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亮:翁山淑枝为何向联合国说“不”?

亚细安峰会落下帷幕的第二天,翁山淑枝就开始了长达10天的欧洲之旅。期间,她先后要对比利时、意大利和英国进行友好访问。欧洲曾赋予翁山淑枝“人权女神”的形象,也支持着翁山淑枝在缅甸政治发展方面的诉求,这一态度至今不曾变过。

只是最近几年翁山淑枝和欧盟等西方舆论之间,因罗兴亚人问题渐生间隙。在西方舆论看来,翁山淑枝头顶的“人权女神”光环也渐趋散去。在这一背景下,她此访欧洲,难免与欧盟直面若开邦罗兴亚人问题。

根据比利时传来的消息,翁山淑枝在同欧盟高级官员费代丽卡·莫盖里尼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明确表明缅甸政府的立场,对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派遣国际调查团,到若开邦调查地方安全部队是否对穆斯林采取暴力的决议,持坚决反对态度。由于欧盟支持这一决议,翁山淑枝与莫盖里尼的意见分歧在记者会上也由此公开。

最近一年,缅甸政府和西方舆论在若开邦罗兴亚人问题上争论的焦点是“是否存在罗兴亚人危机”。在若开邦,复杂的宗教和族群矛盾使罗兴亚人与缅族佛教徒之间的关系长期不和,且多次发生暴力袭击事件。双方的矛盾在去年10月发生的一次武装袭击事件以来持续激化。

在此次袭击事件中,有九名驻守在缅孟边境附近的安全部队人员丧生。事件发生后,据西方媒体的报道,缅甸军方及地方安全部队,在若开邦罗兴亚人地区展开了长达数月的军事镇压行动,由此导致了罗兴亚人危机和对人权的侵犯。对于西方媒体的报道,缅甸民盟政府从一开始就表达了否认立场。

此后,以翁山淑枝为首的民盟政府与联合国、欧盟、美国等围绕是否发生罗兴亚人危机,展开持续了数月的争论。特别是今年2月以来,争论几乎引发了外交关系的不睦和紧张。今年2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布报告称,缅甸安全部队在罗兴亚人地区采取一项“经过精心计划的恐怖政策”,而这份报告以逃离受影响地区的罗兴亚难民的证词为基础。

以此为基础,今年3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作出决议,表示要对这份报告进行调查和派出国际调查团。对此决议,欧盟和美国均表示支持,但翁山淑枝及民盟政府表态抵制,她认为对罗兴亚危机的调查并不符合当地实际发生的情况。

毋庸置疑,翁山淑枝对联合国决议及向若开邦派遣国际调查团持有的抵制和批评态度,进一步加深她与欧美及西方舆论之间的分歧。她尽管曾经获得来自西方不少的支持和赞赏,但如今并没有在缅甸国内问题上顺从西方的态度。甚而,在罗兴亚人问题上,她还向联合国、欧盟说“不”,也曾奉劝美国不要使用“罗兴亚人”这一词汇。如若深究,翁山淑枝的态度背后所展现出来的,正是这一问题包含的复杂性和政治敏感性。

罗兴亚人问题存在已久,若开邦复杂的宗教与族群矛盾交织,要解决这一难题并非易事。2015年,罗兴亚人问题演化为大规模的海上难民危机。尽管亚细安其他成员国及国际社会给予关注和援助,但这一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合适的解决。

不仅如此,自缅甸军政府时代就在罗兴亚人问题上形成了惯性的价值观和认知,这不仅直接影响了登盛政府和民盟政府,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形成由缅甸军方捍卫的“政治正确”。

对此,翁山淑枝及民盟政府自然明白,在这一问题上与军方对着干的后果。这就涉及缅甸当前的政治发展现状。尽管民盟赢得2015年大选,并在2016年3月底顺利执政,但却不得不在现有的政治协调框架中磋商行事。

在势力依旧强势的军方面前,翁山淑枝及民盟政府虽掌握执政权和立法机构,但在诸多事务上的影响力实际上相当有限。这是缅甸现阶段政治的最大特点,而它也决定了翁山淑枝及民盟政府在某些事务上,例如若开邦问题,目前可能很难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民盟政府已经着手进行调查。2016年9月,在翁山淑枝的支持下,由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领导的、包括六名缅甸专家与三名国际专家组成的若开邦事务特别委员会正式成立。该委员今年3月曾发布一份中期调查报告,并提出30多项建议。

对此,缅甸政府和翁山淑枝的办公室是积极欢迎的。翁山淑枝曾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作了专门强调。由此来看,即使这一问题比较复杂,且翁山淑枝及民盟政府难以在这一复杂议题上发挥实质性作用,但并不意味着翁山淑枝及民盟政府在这一问题上就毫无作为。实际上,在民盟执政之初就考虑了这一问题,即优先审查国民身份,并以此作为地区发展和治安工作的基础。

不过,翁山淑枝与西方对罗兴亚人问题的根源,显然存在不同的看法。西方只是看到目前存在于若开邦两种宗教、两个族群之间的对立、矛盾与暴力冲突,翁山淑枝则认为若开邦根本的问题在于地区欠发展和资源匮乏,以及由此导致若开邦两个阵营对未来产生了忧虑。

综合考察若开邦问题的复杂性及涉及缅甸内部政治发展的敏感性,以及窥探翁山淑枝本人对若开邦问题的理解,就不难理解翁山淑枝及民盟政府为何对国际调查团持批评态度。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供职于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