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德婷:亲家庭须一视同仁

编辑室内外

其他年龄层的员工也有亲家庭的需要,同样必须通过灵活工作安排来得到满足。

政府本月初宣布,从今年7月起,所有公务员可在孩子出生的第一年内,申请多四个星期的无薪育儿假。

目前,两人都就业的夫妻可在孩子出生第一年内,享有20个星期的有薪育儿假,以及两个星期无薪育儿假。20个星期的有薪育儿假包含16个星期产假、两个星期陪产假,以及两个星期育儿假。总理公署、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总理公署的开支预算时宣布的育儿假政策调整,意味着夫妇其中一人是公务员,夫妻俩加起来可享有26周(即六个月)的育儿假;两人都是公务员,则增至30周。

新措施规定,只要申请无薪育儿假的公务员给予足够时间通知(但没说明何谓足够),其上司就不能说不,而是必须签准,然后调整工作安排。

包括法定机构在内的公共部门将带头试行新措施三年,以测试未来是否可在全国各工作领域全面实施。

尽管具体到底行不行得通,有待三年后验收,但一些业者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已表示,在人力和运营成本的压力下,私人企业恐怕难以比照。

协助管理人口及人才署的杨莉明也表明,不能低估全面增加育儿假所面对的挑战,它可能会加大职场上劳资之间的紧张关系。因此希望从试行中求改进,更希望一些私人企业也加入带头行列,试验推出类似做法。

一些雇主在照顾雇员的育儿福利和面对人手紧张之间,确实会出现左右为难的矛盾,这对中小企业尤其形成压力;打算生育或申请育儿假的雇员,也可能得面对雇主和同事难看的脸色。如何在这方面做到劳资和谐?强制性的法律规章总有个限度,终归还是得靠雇主和雇员之间的相互协调与谅解。

社会的富裕,加上人口老龄化,使得许多人对生活与工作的要求与态度改变。选择在一个工作岗位任职,对出身小康之家的多数人而言,不再只是为解决自己和家人基本的三餐温饱,更多的是追求个人志向。因此,雇主所能提供的雇佣条件与职场环境,能不能让雇员觉得足够亲家庭,能让他们无后顾之忧而发挥所长,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要不要为雇主效劳的意愿。

杨莉明说,无薪育儿假的政策调整,只是政府打造亲家庭环境的做法之一。政府会从三方面着手,鼓励国人早日成家生子。这三方面为住屋、改善育婴服务,以及雇主和社区的支援。

亲家庭措施要取得成功,雇主的态度以及实际提供的支援,确实是重要的一个环节。

具备灵活的工作安排是雇主须要提供的亲家庭雇佣条件。这并非仅是照顾年轻或刚组织家庭的员工的需要,其他年龄层的员工也有亲家庭的需要,同样必须通过灵活工作安排来得到满足。

一个人从踏入社会加入劳动队伍到退休,漫漫数十年,这段期间如果经历恋爱、结婚、养儿育女,他的生活重心往往会随着个人与家人的需要而转移。例如,在婚前,他工余的多数时间可能用在谈恋爱;组织家庭后,孩子成了家中王,生活几乎都绕着孩子打转。直到孩子长大,自己的担子才可能放得下。

除了照顾孩子,奉养父母也是每个子女的责任,即使是单身者,也有必须腾出时间照顾父母的时候。

雇主如何满足这种种因人因时而不断变化的需要?职场上的亲家庭措施显然不能只顾年轻(员工)不顾老,尤其在人口老龄化的社会,公司企业里的年长员工所占比率将越来越高。

在鼓励年轻人成家生育之际,无论是有薪或无薪育儿假,若假期给得太多,或多人同时申请,对无法享有育儿假的雇员以及雇主,会形成一种负担。

雇主对所有员工提供一视同仁的灵活工作安排,相信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种可能发生的人事问题。

理想的情况是,雇主能改变思维,打破常规,借助科技,根据个别员工的不同需要,尽可能量身打造他们的工作,包括工作性质与流程。

只要雇主和雇员双方沟通良好,彼此认真执行并珍惜各种特意、贴心的雇佣安排,同事之间存有共识,这样的职场环境看似无规律,却会是乱中有序。更重要的是,大家工作愉快,和睦共处,亲家庭自然水到渠成。

(作者是本报采访组副主任 tarnt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亲家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