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不受欢迎人物面面观

区域焦点

胡逸山

自金正男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公然被暗杀后,整宗案件的调查过程引发了马来西亚与朝鲜之间的外交纷争。

投毒暗杀事件发生后,朝鲜大使针对马国发出难以令人置信的不当言论。马国传召他到外交部要他作出解释,并召回驻朝鲜大使回国磋商,以及取消朝鲜国民免签证入境马国的安排后,两国在双边外交上的较量进一步升温。

对于朝鲜不断质疑马国“与外国势力勾结来陷害朝鲜”,以及调查案件的方式与程序,马国的耿耿于怀是可理解的,虽然国际主流社会对这个事件,完全没有任何类似充满想象力的“阴谋论”指控。

所以在朝鲜多日以来完全不理会马方要求收回言论并道歉后,马国终于宣布朝鲜驻马大使为“不受欢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限他在48小时内离境。这可是马国建国以来,第一次驱逐一位邦交国的大使。马国外交部在其相关文告里,特地为媒体朋友及一般民众,上了一堂简短的外语与国际法的课。

该文告解释了“不受欢迎人士”的意义,它是《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里一项正式的外交行为,是对驻在当地的某外国外交官所表示最严重的不满的方式。它也时常被用来表达对派出该外交官的国家的行为与政策的不满。

被列为“不受欢迎”的外交官,是不允许继续留在当地的,派出国应传召他回国或停止他在使馆的职务,否则当地有权不再把他视为使馆的一员(即不再享受外交优惠与豁免权)。

之后,朝鲜基于外交对应(diplomatic reciprocity)原则,也宣布马国驻朝鲜大使为不受欢迎人物(虽然后者也已回国)。极为讽刺的是,这是朝鲜在整起事件中所做出的唯一“符合”国际主流社会外交习俗的一项做法。

《维也纳公约》可说是把“宣布某人为不受欢迎人物”这项即有之外交做法正式规范化。即便“两军交战”,但“不杀来使”,是东西方自古以来的一项不成文规定。

大家可能还记得数年前一部名为《三百壮士》的电影,故事说到千年以前波斯大军入侵希腊,波斯国王派出一名大使赴著名的“先军”(这一点倒是与朝鲜的国策很像)城邦斯巴达去劝降,说了些“两军势力悬殊、斯巴达如不投降可能亡国”的话。

不料倔强的斯巴达国王不但不领情,反而一怒之下,把波斯大使一脚踢入一个深井里。这幕发生在现实里,其实就等于正式宣战。但在现代文明国际社会里,即便两国宣战了,使节们还是应尽速被安排回国,而不是就地“解决”掉。

那通常哪类外交官,或换句话说,外交官通常做了一些什么负面事物,才会被驻地国宣布为“不受欢迎人士”呢?《维也纳公约》里说驻地国无需就此提供任何理由。但通常驻地国如没有像马国般,明言朝鲜大使针对马国的言行不能被马国接受,也会笼统地说该名外交官“从事了一些不符合他的外交官身份的事务”(activities incompatible with his diplomatic status)。

这些“事务”可就“包山包海”了,而且有时也颇为有趣。它指的可以是某外交官做出了一些违反当地法律(虽然他享有外交豁免权),或与当地文化风俗不符的行为。

我还记得自己以前在某国际机构服务时,就听闻过有某一个向来以中立地位著名的发达国家,在明知可能不妥,但可能是要展示其社会开放理念为典范,竟然派出一位思想与行为皆极为“前卫”的大使,到某文化风俗极为保守、在当时(以至现在)仍然被国际主流社会所排斥的国家(非朝鲜)去当大使。

不久后,该大使竟然数度公然地在驻在国的大众视线里,做出一些在现代开放社会里会被认为司空见惯、但在驻在国却被视为离经叛道、天地不容的“前卫”行为。所以不久后,该大使即被驻在国宣布为不受欢迎人物,其派出国也只好另派一位举止更能为驻在国接受的大使了。

不过,“不符合外交官身份的事务”更常指的是间谍或收集情报的行为。在美国与苏联冷战时期,双方会经常破获对方在本国所经营的间谍网络,通常都会由以外交官身份掩饰的特务在操纵。这些特务通常会被宣布为不受欢迎人物,限时出境。

而特务外交官被驱逐的一方,通常也会“踢走”相等数目的对方外交官,以作为外交上的一种报复,虽然这后一批外交官可能真的是很无辜的、没有做出“不符合外交官身份的事务”。

即便苏联解体后,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这种外交间谍战仍然持续进行。去年底,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政府便驱逐了数十名俄罗斯驻美外交官,认定他们从事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的行为。但俄罗斯总统普京却选择不相应地驱逐美国驻俄外交官,而是要观察新总统特朗普的政府,在对俄政策方面是否会有所变化。

即便是在马国国内,宣布某人为“不受欢迎人物”这个做法,还是有在“内部”实施的。事关在当年的《马来西亚协定》下,东马的沙巴与砂拉越保有管制移民的权力,该两州的首席部长都有权拒绝非该州州民者入境各自的州属。多年来,常有西马一些反对党领袖在搭飞机抵达东马后,在机场被告知首席部长已宣布他为“不受欢迎人物”,而不准入境的情形发生。

在这变幻无常的国际外交角力的舞台上,公理自在人心。马国还是需要沉着地站稳立场,应对朝鲜一系列让国际社会越来越看不过眼的外交手段和其他伎俩。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前政治秘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