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慕媛:财富与嫁妆的任性传承

梦远册

年前中国有名句曰:“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不在其位的有钱人,似乎可以。一生难得一回或几回,酝酿铺排星级奢华,任性妄为图个爽快。

最近媒体频频报道福建莆田一带的豪奢婚礼,《联合早报》刊载了其中一则喜气冲天的新闻照,特级耀眼夺目。那是晋江新娘出嫁的行头装饰,标题配合得极有冲击力:“抢银行不如娶晋江新娘”。

新娘子颈项驼着一大串金手镯,细数有25只,双手各四则为八只;手臂与脖子金光闪闪的手镯,加起来总共33只,猜想是取“生生不息”之意。双手十指亦没闲着,都套上金钻珠宝,满室金光灿然。粤地婚庆,接受传统婚礼的新人行礼如仪,新娘手腕戴的顶多是一对龙凤镯。晋江姑娘们福泽深厚,家里雄财大户,一身的龙凤镯,炫目的双手名副其实是大腕。

记得小时候家境勉强且过,虽然温饱无忧,也只算是小康偏低阶层。父母对早岁留守家乡没有南来的亲友,总有一份浓浓乡情,加上五六十年代大陆的动乱与变革频仍,物资奇缺,只要收到北方亲人的求助来函,马上动用平日收集的苏打饼干箱子盒子,铺垫厚厚棉布,置入包裹好的瓶瓶罐罐药油物事,封紧再包裹,子女负责以钢笔端正修书,一并携至邮局或汇兑公司寄送。

甫入七十年代,亲友的下一代要成婚了,照例来函,述说生活艰困、搵食艰难,儿子如何亟需支助来办场简单的喜事。南洋人质朴敦厚,宁可自己一家青菜豆腐,也不想让远方的亲人太过劳苦,于是汇钱“返乡”,让未曾谋面的“下一代”添置婚娶四大件: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及电风扇,俗称一响三转。另外还有修祖坟、祭清明、补老宅、庆满月,各式红白祭祀和礼仪,都千丝万缕跟“华侨”脱不了干系。传送这些海运“乡情”,一年至少五六回。这是新加坡众多土生土长的我辈,对父母“家乡”最真切的集体记忆。

从前的文定、聘礼求帖,通常附上一锭二钱、一锭十钱(采“一定双全、一定十全”美意),另外加些糕果与红蛋,务实情切。一般礼单(聘礼)若出现喜担拾肩,内含麻饼80斤、鲜亥(猪首)60斤、鲜鱼40斤(《华夏婚书婚俗》,储敖生著),已属佳品,颇接近中产阶层了。随着社会富裕,乡村歌谣亦唱出聘金水涨船高的现实需求:“一百钞(省钞)、一百现(大洋),四身衣料贡丝缎,二百个喜饼二百斤面”(《婚俗与中国传统文化》,鲍宗豪著)。

嫁妆,或妆奁,过去的原意是作为陪嫁资财,让女儿至少有些银两傍身,得以体面入住男方家宅而免受欺凌,用意良善,而用财帛激励为夫者善待妻子,也是对“有财有势”另眼相看的社会流风所及。

五十年风水轮流转。分布在各个县市的豪奢婚礼,震撼人心,好些年前还真有“嫁妆一牛车”,以牛车载满真金白银的捆捆钞票为聘礼,游街一番示众。今天,中国不少县市已远远超越小康奔向大康,很多巨富想必早已自置新时代的一响三转:飞机、游艇、豪宅、汽车。

渐重财礼已成人心观念,积重难返。今天聘金或嫁妆的新四件,媒体实况报道果真有别墅、游艇、汽车、银行尊贵户头。普通的利市红包,包括给媒人的谢礼总额,动辄数十万。最新的聘金或嫁妆实例,已提速上升到亿万人民币。晋江某企业巨富嫁女儿,嫁妆高达上亿元现金、上亿元股票,外加大别墅、劳斯莱斯及其他名车。这股掷亿万金的气势如虹,已经远离为女儿添置妆奁傍身的初衷,实在令公婆每日晨起,不得不思考,是否该向媳妇先请安了。

另有巴基斯坦土豪,为了独子婚礼大肆挥霍,让新郎头戴几斤重的黄金头饰入场,还一路撒钱,把自己想象成神仙降世,令人想起金庸《天龙八部》里命途多舛、惨遭阿紫以红烧铁盔硬生生罩着头脸的游坦之。为了爱,他甘愿一生当铁丑,不愿意脱下头饰;巴国的新郎,为了父爱,大概也不很愿意那么快脱下这沉重傲人的黄金头饰。

前一阵子老友传来,中国一普通家庭于丁酉鸡年自拍的视频,趁除夕夜一家团聚,在客厅大撒一捆一捆的钞票,革命人物头像的百元红钞,飘雪般纷纷落下,还让子女在满厅堂的钱上打滚抱钱作乐。主席若泉下有知,或许寻思,当年还真没跟孩子们这般亲密无间的拥抱过哪!

互联网时代,人性的八卦窥探无穷扩展、肆意渗透,连躲藏在世界万千个寂寞角落、不知名的路人甲乙丙,都会将各式毫无美感的图像与视频上传到群组,希望不认识的他者都看到。富商巨贾,自然不会错过展现父爱母爱的机会,趁势将一切金银财宝、珠钻名饰,统统亮相摆在展示台上,好好走一回财富的秀。

年前中国有名句曰:“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不在其位的有钱人,似乎可以。一生难得一回或几回,酝酿铺排星级奢华,任性妄为图个爽快。爷们在撒自己的钱哪,摆上网,自有人爱看。今生今世的聘金与嫁妆,很多时候,是官商文化合纵连横的重要提示及警示,玄机无限。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嫁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