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野干雄:“特朗普对策”是中日竞争分水岭

外地媒体评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已经三个多月。被视为美国第一大和第二大贸易赤字国的中国和日本,几乎同时启动了与美国的双边经济外交。在应对特朗普方面,中日在时间轴和战略上都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过程将成为预测世界经济新秩序的分水岭。

4月18日,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和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东京结束了长约一小时的日美经济对话后,双方都表示“日美关系打开新一页”,展示了两国的同盟关系。但其中存在着微妙的分歧。

麻生太郎和彭斯会谈后的联合声明与以往相比有了微妙的变更。“贸易与投资规则”曾经排在“经济与结构政策”之后,此次因美国的强烈要求而将其提升至首要内容。此外,“规则”也被改为“规则/问题”。据说美方曾希望使用“壁垒”的说法,但最终选择了含义更加模糊的“问题”一词。

在2月的日美首脑会谈中,日方提出设置由日美政府二号人物领导的广泛对话框架,将焦点从双边贸易问题上分散。这是日方的智慧之举。虽然被内定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的罗伯特·莱特海策迟迟未获得国会批准,美国政府的内部体制尚未完善,但也尽了最大努力。

彭斯指出:“将来也许会变为双边贸易谈判。”今后,贸易规则的磋商将由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等人负责。罗斯曾点名欧洲、日本和中国并明确表示“(这些国家)虽然倡导自由贸易,但实际上是保护主义”。

已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寻求消除双边贸易上的不均衡。在农业等领域,美国有可能要求日本给予超过TPP12国协议的市场开放程度。在日本探索TPP11国协定生效的道路之际,必须做好被夹在美国和其他TPP成员国之间左右为难的心理准备。

距离2018年秋季的美国中期选举还有一年半,特朗普绝对会努力在贸易领域留下成果。

占美国贸易赤字近50%的中国,也在积极寻求通过“双边”方式与美国达成相互妥协。在安倍访美之后两个月的4月7日,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制定“百日计划”达成了协议。此举意在短期内须拿出具体的成果。

100天意味着什么呢?其中一种说法是,在于三个月后7月上旬在德国汉堡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首脑会议,中美两国首脑都很可能出席,将围绕这一舞台展开博弈。

中美双方对“百日计划”的解释也有所不同。美方认为百日计划是消除双边不均衡的框架,而中国在首脑会谈过去五天后,才终于承认存在推动经济合作的百日计划。中方对于百日计划给出的解释是,中美将在外交安全、全面经济、执法及网络安全、社会和人文四个领域举行对话。

经济磋商是核心。SMBC日兴证券高级经济分析师家肖敏捷认为,中国在1月17日发布的《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将成为一个候补。政策的核心内容是放宽服务业,尤其是金融相关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促使外资企业公平参加政府采购招标等。

此外,美国政府还敦促中国解除禁运美国产牛肉。随着中国人饮食生活水平的提高,牛肉的消费需求增加。包括扩大牛肉进口以及服务业等领域,中国已经有了一些能够显示“成果”的筹码。

而在发生过日美贸易摩擦的半导体和汽车等领域,日本已经通过多次的日美全面磋商,不断加大了市场的开放程度。日本真心不希望被美国与自由化进展缓慢的中国相提并论。

但是,无法消除19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思维的特朗普、国会相关人士和业内人士很可能认为,日本的应对速度比中国慢。

在这种局面下,日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呢?

首先日本要考虑的是不要与中国站在同水平的讨论平台上。中国通过双边框架对美国的贸易政策调整仍然有很大余地。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与摸不透的非同盟国中国相比,在对待日本和德国等同盟国时提出的要求,反而会更加严厉。

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是,在面临紧迫的朝鲜局势时,中国在安保和贸易问题上正在与美国“做交易”。对日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第二重要的是,在与美国进行对话的同时,日本应该与其他地区建立多边合作框架,以提高对美国的谈判能力。日本与欧盟之间迟迟未能就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达成基本一致,如果能够达成一致,或许能成为日本的有力武器。

此外,无论是在个别品类的关税还是贸易与投资规则方面,向美国展示双边主义未必有利的“间接证据”也是一个好办法。

可以想象,受低支持率困扰的特朗普政府,希望在贸易领域获得更多的具体成果,引导美国将日美经济对话当成谈判平台的可能性应该在逐渐变大。

日本所处的位置将受到考验,是对美国采取是非分明的态度,捍卫此前建立起来的自由贸易秩序?亦或是加入日美双边博弈,留下委屈的让步案例?日本的选择会给世界带来影响。

作者是《日本经济新闻》评论员

本文刊登于4月28日该报中文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