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婧:好日子会来吗?

记者手记

“你说,我是要听老爸的话,还是听国家的话?”

电话那头的受访者突然丢来这个沉重的问题,让我措不及防。这位家族企业的第二代掌门,原本正在分享公司的创新成果,没想到话锋一转,感叹在推进创新时最难过的门槛,是父亲这一关。

这家企业是多个国际品牌的本地代理商,有稳定的客户和市场。第二代决定把盈利投入到创新当中,让老一辈人接受不了。

“国家一直在鼓励企业创新,但上一代人认为当下行情不好,有钱应该省着花。创新可以等到经济复苏,日子好过了再说。”

这样的想法在本地企业中并不罕见。采访进行时,今年的财政预算案尚未出炉,中小企业普遍期待政府会通过扣税或津贴等援助措施,协助它们渡过经济低迷的难关,迎接“好日子”到来。

结果大家都知道,预算案宣布令许多企业大呼失望。只有遭遇周期性困难的行业,才能从极具针对性的救援措施中获益,多数行业仍然要面对外劳税、水费和柴油税上调的挑战。面对政府要企业加快创新和转型,把握未来机遇的呼吁,一些业者感叹,如果连当下都熬不过,怎么等得到未来的好日子?

本地企业心目中的好日子,究竟什么时候会到来?

可以确定的是,经济高速增长、人力政策宽松的“good old days”,恐怕是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各地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未来经济委员会为我国未来10年所制定的目标,从上一次经济检讨时的每年取得3%至5%增长,降至2%至3%。人力部长林瑞生本月初也指出,本地劳动队伍过去达2%甚至4%高增长的情况不会重现,今后必须适应劳动队伍增长约1%的新现实。

身为小型开放经济体,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仰赖于世界市场的需求。但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再到反全球化思潮抬头,外部市场的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让传统出口行业的前景蒙上阴影。

这是否意味着,好日子还很遥远?也不一定。就在传统行业哀声载道的同时,本地创新企业和起步公司正迎来它们的黄金时代。

本地起步公司数目已从2003年的2万2000家,增至2015年的4万8000家。政府上周刚宣布拨款2亿元,投资进行深奥科技研究的起步公司,并注资2000万元协助首次创业者。最新出炉的全球起步公司生态圈调查也指出,因多项政府津贴协助,本地起步生态圈发展速度超越其他国家。对这些靠科技与创新驱动的企业来说,现在正是最好的发展时期。

说到底,任何一个时代都可能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顺应时代浪潮的会从中获益,跟不上时代发展的就要被淘汰。时不我待,是坐等行情变好的企业需要认清的现实。

从当下数码经济时代受益的,不只是新型企业,还有那些先人一步展开转型的公司。即便是最传统的婚纱业,都有业者通过引进数码科技改善客户体验,在零售业疲弱的大环境下让业绩逆势上扬。可见“好日子”并不只属特定行业,就算是所谓的夕阳行业,也有机会“旧日换新天”。

在电话访谈中,我问那名年轻掌门为什么坚持自主创新?他说:“我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至少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别人抢不走。” 的确,与其缅怀过去的好日子,坐等它再度降临,不如卧薪尝胆、破釜沉舟,缔造属于自己的大好时光。

(作者是《联合早报》记者 jingche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本地企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