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山宏:从高铁涨价看到的中国

外地媒体评论

说过很多遍了,没有竞争的社会就会随心所欲地决定价格。据说中国的高铁要大幅上调票价。

据中国媒体报道,在上海和深圳之间运行的高铁二等座票价将上涨25%至30%,一等座将上涨65%至70%。消息一出,普通百姓纷纷表达了不满。虽然不清楚中国铁路总公司能否就这样涨价,但希望大家能借此机会重新思考一下国家垄断业务的弊病。

中国的高铁路线只用了几年时间就遍布全国,超过了作为“始祖”的日本新干线,迅速成长为世界第一的规模。高铁由原铁道部筹划,借助政府的力量以极快的速度在各地建设了路线。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对收益性做了多少考虑呢?据说除了连接北京-上海的路线外,大部分路线都在亏损。

中国高铁为了避免进一步亏损,被迫上调票价。如果不涨价的话,最终也许由政府来填补亏空。政府的补贴和援助听起来好听,但归根结底用的还是百姓交的税金。而这样一来,政府用于医疗、教育和老年人护理的资金就会相应减少。

我始终反对中国的国有企业和政府相关企业垄断业务。但我一直被不少读者误解因为是日本人,所以才反对中国的国家业务,其实并非如此。

另外,也不是因为对日本在高铁上输给中国,感到不甘心所以才反对,而是因为以政府为主体的业务和以国有企业为主体的业务效率低才反对。有政府做后盾的话,企业就不会考虑收益性和效率性。结果导致大量负债,无法偿还负债的话,就会用百姓的钱来填补。也就是通过大幅上调费用,或者使用税金来解决问题。

日本1964年开通第一条新干线,之后并没有立即将新干线扩大到全国范围。北海道去年才刚刚开通新干线。日本全国都开通新干线用了50多年的时间。原因很简单,就是考虑到收益性,无法轻率地进行建设。

日本的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铁道公司,围绕建设费和运营费慎重地反复进行了讨论。以前新干线业务由日本政府旗下企业“日本国有铁道”(简称“国铁”)负责,但国铁缺乏经营能力,亏损越来越严重。当然也就没有不断建设新干线的能力。

日本政府为遭遇巨额亏损的国铁提供补贴进行了援助,但被批评为浪费税金。国铁为了消除亏损屡次上调票价,生气的日本老百姓减少了国铁的利用,结果造成经营进一步恶化。

日本政府无法一直扶持亏损的国铁,1987年终于实现了民营化。通过民营化,国铁主要拆分成了JR东日本、JR西日本和JR东海等主要七家大企业。成为从政府完全独立出来的民营企业后,各企业终于开始认真思考经营了。

因为JR各公司不能再依靠政府的援助,必须要与其他民营铁道企业(私铁)竞争。在东京,除了JR东日本外,东急、小田急、京王、西武、东武、营团地铁和都营地铁等各公司也在运营多条路线。如果票价上涨或服务质量降低,旅客就会流向私铁。

日本关西地区有很多实力强大的私铁,竞争更加激烈。从大阪到神户的话,有JR西日本、阪急和阪神三家企业的路线可以选择,大阪到京都除了JR西日本外,也有阪急、京阪等路线。选择哪条路线,由旅客根据票价和时间决定。JR西日本只能通过削减成本来对抗私铁,而不是上调票价。同时还致力于列车速度等服务质量的提升。

日本在远距离区间方面,除了私铁外,JR各公司还不得不与航空企业和客车企业竞争。东京至大阪区间,除了日本航空和全日空外,包括中国春秋航空在内的多家廉价航空公司都开通了航班,与新干线展开激烈的客户争夺。此外,众多客车企业的高速客车也来往于东京和大阪,如果JR东海提高新干线的票价,人们便将转为利用廉价航空公司和高速客车。

日本成功通过国铁的民营化、企业分割和引入竞争原理,在控制票价的情况下提高了服务质量。那中国呢?上海至杭州等近距离区间,有多少家铁路公司相互竞争呢?上海至深圳这样的远距离区间,有外国资本的廉价航空公司参与竞争吗?如果没有竞争,高铁就能够随意上调票价。

当然竞争也存在弊端。JR西日本因为过分追求速度,疏于安全管理,大阪至宝冢间的线路(普通列车)发生了人员伤亡事故。阪急和阪神的经营陷入困境,最终两家企业不得不合并。过度竞争有时会带来危害。在这里有政府该发挥的作用,政府应该调查各企业之间的过度竞争以及经营上的问题,必要情况下对企业进行指导。

政府主导经济建设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处在低收入国阶段,由于民营企业资金和人才短缺,项目的实现需要花费较长时间。因此,处在低收入国阶段,相比民营企业,政府及政府系企业主导经济建设,更容易在短时间在完成大的项目。

但是,依赖政府发展经济的话,容易导致业务效率低下,陷入亏损。如果陷入亏损,最终只会让老百姓买单。因此,经济取得发展后,很多国家都会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让民营企业来建设经济。政府只需要监督业务是否被妥善运营即可。

中国已经达到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不再属于政府主导、利用税金来推进低效率业务的阶段。而是应该转变观念,想办法利用民营企业,实现廉价、高质量的公共业务。

在感慨“物价高、税金高”之前,是不是应该想一想,为什么物价和税金会这么高?这才是迈向高收入国家、发达国家的第一步。

作者是《日本经济新闻》编辑委员

本文刊登于2月23日该报中文网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