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慕媛:《星洲华响》与文化动源

梦远册

植根于母族语言和文化的传承中,有着追本溯源、刻苦坚韧的精神能量。这珍贵的文明记忆及文化储备,我们千万不能再把它丢失。

本月15日出席了一个甚为低调、中英对照的新书发布会:《星洲华响— <星洲日报> 文艺版编辑林健安文选》Singapore Voices from the Past: Selected Writings of Lin Jian An in Sin Chew Jit Poh (1930-1960s)。

这本厚重的林氏遗稿,由健安先生小女儿林玉莹与其夫婿陈敏良,往返各种渠道搜寻文献档案、缩微胶片及媒体信息,耗时六年方能结集。

《星洲华响》收录林健安遗稿五卷共106章,厚达578页,由学者大使许通美与历史学家王赓武分别撰写前言与序文,另附数篇曾受他提携的新马作家的怀念文字。健安以不同笔名撰写的百余篇专栏与政论,横跨上世纪30至60年代,是新加坡政治、社会、教育在动荡不安中踉跄前行的缩影,生动如实犹历历在目。

编著者亦幸得相识多年的本地作家寒川热忱引荐,一路索骥遍访当年与林氏相知的新马作家;得退休图书馆馆长李金生,襄助提供林氏与其兄仙峤的事迹,得以把几乎断线的点滴素材,重新捡拾,圆满刊印。陈敏良对岳丈文章的英文《赏析》,由其胞弟陈敏华医生(第一二三五卷)及本人(第四卷及“缘起”与“生平”)负责中译。我早年在《星洲日报》任职时,亦曾在《星云版·星洲漫步》撰写过一段时间的专栏,对本著自有体会。

这本书虽非惊世之作,但陈氏伉俪愿意慢工细活、整理并翻译前人心血的这份诚挚的工夫耐力,不仅是孝心与专业的集中表现,更再现了新加坡从殖民地到独立建国这重要历史时期的许多人物与事件发展,同时填补了我国艺文、华文报副刊及媒体进程中的史实面貌,丰富了后人回看这段宝贵历史的多重角度。

其真实贡献,正如历史学家王赓武在序文中的肯定:“在收集先人的作品的同时,他们让读者有机会听到一种属于健安先生的年代的特殊声音”“通过这本文集,读者对新加坡社会里一些敏感课题的来源,应该有所了解,对新加坡多元社会的特质,也有更深认识。”巡回大使许通美在前言作出侧面观察:“健安先生是儒家传统里的君子,他博闻多见,厚德谦恭,对虚伪傲慢之徒,深恶痛绝。”

根据林玉莹“出版缘起”记述,她是在2005年探访其先父在福建永定的老家及祖辈世居的“东升楼”之后,激发了对父亲家乡极大的好奇心,一路寻根究底。据陈敏良撰写的“林健安生平”所记,祖籍福建永定的林健安来新工作,充满戏剧性的因缘际会。其兄长林仙峤原任职《星洲日报》文艺副刊《繁星》主编(后改名《晨星》及《星云》),因为在1930年4日与6日,相继刊登含政治攻击意味的独幕剧《十字街头》招致问罪,同年被英殖民政府驱逐出境。仙峤于是在返国前安排胞弟健安来新履职接掌编务。

选辑岳丈林健安生前百余篇评论与专栏文章,并写就英文赏析的编著者陈敏良,曾任新加坡教育兼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他与胞弟敏华医生(现居西雅图)曾于2002年耗时尽心,为亡父陈晴山(原籍福建莆田)生前创作,洞见百态、笔触幽默的各式体裁的遗稿(包括古诗),整理选辑并译为英文,再由国立教育学院中文系陈照明教授评注,出版了中英对照的《荔子情》。

我追问他们的家学一事,陈医生据实相告。原来他曾受华文中学教育,就读霹雳怡保的育才中学,后留学日本及美国念医科与专科;其兄长敏良则一贯接受英文教育,但父亲坚持要他上华文夜校,还特别雇请家庭教师给孩子授业中国语文及古文。成绩一向优良的陈敏良后来获奖学金负笈澳大利亚留学。留学期间,陈晴山唯恐儿子忘却母语,还用通讯方式“隔空”让儿子的华文书写不中断。

若用“家教严谨、幼承庭训”来形容陈氏昆仲,一点不为过。敏华医生也告知,两兄弟事业有成后,中年时才有更多时间,重新开始修习中文古典文学,购买很多参考书阅读。“我们都视书如命,喜欢坐拥书城,快乐如是。”这是对中西文化有理解、有热忱的双语及多语人才,方能埋首用功而作出的成就。

追记企业家或先贤一生事迹,有后人自己执笔为文,也有家族请专人作专业著述,他们心中存念皆纯善真挚,目的是不让先辈艰苦奋发的一生事迹留白,不让他们在特定时空、苦心孤诣埋首创作的思想结晶散佚,也要后人汲取,人生时刻须于困境中砥砺进取的信念。

我们也有幸,本地许多跌宕起伏的名人传记、艰难兴立的企业故事、真情流露的前人著述,多以中文记录书写。这恰好说明了,植根于母族语言和文化的传承中,有着追本溯源、刻苦坚韧的精神能量。这珍贵的文明记忆及文化储备,我们千万不能再把它丢失。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