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中韩应力避萨德问题持续恶化

区域焦点

目前朝鲜半岛的两大问题,一是朝核,二是萨德。朝核问题是朝鲜和东北亚国家,还有美国的问题,萨德则主要是中韩之间的问题。但从中韩来说,这两个问题基本是并列的,政府自不必说,笔者参加多次中韩之间的学者会议,这两个问题必谈。

在刚过去的4月,朝核问题唱主角,热闹了一个月,但在3月,是萨德问题唱主角,中国还因乐天集团同意将其星州高尔夫球场交与韩国军方,发起了一场抵制乐天和韩国的小规模抗议活动。虽然迄今为止,中国政府未因萨德而影响对朝核问题的处理,但也从未放松对萨德的反对态度。

比如最近,在回答记者提问中国军队如何看待萨德在韩部署完毕时,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军队将继续开展实战化针对性演习训练,以及新型武器装备作战检验,坚决保卫国家安全和地区和平稳定。”据悉该话在韩国引起关注和担忧。

无论是持保守、进步还是中间立场,韩国学者对萨德的态度几乎是无例外的支持和力挺。或许也有学者会在私下场合对萨德有不同意见,但公开发言,我没见到有哪位韩国学者跟政府唱反调,说不应该引进部署,顶多也就是认为韩国政府轻视了中国政府的反应,在跟中国解释不是针对中国时,没有讲清楚。

另外,韩国学者也都强调,无论谁当选韩国总统,韩国新政府都不太可能不部署萨德,因为这涉及韩美同盟的问题,同时也不是政府单方能决定的,政府也要看民意,而韩国的主流民意就是支持部署萨德,以应对朝核的威胁。

韩国学者的后面一点,是说给中国听的,目的是要打掉中国的幻想。从政府到民间,中国有一种期待,因为萨德是朴瑾惠政府决定引进的,现在朴已经被弹劾下台,新政府上台后,为修复韩中关系,有可能会暂停或中断萨德部署。

特别是目前呼声最高的文在寅,对萨德的态度原来比较明朗,反对部署,让新政府决定。韩国学者的意思很明确,即使是文在寅上台,也不大可能改变前任政府的这个决定,中方就不要对此寄予希望。

根据我的观察,中国学者的态度确实有一种微妙的改变,也即中国需要接受萨德在韩国的存在这个现实。在4月底中国察哈尔学会和韩国未来政策研究院的讨论会上,中方几位重量级学者谈起萨德,虽然表达韩国新政府上台后,最好宣布暂停或推迟部署萨德,但如果这步做不到的话,韩国还可以有以下选项:一是更换雷达系统;二是同意中方以某种方式核查;三是宣布不加入美日反导系统;四是明确表示不针对中国。韩国需要在上述选项中至少选一项,否则,萨德问题只会进一步恶化中韩关系。

而针对中国可能出台的各种报复措施,从韩国学者的视角来看,除了中国在朝核问题上不会很好配合外,韩国现阶段最担忧的就是中国的经济报复。鉴于韩国对中国的经济依存度,韩国不希望中国在经济上惩罚自己。所以,韩国学者认为中国应政经分离,政治是政治,经济是经济,一码归一码,不能政治出了问题,拿经济来开刀。

他们的看法是,如果中国一定将政经捆绑在一起,中国在战略上将得不偿失,会进一步恶化韩国民众对中国的印象,将韩国推向美日。这对中国不是好事,因为中国本来是不想韩国倒向美日的,但这样做,韩国只能倒向美日。

在几次讨论中,双方学者都感觉到两国政府不能任由这一问题恶化下去,必须尽快找出一个解决办法,并认为5月9日后韩国新政府的上台是解决问题的契机。双方要抓住这个机会,中国可以派遣一个高级别的代表团参加新总统的就职仪式,韩国也可以派出高级别的代表团向中国做解释说明。

今年是中韩建交25周年,在这25年中,两国发展多数时候顺风顺水,但自从去年7月韩国决定引进萨德后,两国关系急转直下,跌入冰点。这种情况大大出乎两国意料之外,不管其中谁的责任更大一点,它反映了两国关系的一个软肋,即政治安保的互信严重不足。

两国不能把关系只建立在经贸和文化的开放与合作上,而无安保的交流合作。经贸可以先行,但安保也不能太落后。尽管相对经贸和人文合作,两国开展安保合作有难度,但如果过去有意识地推进这方面的交流,总会有空间的。可以讲,这是萨德带给两国的一个最大教训。

现在事已至此,确实不能再让问题恶化下去,必须设立一个止损点。我认为两国政府和政治家要拿出胆识和气魄,在萨德问题上各退一步,相互妥协。目前的僵持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上面中方学者提出的几个选项中,一些涉及美韩同盟的事情,可能不是韩国能够说了算的,但韩国可以向中国承诺,不加入美日反导系统,以表明萨德的确是用来对付朝核的。中国则向韩国承诺,不会用经济手段来惩罚韩国,同时施压朝鲜停止核武器试验,以表明中国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是尽了最大努力的。

需要指出的是,无论中韩关系闹得怎样僵,两国要有危机管控机制,过去建立起来的对话渠道不能完全中断。萨德问题演化成今天这个局面,跟这个也有一定关系。目前双方政府间的对话渠道基本上中断,这种情况不好,只会使危机扩大,激发各自国内的民族主义,导致双方政府解决问题的回旋空间缩小。

我向来主张,中韩应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试着去理解对方,换位思考,这样即使一时找不到彼此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至少能理解对方这样反应的原因。换言之,中方应该理解韩国为什么要引进部署萨德,从而加大对朝鲜弃核的压力;韩方也要理解中国为什么强烈反对萨德,从而把萨德真正限制在韩国所宣称的只是用来监视朝核上。需要说明的是,这种理解不是表面说的“理解”,而是真正的感同心受。

我担忧的是,虽然中国目前对朝核的立场没有改变,但假如萨德问题无解,不排除今后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某种程度的不合作。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则是中韩两国的不幸。

所以双方需要从中韩发展的大局,从东北亚的和平稳定出发,力争在韩国新政府上台后,尽早达成一个解决问题的初步框架和协议,至少,不能让这一问题持续恶化,绑架中韩关系和中国的半岛政策。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