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我们何时胃口变这么大了?

小生之言

南苏丹宣布进入饥荒状态了。

饥荒?21世纪,如此先进发达和便利的时代,竟还有人类面临饥荒的威胁。

南苏丹的饥荒状态宣布一周有余,根据联合国的消息,南苏丹前团结州地区(former Unity State)的里尔县(Leer)和马耶迪特县(Mayendit)有10万人面临饥荒,附近两个县则存在“高风险”状态。

总体而言,该国约490万人处于危机、紧急或饥荒状态。到今年7月农业淡季的高峰期,这一数字预计将增至550万人,几乎为全国人口的一半。

天灾与人祸加剧了南苏丹的危机,打不完的内战已使数万百姓流离失所,农田荒置;加上去年的厄尔尼诺现象所引发的干旱,许多地区收成不佳。联合国粮农组织3月2日发布的《作物前景与粮食形势》报告显示,全球有37个国家需要外部粮食援助,其中28个是非洲国家。南苏丹之外,尼日利亚北部、索马里和也门也岌岌可危。另一边厢,全球粮食产量“增势强劲”。

这让我想起一句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21世纪的今天,“朱门”已不再是达官贵人了,许许多多中产阶级也加入“朱门”的行列,肆意浪费地球资源。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每年全球所生产的食物中,有三分之一被浪费掉,也就是说人类每年浪费13亿吨的食物。

这个数字相当惊人,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你的生活,也许你所浪费掉的食物,真有你所买的三分之一那么多,一点也不奇怪。

我们生活中,最为人诟病的大概就是酒席。这两年身边许多朋友结婚,我参加了好多场婚礼,面对桌上菜肴,心情相当复杂,吃下去,大概会撑死,不吃又对不起那些食物,结果最后只能假装看不见,站起来找新郎新娘拍照。

而我的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胃口变得这么大了?为什么餐厅准备的量总这么大?买经济饭的时候,我还得注明“少饭”。如果你订过自助餐就晓得,你有50个宾客,那就该订40人份就好,或更少一些。这个奇怪的逻辑,隐喻的是我们对个人食量的理解错乱,也说明我们对待食物的态度太奇怪了。

最近做了一个关于鸡肉、鸡蛋食品业的专题报道,参观了养鸡场、屠宰场,颇有感触。超级市场的干净与优雅,屏蔽了食品的生产过程。我们在那些琳琅满目的品牌标签里游走,从来没有意识到,生产一块鸡胸肉,牵涉了多少环节,就像环保主义者常控诉的:养牛业造成的污染气体(牛的屁),正是当今环境危机的一大主因。我们这些消费者往往只注意价格,看它新不新鲜。更多时候我们不做菜了,直接面对熟食,与食品的源头隔绝,也更无知,自然无感于这些付出生命的食物来源,也就不懂得珍惜了。

正好最近读到哥本哈根一位俄国移民尤尔(Selina Juul)如何帮助丹麦在五年内减少25%食物浪费的故事。她不过一个普通人,但有一天她决定向丹麦最大连锁市场Rema 1000提议减少浪费的方法:单品售卖过剩的食品,比如一条香蕉,标上“Take me I'm Single”,结果帮助超市减少九成浪费。

我们并不需要这么多,为什么销售方总爱把所有东西捆成一大包售卖呢?作为一个单身汉,我想煮东西吃的最大阻力也在于此,尤尔不过是理解现代人生活的趋势罢了。

我想,减少浪费的方法很多,其中也包括很直接很简单的方式,一个小改变,解决超市和消费者的问题,尤尔真是天才。

(作者是本报记者 yxta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