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中美峰会:挑战结束还是开始?

时事透视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举行了首次会晤。由于属于非正式会议,时间安排上也颇为匆忙,于是此次峰会务虚和花边的成分偏多,不少事情让外界很有些雾里看花。

即便如此,我们仍可以盯紧此轮峰会的三大主要议题及其结果: 中美关系基本盘,中美贸易问题,朝核危机问题,并由此判断中美关系是挑战在前,前途莫测,还是已经柳暗花明,峰回路转?

首先,关于此次峰会对中美关系基本盘的影响,中国为此在两个方面打破了外交惯例:即时间提前,地点灵活。不强求首次峰会一定要等到所有条件成熟,必须在第三国举行或美国总统造访中国。这一切都表现出中国在特朗普政府上台执政后,希望尽快稳定中美关系大局的迫切心情。

而美国方面,对此次中美峰会也事先做出了精心策划和准备,风格上追求私人层面上的温和,国家层面上的强硬。最明显的例子是,这边为习近平及其代表团开着欢迎宴会,那边却突然向叙利亚连发59枚战斧巡航导弹进行精确打击。其中转达的信息非常明显:是谈是打,都可以是美国的选项。 美国是认真有效的,不可以被随便耍着玩。

而根据美方官员的转述,习近平对美国打击叙利亚的反应,也与中国外交部的惯例表述,即 “中国一向主张磋商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 有所区别。 在特朗普向习近平通报打击叙利亚的消息后,习近平表示:叙利亚发生了残杀儿童的事件,对美国为此做出的反应表示理解,也赞赏美方向中方通报情况。

所以从此次峰会的整体效果来看,双方领导人的私人关系开局正面,而国家关系层面尚没有多少共识及协议,但也没有出现公开的对峙或逆反,还处在相互试探和摸底阶段。 中美关系基本盘跌停止损有些成效,但发展前途与增长点待定。

关于中美贸易问题,双方同意展开为期100天的谈判计划,以协调贸易逆差,争议与平衡。这应该是个 “艰难跋涉” 的开始,因为中美贸易问题中的一些结构性问题异常棘手,譬如双方都必须面对各自国内的传统产业过时老化,和去过剩产能问题,而中国因为劳动力相对便宜,企业福利保障标准偏低,似乎比美国稍有竞争优势,但其中环境、资源和低收入的代价也是有苦难言。

另外包括美国尚不正式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拒绝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及中国在开放金融、原材料、电信市场等方面,尚没有完全遵守履行世界贸易组织(WTO) 协议,尤其是特朗普政府认为美国是中美贸易的 “受害者” 的心态,将都导致中美贸易谈判过程异常艰难,并不能排除美国如觉得有些重大争议久拖不决,冒险诉诸单方贸易制裁,并引发中美开打贸易战的可能性。

朝核问题方面,按照中美峰会后美方的通报口径,中美双方将加强合作,争取 “和平解决” 朝核危机。本来特朗普本人通过推特已经在峰会之前为此问题定了调: 即中国如果不帮忙,那美国就准备单干解决朝核问题。

那么现在看来中国表示还是会帮忙。怎么个帮法呢? 无非两种: 一个是加大经济金融制裁力度,迫使朝鲜至少暂停核弹和导弹试验;另一个是将金正恩从朝鲜政体中剥离清除,并引发朝鲜核政策以至国家发展方向的改革转变。作为回报,美国可能承诺暂缓或停止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并尊重中国在朝鲜半岛拥有地缘战略缓冲区的需要。

估计在未来几个月里,美国会对中国在朝核问题上采取 “听其言,观其行” 的做法,但其将钓鱼岛和台湾等问题加进来,作为利益筹码的可能性不大。 一旦朝鲜再次核试验,而中国的措施仍不给力,那么美日韩联手打击朝鲜的可能性,就将迫近临界爆发点。

 

作者是在美国的

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