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凯硕:是美国效法中国的时候了

审时度势

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Robert Zoellick)2005年向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发表演讲时,呼吁中国成为全球体系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并同其他大国合作,维持世界的稳定与安全。我们可以假设,佐利克在纽约演讲时,脑子里无疑认为——大多数美国领导人和决策者也这么认为——美国是国际体系里的负责任利益相关者,中国则不是。

然而,特朗普去年当选美国总统,却导致国际社会对美国和中国有了完全相反的看法。特朗普大声表示,他会推行单边的“美国优先”政策,也恫言要让美国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在2016年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与媒体见面”节目访问时,特朗普说:“我们要重新谈判,不然就退出。贸易协议是灾难。世贸组织也是个灾难。”

相比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今年1月,分别在达沃斯与日内瓦发表了精彩的演讲。中国凸显了自身捍卫现有多边秩序的形象。佐利克2005年的演讲不可能在2017年发表,因为双方的角色对调了。

克林顿的警告

这不必要也不应该发生。特朗普自己也承认,同中国想比,美国是式微中的大国。因此,实际上,加强多边规则和程序,对美国国家利益是日益重要的。

前总统克林顿于2003年在耶鲁大学深具远见的演讲,便道出了这个事实:“如果你们相信,维持权力与控制、绝对的行动自由和主权,对国家的未来是重要的,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矛盾之处。我们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可以运用我们的实力……但如果你们相信,我们应当尝试创造一个有规则、伙伴关系和行为规范的世界,也就是当我们不再是世界军事、政治、经济强国时,也乐意居住的世界,那你们就不会那样做。这取决于我们相信什么。”

出席演讲的听众当时或许不知道,这是来自克林顿的巧妙警告。克林顿要告诉他们的是,要为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美国屈居第二的时代做好准备。作为老二,美国会希望身处一个世界第一支持“有规则、伙伴关系和行为规范”,让一切变得更有秩序的世界。

克林顿高明的地方,是暗示在美国还是世界第一的时候,为自身设下这些“桎梏”。这样,以后就能更有理由要求中国也遵循同样的多边规则与程序。

然而,如果克林顿老实地承认,美国一贯的政策是削弱而不是强化多边规则与制度,那他的演讲会更有说服力。

这是我从1984年至1989年及1998年至2004年间,两度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时发现的一个肮脏小秘密。美国于1985年拒绝核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于2002年不买国际刑事法院的账,凸显了这政策。

一直以来,美国也尽量选择一个软弱的人选来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波顿(John Bolton)便在他的回忆录公开承认这一点。他引述时任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的话说:“我不肯定我们要的是一名强有力的秘书长。”遗憾的是,美国领导人很少会这样坦白。

吊诡的是,在多边主义课题上,特朗普可能是最为坦率与直接的美国总统。他公开鄙弃多边规则与制度,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声言不会遵守美国对气候变化的承诺。在今年较早时候的一个白宫记者会上,白宫管理与预算局主任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说:“至于气候变化,我想总统已经清楚表示,我们不会在这个课题上再花费任何钱了。”

中国支持多边主义

美国官员的这些谈话应该让北京感到雀跃。一些人可能认为,对日益强大、将在未来10年内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中国来说,多边机构如联合国被削弱或边缘化,是符合其利益的。毕竟,这是美国数十年来的做法。

但中国选择了不同的方式。它要强化而不是削弱多边组织的相反策略,可以说是让人意外,甚至吃惊的决定。为什么中国不遵循现有世界第一强国的做法呢?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两国对自身在世界的角色,有截然不同的观点。

美国视自身为“特殊”的国家,相信自己有改变世界的责任。当它干预其他国家内政时,它也拒绝被多边规则束缚。美国导致了许多所谓的颜色革命,包括吉尔吉斯斯坦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和埃及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革命”。没有其他国家像美国这样喜欢扮演救世主。

相比之下,中国关注的,只是改善其14亿人口的生计(占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经历了150年的“地狱”般处境,从1839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直到于1976年结束的文化革命,中国体验了“天堂”和世界最快的经济增长,尤其是在加入西方于二战后赋予世界的多边秩序后。中国是从世贸组织获益最多的国家,也正因此而成为目前世界第一大贸易国。

舍弃毛泽东的孤立主义和遵循邓小平融入国际社会的政策,让中国深深地体会地,一个有章可循的多边秩序完全符合其利益。一直以来,倡导自由贸易的好处与价值观的,都是美国而不是中国学者。然而,今天,捍卫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自贸协议,在美国却是政治不正确的做法。相反的,中国正签署越来越多的自贸协议。

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已经同澳大利亚、韩国、秘鲁等国家签署了14个自贸协议。2002年,中国也与亚细安签订自贸协定。

华盛顿可以效法北京吗?

因此,美国评论员和决策者对习近平今年初发表的两篇演讲嗤之以鼻,是错误的做法。演讲反映了一个强有力的多边秩序对中国的好处,以及北京深思熟虑的立场。

同样的,美国媒体炮轰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因为他把美中关系形容为建立在“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双赢与合作”基础上的正面关系,也是不智的。事实上,这是中国决策圈的普遍看法。《联合国宪章》第二条也阐明了国际合作的准则。蒂勒森的谈话只是重申这些原则。

很遗憾的是,蒂勒森被西方指责为向中国低头。当然,这是假设美国采取的国际政策是正确的,而中国的却是错误的。美国很明显的决定延续削弱和损害多边规则与程序的策略,中国则深信相反的做法才符合其国家利益。

克林顿已经明智地指出,美国现在改弦易辙,强化多边规则与程序,对其有利无害。在全球金融危机、气候变化、大流感、恐怖主义、饥荒和网络安全等威胁的笼罩下,美国积极参与国际组织,再次成为全球体系的负责任利益相关者,现在正是时候。

作者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原刊4月25日美国RealClearWorld网站

叶琦保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