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卫塞节的省思

一个人有信仰,照理该是好事。但是,如果过于执着于自己的信仰,却可能变成坏事。过于偏执的信仰也可能使人走火入魔,并由此导致种种祸事。每一种宗教都说自己崇尚和平,倡导友爱,但是人类借由宗教互相残杀的悲剧,从古至今似乎未中断过。

今天,世界各地不断发生的恐怖袭击的根源,很不幸地也和宗教扯上了关系。“伊斯兰国”这个恐怖组织,说它是极端宗教组织也好,说它是野心政客利用宗教行事也罢,都难以和宗教脱离干系。

为什么有了宗教信仰的人,还会以暴力手段同类相残?除了被冠上极端伊斯兰名号的伊国组织,在中东,我们还看到本是同根生的逊尼派回教徒和什叶派回教徒势同水火,兵戎相见。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同一种宗教会发生分裂,甚至内战?

既然大家都说自己的宗教与信仰是和平的,为什么却无法以和平的手段来解决彼此的分歧?为什么诸多的宗教和信仰没能为人类带来和平,反而使我们的世界变得四分五裂?这些或许都是在诸如卫塞节这样的宗教大节日里,值得大家共同省思的问题。

现实的情况似乎是这样的:诸多的宗教和琳琅满目的信仰,不仅不是人类和平之所系,还是人类无法和平相处的根源之一。宗教信仰原本是人类心灵的需要,但却在满足这一需要之余,也带来了争斗和流血冲突。人类史上的宗教战争,无一不是血流漂杵,凶残至极的。

这个时候,有人或许会想起印度现代哲人吉杜·克里希那穆提(J. Krishnamurti)的说法。他说:“每个人都应该自问,为什么人类拥有了不起的知识,却没有人愿意改变?是因为他们活在习性中,在各种模式中找到安全感吗?你的模式、我的模式、基督教模式、印度教模式、佛教模式等,这些都是模式,都是一种思维模式。”

“因此,也许所有的模式都是危险的,因为它们分化了人类。宗教把人们划分成不同的类别。他们的仪轨,他们的信仰和信念,他们的救世主,要从这一切当中摆脱出来,需要智慧,需要探究和学习,但是没有人愿意这么做。”

基于这样的观点,克里希那穆提对各种信仰,包括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如民族主义、共产主义、民主主义等)都持否定态度的。在他看来,人们正是因为盲从信仰,而失去了自我探究思考的能力,也失去了本来纯净的爱心和智慧。大家都习惯性地生活在各自崇奉的信仰的模式框框之中,并由此自我隔离,相互排斥。不同的信仰成了分化而不是调和人类矛盾的力量。

这样的看法,揆诸现实,不无道理。除了宗教的冲突,我们也看到各种政治主义的生死争斗。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民主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等,不是一直在分裂人类和引发战端吗?各种宗教和主义无非是人的思想结晶,无非是一种框框。

在克里希那穆提看来,人们应该追求的是心灵的纯净,让智慧自由开花。然而,这难道不是佛教觉者所说的解脱与涅槃境界吗?

就佛教来说,平心而论,或许只能说克里希那穆提的看法是符合现实中的现象,但却与佛法不符。如果我们探究本源,就可知佛法(佛陀的教法)原非如此,只是人们并没有如实地去修行,真正达到解脱与开悟的境界。很多的宗教信徒其实只是在遵循着各自的宗教仪轨,而没有如实地去学习、领悟和奉行教法,所以信仰变成徒具形式,失却真义,更要命的是让人失去了思考和辨别真伪的能力。

那佛陀的主要教法是什么呢?简单说是四圣谛和八正道。这些教法为的是要帮助人们消除无名和烦恼,放下我执我见,走上解脱之路。如果我们都能做到这一点,又怎能会有什么宗教冲突呢?我们常说,人不要执着,但到头来还是执着,包括执着于自己的宗教和信仰,甚至变得保守排他,或走上极端,倒过来受到宗教和信仰的束缚与桎梏。

佛陀在传法的过程中,其实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为此,他打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很值得我们不同宗教信仰者的玩味和思考。这就是著名的筏喻。根据佛学词典的解释,佛之教法如筏,渡河既了,则筏当舍,到涅槃之岸,则正法尚当舍,因之一切所说之法,名为筏喻之法。示不执着于法也。

《阿含经》里的“阿梨吒经”这么说:“山水甚深,无有船桥,有人欲从此到彼岸,结筏乘之而渡,至岸讫,作此念,此筏益我,不可舍此,当担戴去。于意云何?为筏有何益?比丘曰:无益。佛言彼人更以此筏还水中,或于岸边舍去云何?比丘曰:有益。佛言如是,我为汝等长夜说筏喻法,欲使弃舍不欲使受,若汝等知我长夜说筏喻法尚可以舍是法,况非法耶?”

《金刚经》里则简单地说:“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这是多开明的教法!法,不管是佛法还是其他宗教的教法,其实就像是渡河用的木筏,能把人从烦恼此岸渡到解脱彼岸,到了彼岸,难道还要背着木筏到处去吗,这一来原本有用的东西,不反倒成了累赘和枷锁吗?这也许正是所有多元宗教社会要达到真正和谐,必须却又难以打通的思想难关。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卫塞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