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反特朗普主义与美国精英主义的焦虑

和特朗普打交道,西方世界远不如东方国家有智慧。从好人奥巴马到美国精英人士,以及欧洲盟国,还没有适应特朗普颠覆自由世界传统的权力运用模式。他用连发行政命令的方式,搞懵了美国和盟国,乱了西方世界的“三观”——国际秩序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但是东方国家却和特朗普形成了相对和缓的关系。当然,也有高下之分,相比日本讨好为上的策略,中国冷静以对的外交策略,也取得了很好的外交效果。最起码,使中美关系并未脱离三个联合公报和“一个中国”的轨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