的心。

而这一群体往往是中等收入的“夹心层”。

世道不好,在薪金增幅缩小或零加薪的现实面前,需要供房、养车、糊口,担心儿女前程、父母健康、自身饭碗的夹心层,必然得精打细算地过日子。

在闲钱有限的情况下,看演唱会或音乐会的体验型消费,似乎比物质型消费更“划算”。

体验是属于个人的,更为独一无二,不像商品般容易被他人拿来做比较。少了“比较”,整体经历和感受就更趋正面。另外,与同伴或陌生同好在体验中产生的莫名共鸣和精神扶持,潜在影响力更大更持久,让人回味无穷,不介意再次掏钱买体验,为心灵保暖。

政府刚公布的新财年预算案,或多或少也能给夹心层带来安慰。个人所得税回扣、组屋杂费回扣、提高消费税补助券金额、房屋与水费等津贴的直接帮助,以及支援企业发展、更多职能技能培训,加固工作保障的间接援助,这些在大环境严峻的情况下,应该能减轻夹心层国人在经济与心理上的压力。

“你是花了300元买遗憾。”友人揶揄我。我耸了耸肩,不觉莞尔。

情感或精神上的“负增长”,的确无法直接用冷冰冰的数字来消除;然而实实在在的援助行动,在暂且不谈收效多寡的层面上,是正视困境与问题的姿态与表现。若你不觉得这值得“安歌”,那也该礼貌鼓掌,并主动反馈。

300元买一夜星光还是300元换一季灯火,都是没有对错的生活选择,就看哪个选项更适合现在的自己。

(作者是本报新闻编辑 yingxu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张学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