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冬涛:经济利益还是文化认同?

过去几年西方民粹的快速崛起,对西方信奉自由主义的政客、学者和民众犹如当头棒喝。自由派阵营先是惊讶,继之愤怒,无法理解这些在他们看来不入流、甚至经常发表“大逆不道”言论的政客,为何能通过煽动越来越多民众的不理性情绪,获得持续增长的支持率。

他们对民粹的愤怒,也转化为街头游行示威、在新老媒体上批判等激烈的情绪化反击。这之后,面对民粹继续发展的现实,也开始对民粹崛起的推动力进行深入反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