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雪芬:注释的意义

云故纸

对善用语文的人来说,表达不是难事。要让老百姓了解概念表达意见,借用他们熟悉的语言、能引起共鸣的实例或意象便于他们思考发声,也是民主的一种伸展。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站在滨海湾花园水景室那一面落地窗前,我突然想起李白的这首诗。又想起上周台湾作家张晓风公开讲座上说的溯源与“共故事”的意义。

人短短的一生相对于时间长河,不过是匆匆过客。惊涛拍岸,了无痕迹。缅怀、记录的意义,在于通过不间断地注释,价值才得以永续传承。

“缅怀我们的建国者—打造建国元勋纪念堂”展览目前正在水景室举行。从水景室望出去,水的另一边,正是拟议中建国元勋纪念堂的其中一个可能所在地——滨海东花园。另一个选址则是市中心的福康宁公园。

那一片绿地建于填海的土地上,蓝天白云下,一望无际。不远处的金沙、观景轮,巍然矗立。如果建国元勋纪念堂在那里落户,那么水景室这里将是绝佳的摄影地点,可以捕捉蜕变中的新加坡风景线。

这个公开展览展出建国元勋纪念堂的缘起、两个阶段公众咨询所收集的意见,也让参观者通过多媒体互动展品,对建国元勋纪念堂的特征、选址、访客经验、节目与活动等,表达意见。

参观当天,遇到不少白发苍苍的年长者。看他们眯着眼睛,端详着展板上字体略小的英文字,代他们感到吃力。一位安蒂兴致勃勃地要表达意见,按了中文选项,但跳出来的词汇,让她有些犹豫——“前瞻”“缅怀”“庄严”?我在一旁改用浅白的话解释,她很认真地答完五个问题。展品除了文字,配上录音解说,或许能让参与者更有代入感。

其中一个展区展示参与第一二阶段公众咨询收集的构想图及模型。当安蒂把白纸压在模具上彩绘,发现可以印出图案时,十分高兴。

也许,这恰好说明展开公众咨询的最大意义:到民众中去听取意见,把众人的想象、缥缈概念,提炼升华,具体成型。对于参与者来说,这也是一次反思的旅程,思考缘何建纪念堂,建国元勋体现及值得传承的建国精神又是哪些?

从注释到创构需要有个过程。对善用语文的人来说,表达不是难事。要让老百姓了解概念表达意见,借用他们熟悉的语言、能引起共鸣的实例或意象便于他们思考发声,也是民主的一种伸展。

引用经典有诱导的风险,却是注释与讨论不可避免的起步。比如要对华文社群解释什么是纪念堂,如果提台北的中正纪念堂、或者本地的孙中山纪念馆,可以很快理解。对印度同胞来说,泰姬陵、新德里的印度门,则比较有共鸣。

建国元勋堂的精神意涵不同于纪念个人功绩的纪念堂,因此,在举例说明之后,还须进一步、深一层的讨论,才能阐明意义。基于我国多元社会的特质,打造一个符合各个群体期望与想象的纪念堂,更必须有跨文化、跨文本的长纬度讨论。

在这方面,可借用媒体工作者的语言优势,教育工作者、社区服务工作者的沟通能力,熟悉历史文化建筑等领域的专家素人的知识资源,推进对话,让更多人参与。

在讨论纪念堂该有什么样的外貌,具备哪些具体功能之前,或许可以参考各地纪念碑、纪念馆的由来与设计。

古人类敬畏鬼神,为了祭祀祈福通灵,建起金字塔、方尖碑等庞然大物。个体感情相系的纪念碑,可从墓碑追溯起。坟冢之上耸立的坟墓或陵墓,是葬礼中物质性的一部分,在仪式结束后留下来供后人顶礼膜拜,成为永恒精神的象征。统治者立碑,则有宣示主权、确立政治正当性的含义。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争纪念碑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伴随二战结束,全球各地掀起民族独立和解放浪潮,推进了国家独立,新兴国家立起国家纪念碑留记建国的不易。这些都是当代人对纪念碑的快速联想。其意义及作用,与古希腊城邦政府为倡导全体公民不分阶层地为集体利益而牺牲的爱国主义精神,在公共场所树立阵亡者组雕或战争纪念碑,最为接近。既起教育作用,又可作为抵御敌人的精神武器。

人类经历天灾人祸,逝者已逝,生者长思。辟馆铭记历史,缅怀追忆的例子包括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乌克兰国立切尔诺贝利博物馆等。2004年印度大海啸20多万人罹难,亚齐海啸纪念馆既是个教育中心,这座建于山上的博物馆也是下个海啸来袭时的避难地。以色列拉宾广场除设置纪念碑,周边景致优美,也是大型悼念仪式的集会地。

除了讨论纪念碑,纪念馆或广场公园该有什么样的建筑、景观等有形形式,要完整体现场域精神,也可包括记忆、文献、仪式及价值等无形元素,其中文学的感染力不容小觑。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名加拿大军医在战争前沿,一片开满罂粟花的田野目睹战友战死,写下诗篇《在法兰德斯战场》(In Flanders Fields):“我们将不会安息,尽管罂粟花染红法兰德斯战场”。诗歌广为流传,罂粟花也因而成为每年一战纪念日的象征。

建国元勋纪念堂最终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让国人期待。对建国元勋的缅怀,以及有关建国精神的注释,应如涓涓流水,持续下去。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创意内容室副总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